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8 沈轻轻的妈妈
    顾祁森离开后,沈轻轻看着这间空荡荡的屋子,心头也不自觉变得空虚。

    班没得上,她其实挺无聊的,滴溜溜的眸子转了转,突然灵光一闪,要不去看外婆吧?

    算起来,也有挺长一段时间没看到外婆了,也不知道她老人家现在身体怎么样?

    虽说顾祁森让自己好好待在家里休息,但以她的个性,怎么可能呆得住,沈轻轻认真思考了片刻,最后,索性拎起包包出门。

    特地开车去超市买了几大袋营养品,沈轻轻抵达养老院时,已接近黄昏。

    今天的天气特别暖和,有不少老人在宽大的院子里散步、聊天、打太极,场面甚是热闹。

    沈轻轻拎着大包小包,在一群白发苍苍的老人中,第一眼就找到了自家外婆。

    此时,她正与一位年纪相仿的老太太在凉亭中间的石凳上坐着,两人边说边笑,聊得特别开心。

    沈轻轻见状,唇角微勾,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蹦跶着走过去。

    “外婆——”

    不远处传来一抹轻快的女声,何思月回过头,就见沈轻轻笑意吟吟出现在自己眼前。

    “轻轻啊,你怎么来了?”

    一般情况下,沈轻轻只有周末才会来看她,今天是周五,何思月有些意外,但更多的,还是欢喜。

    “是啊,外婆,刚好忙完,提早下班,就过来看看您啦。”

    沈轻轻笑嘻嘻找个借口解释,顺手将全部袋子放在石桌上。

    外婆对自己前段时间的遭遇一无所知,当然也不知道她跟顾祁森之间的弯弯绕绕,而沈轻轻亦不想让她太操心,所以干脆打算一直瞒下去。

    “哟,原来是这样!”

    何思月对她的回答毫不怀疑。

    这时,突然插进别的声音:“思月,这是你外孙女啊?长得可真够水灵的,有没有男朋友呀?”说话的,正是跟何思月聊得火热的老太太,她似乎对沈轻轻十分感兴趣,一个劲地八卦着。

    沈轻轻礼貌地朝她笑了笑:“谢谢这位奶奶夸奖,我没有男朋友呢,不过,我已经结婚了!”

    一提起结婚,她满心满眼尽是掩饰不住的幸福。

    “年纪这么小就结婚了啊?”

    对方稍稍怔住,几秒过后才由衷说,“娶你的那小子可真有福气啊。”

    亏她刚刚还在想,若她没对象,赶明儿她把自己的孙子介绍给她呢

    “呵,还好啦。”

    沈轻轻谦虚地说。

    这时,那老太太也识时务地将空间让给她们:“好啦思月,难得你外孙女那么孝顺过来看你,你们就好好聚聚吧,我先走了,咱们明天再聊。”

    “嗯,好的!”

    何思月笑着跟她挥手。

    对方很快就起身离开。

    不一会儿,凉亭里便只剩下她们祖孙俩。

    “外婆,我好想您啊!”

    兴许是太过思念外婆,沈轻轻忍不住拽着何思月的手臂轻轻晃了一下,小脸贴着她的胳膊,柔声撒起了娇,“您呢?有没有想我?会不会怪我这么久了都不来看你?”

    “傻丫头!”

    何思月眉目慈祥笑了笑,“阿森说你最近很忙,外婆心疼你都来不及,怎么还会怪你呢?是不是都没好好吃饭,瘦了好多”

    她说完,不由得伸手,捧住她的小脸,仔细端详了一遍。

    沈轻轻闻言,心尖泛上钝钝的疼,娇唇蠕动想说什么,话在喉咙口却像是被什么卡住一样,愣是发不出来。

    “外婆”

    许久许久,她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甜甜地喊了几声外婆,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相较于她的沉默,何思月倒是有许多话想跟她说。

    只见她轻柔地摸了摸沈轻轻的脑袋,盯着她那张娇俏的脸蛋儿看了好几眼,之后,才试探着问:“轻轻啊,你还记得你妈妈长什么样子吗?”

    沈轻轻摇摇头,“不记得了”

    别说是妈妈,就连爸爸长什么样,她也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如果你妈妈回来,你愿意认她吗?”

    何思月又问。

    她的话,让沈轻轻霍地瞪大眼,澄澈的眸底尽是不敢置信。

    回来?

    那位抛弃她的妈妈要回来了吗?

    抛弃她和外婆20多年,现在回来做什么

    沈轻轻捏了捏手心,几乎是费尽力气才挤出一句话:“外婆,她联系您了?”

    “嗯!”

    何思月点点头,如实说,“今天打来电话,说是过些日子要回来看我,还有你”

    讲到最后,何思月的语调也泛上几分沉重。

    刚开始接到电话时,她的反应跟轻轻是一模一样的,震惊、伤心、愤怒、还有不知所措

    血浓于水,她当初就算有千万般不对,终究是她何思月的亲生女儿,哎!

    “来就来吧!”

    沈轻轻假装无所谓地朝何思月微微一笑,“您放心,我不会恨她的。”

    恨,有什么用?

    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再怎么说,那人也给自己生命,不是?

    再者,如果她恨她的话,最伤心难过的,应该是外婆吧?

    因此在这件事情上,她决定听外婆的吩咐,外婆让她接受,她就接受,外婆让她将对方当陌生人,她就当陌生人

    可为什么,心还是会难受得想哭?

    沈轻轻瘦削的肩膀颤了颤,深深吸一口气,拼命让自己尽快恢复正常。

    “好孩子,委屈你了!”

    何思月疼惜地摸摸她的头。

    沈轻轻急忙环住她的肩膀,语带亲昵说:“不委屈、不委屈,只要外婆高兴,让我做什么都不委屈!”

    “呵呵,傻丫头!”

    ————

    沈轻轻在养老院一呆就是几个小时,回到环江公寓,时间已是晚上九点多。

    顾祁森三点出发,按照时间算,应该也差不多快到新加坡了吧?不知下飞机了没有?

    思及此,沈轻轻立马拿起手机拨打他的号码,迎接她的是机械的女声,提醒她机主已关机。

    看来,飞机还没降落!

    先洗澡吧

    沈轻轻自言自语,拉开衣柜拿了一套换洗衣物,心不在焉走进浴室。

    一个小时后,她泡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出来。

    拿手机一看,没有任何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

    奇怪,都十点多了,顾祁森怎么还没消息?

    她不放心,再次拨打他的号码,结果,依然关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