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3 女人有两宝,撒娇和眼泪
    “谢谢老公!”

    她扭过头,给了顾祁森一个灿烂的微笑,突然灵光一闪,索性将盘子放到沈拂晓面前,说:“姐,我这一盘色泽更好、肉质更香呢,给你!”

    哼,宫天祺,你敢欺负我堂姐,看我不拐个弯欺负你?

    她把顾祁森为自己切好的牛排给堂姐吃,顾祁森一定会不高兴,然后,他不高兴的话,就会把账算在罪魁祸首宫天祺身上,哈哈,想着就爽哇!

    沈拂晓刚开始想拒绝,但看到沈轻轻朝自己露出促狭的笑意,她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呵,这小丫头,难道就不怕顾祁森不按她设定的剧情走,不找宫天祺算账,反而自己惹“祸”上身了么?

    所以,她这是要配合一下吗?

    沈拂晓眸光闪了闪,有些拿不定主意。

    沈轻轻见状,不由得继续催她:“姐?”

    “好的,谢谢!”

    见她似乎已经下定决心,沈拂晓索性答应,拿起刀叉开始享受这一盘承载着顾祁森对沈轻轻满满爱意的美味牛排。

    沈轻轻这才勾唇,笑得眉眼弯弯。

    她的小心思,岂能逃得过顾祁森锐利的眼神?

    自己辛辛苦苦切好的东西最后落进别的女人肚子里,他当然是有些不高兴,可转念一想,他最高兴的事情,无外乎是看到她开心,所以,只要她开心就好了,一盘牛排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思及此,顾祁森很快就释然了。

    他重新给沈轻轻布菜,一边用余光冷冷瞥了宫天祺一眼,暗暗腹诽:今天这家伙真幼稚,他这种欺负女孩子的行为,约莫只会出现在幼儿园或者小学一年级的小男生身上,呵!看样子,当个儿科医生,倒是太适合他了

    ————

    午饭刚吃到一半,沈拂晓突然接到单位打来的电话,她神色严肃地应答了几声,随后就将电话挂掉,一脸认真对顾祁森与沈轻轻说:“临时有事,我要离开京城了。”

    “啊?这么急?”

    原本还计划得好好的,今天好好在帝都玩一把,明天再回家的,如今沈拂晓提前要走,沈轻轻多多少少感到失落。

    “是的!你们按照行程好好玩吧,我先走了喔。”

    兴许事情是真的很急,沈拂晓立马就站起身。

    沈轻轻见状,不由得看向顾祁森:“要不,我们一起走吧?”

    顾祁森正想开口,沈拂晓已先行一步出声:“不用,我不回s市。”

    “啊?那你去哪?”

    沈轻轻一脸关心问道。

    “我去a市!那边有个案子,要求支援,上头派我去看看。”

    沈拂晓简单地解释一下。

    “啊?那会不会有危险?”

    警察也好,检察官也好,他们经常与犯罪分子打交道,生命分分钟是受到威胁的,因此,一听到沈拂晓要去出任务,沈轻轻心头霍地泛上几丝担忧。

    沈拂晓微微一笑,柔声安慰她:“没事的,你放心!你姐工作这么多年,什么案子没碰过,对不?这是个小案子,不会有危险的。”

    “那那好吧。”

    沈轻轻悬在半空中的那颗心,这才悄悄放下。

    她忍不住跟着起身,拉住沈拂晓的手,依依不舍道,“姐,那你路上小心喔。”

    “嗯!”

    沈拂晓拥抱她一下下,很快就迈开长腿往门口走去。

    “喂,沈检察官,我送你去机场!”

    吃掉人家一大盘牛排的宫天祺终于良心发现,赶忙放下手中的刀叉,疾步追上去。

    沈轻轻目送着他们离开,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她才转过头,继续吃自己盘中的食物。

    这时,腰上突然多出一只大手,狠狠掐了她一把。

    不疼,却带着强烈的警告!

    沈轻轻心里咯噔一下,不禁心虚暗忖,该不会他是想跟自己秋后算账了吧?

    嘤嘤嘤,昨天晚上到现在,貌似可以算的账还挺多的呢!

    不行,她可不想被罚,万一又打pp了,可怎么办?

    想到这儿,沈轻轻灵机一动,立马亲昵地晃了晃男人的胳膊,娇声道:“老公,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弄好不好?”

    人家说,女人有两宝,撒娇和眼泪,嗯哼,对付她亲亲老公,还是用撒娇吧,毕竟眼泪这东西也不是说想有就有的!

    顾祁森哼一声:“你还记得你有个老公了?”

    “那是当然呀,我一直都记得的好不?虽然你现在只是未婚夫,但在人家心里,你还是勉强算老公的啦。”

    知道他其实没有想要跟她算账的心思,沈轻轻心里悄悄乐开花,脸上的笑意,也不自觉灿烂了许多。

    “勉强?”

    顾祁森蹙起眉头,显然挺不满意听到这个词,“能把这两个字去掉吗?”

    “这个嘛,我考虑考虑!”

    “嗯?”

    “好啦好啦,你在我心里是全天下最好的老公了,行吧?”

    “这还差不多!”

    男人总算满意了。

    不过,经沈轻轻这么一说,他亦是快速改变了主意,“宝贝,我们等下就回s市吧!”

    “为啥?不是说明天一早还要带我去看升国旗么?”

    沈轻轻好奇问。

    “因为有比看升国旗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顾祁森伸手摸摸她的脸,深邃的眸子潋滟一抹浓到化不开的温柔。沈轻轻压根猜不透他的心思,依然傻乎乎地问:“什么事情那么重要?不是说,这个案子你已经退出来,交给那个曾sir跟进了吗?难道是yan颜后续的品牌重塑?”

    如果是这个的话,应该也不急于一时吧?

    毕竟,已经有那么强大的公关团队在操刀了,而且,从昨天上午她被无罪释放后,警方就已经发了声明,网上已经有许多的声音在支持她了。

    顾祁森伸手摸摸她的脸,深邃的眸子潋滟一抹浓到化不开的温柔。沈轻轻压根猜不透他的心思,依然傻乎乎地问:“什么事情那么重要?不是说,这个案子你已经退出来,交给那个曾sir跟进了吗?难道是yan颜后续的品牌重塑?”

    如果是这个的话,应该也不急于一时吧?

    毕竟,已经有那么强大的公关团队在操刀了,而且,从昨天上午她被无罪释放后,警方就已经发了声明,网上已经有许多的声音在支持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