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6 情不自禁扑到他怀里
    电话是打给顾祁森的,他一见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混沌的思绪瞬间清醒了许多。

    “喂,您好”

    听着自家老公富有磁性的声音低低响起,沈轻轻亦是掀了掀沉沉的眼皮,也跟着缓缓睁开眼。

    迷离中,她恰好见男人起身,站在床边一边拿起睡袍披上,一边往外边走。

    什么电话啊?不能当着她的面接?

    是跟她有关吗?

    还是

    沈轻轻蹙眉,心底暗暗掠过一抹担忧,该不会又出事了吧?

    这个认知让她顿时淡定不下来,于是她也立马跟着起床,找了一件睡袍披上。

    屋内开着暖气,倒也不算很冷,穿一件睡袍刚刚适合。

    沈轻轻穿上软绵绵的室内拖走到门口,手刚握住门把正想开门走出去,突然转念一想,改变了主意。

    不行,尽管他们相爱,但夫妻间还是需要尊重、需要适当保留些许**的,所以,她暂时忍忍吧,等下再试着问问他好了!

    想到这儿,沈轻轻又折返回来。

    视线触及那张旖旎的大床,她脑海中不自觉浮现昨晚热情似火的一幕幕,俏脸刷地泛红。

    艾玛,不能想了!

    哪有人大白天的想入非非呢?

    沈轻轻猛地摇摇头,赶忙冲进洗手间。

    另一边,顾祁森直接走到书房,关上门后继续讲电话。

    “领导,您请说!”

    这次打电话过来的,便是助他一臂之力那位大领导,顾祁森当然不会怠慢。

    “早上外交那边传来消息,i国已经知道你太太被释放的事,要求她立刻过去向丽莎公主当面道歉!我这是特地打电话来告诉你一声,如果可以,你今天就带她一起过去吧。”

    大领导语气认真开口道。

    顾祁森闻言,却想都不想直接拒绝:“让我太太去道歉,不好意思,这是不可能的,在这个事情上,她也是无辜受害者。”

    “阿森——”

    大领导显然未料到他会如此回答,不禁有些不太高兴,“i国与我国有很重要的经济往来,当局也非常重视两国之间的关系,我希望你能为大局着想,不要拘泥于儿女私情。而且,只是带着她去道歉而已,又不是让她去坐牢,你有什么好拒绝的理由?她就算不是嫌疑犯,她也是yan颜品牌的负责人,向受到伤害的消费者道歉,本该就是她的责任!我说得对吧?”

    “您说得对!”

    顾祁森并不否认他的说法,薄唇抿了抿,继续道,“即使这事与她无关,但身为一名品牌负责人,她确实有着自己不可逃避的责任!”

    “嗯,你能这么想就对了!”

    见他总算没刚才那么强势,大领导原本不悦的语气也缓和了许多。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欣慰太久,就听顾祁森接着往下讲,“不过,若追究责任的话,作为她顶头上司的我,责任更大,所以我会代表她,亲自去跟丽莎公主道歉,至于轻轻,就免了吧。”

    “呵,说到底,你都是不愿意配合,不愿意满足丽莎公主的要求,是不是?”

    大领导冷笑出声,因他再次拒绝,心情愈发不快。

    知道对方已经被自己激怒,顾祁眉头拧紧,好半晌才开口反问他:“那您要我怎么做?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去再次受罪?您与我同样是男人,设身处地想一想,若换做是您,您就舍得?”

    他的话让大领导有那么一刹那的恍神,可到底,理智还是战胜了情感,他只能继续劝他:“你跟她一起去,不也可以保护她?”

    “抱歉,凡是对她有一丝危险存在的事,我都不会做!”

    “阿森——”

    “我会尽快出发去i国解决这事,您放心!”

    顾祁森不为所动,斩钉截铁道。

    “那行吧,你好自为之!”

    见他主意已定,对方索性挂掉电话。

    听着“嘟嘟嘟”的忙音,顾祁森心头乱糟糟的,深邃的眸子微眯,潋滟一抹复杂的情愫。

    他坐在书房的大班椅上,发了一会儿的呆,之后才拿起手机,拨打秦瑄的号码。

    “boss,祝您新婚快乐!”

    秦瑄接到电话的第一句话,便是由衷送上自己的祝福。

    自家boss与少夫人好不容易喜结连理、真心相爱了,他这个森轻cp的忠粉当然显得格外地开心。

    “谢谢你!”

    顾祁森语带诚挚应了一声,很快就切入正题,“准备专机,下午我要出发,去一趟i国。”

    “啊?这个时候去i国?那少夫人呢?”

    秦瑄诧异问道。

    他还以为boss至少会休多几天婚假,陪少夫人好好度蜜月呢,怎么就去i国了呢?

    看样子,约莫是i国国王给这边施压了吧?

    哎!

    好事多磨

    秦瑄暗暗腹诽,就听顾祁森沉声说:“她留下!你速去办吧。”

    “是!”

    知道事情紧急,秦瑄不敢耽搁,立即领命干活去。

    顾祁森将手机放回大班桌上,抬手捏了捏有些酸胀的眉心,幽幽叹一口气。

    ——————

    沈轻轻洗漱完毕,在卧室等了好一会儿仍不见顾祁森回来,她肚子有些饿,索性开门走出去,打算到厨房捣弄点东西吃。

    经过书房门口时,碰巧男人从里边将门打开。

    两人的视线不经意对上,彼此不约而同给对方一记温柔缱绻的眼神。

    “老婆——”

    “老公——”

    除了眼神交汇之外,他们又心有灵犀喊了对方,紧接着,抿唇笑了。

    “老公——”

    沈轻轻心头微微一动,情不自禁扑到他怀里,声音软绵绵的,像极甜美的棉花糖,“我去厨房煮点东西,你有啥想吃的,嗯?”

    “都可以!”

    顾祁森摸摸她的头顶,眼角眉梢间尽是化不开的柔情,“我跟你一起准备午餐。”

    “也好!不过,你都还没有刷牙洗脸呢,先去洗漱一下再来厨房找我喔。”

    沈轻轻仰起小脸看他,晶亮的杏眸眯成月牙儿那样的弧度,十分漂亮。

    “嗯,好!”

    顾祁森深深睨她一眼,重重点了点头。

    这时,他心里忍不住暗暗发誓:无论付出多大代价,在余生的日子里,他都希望她的生活只有欢笑,没有眼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