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9 老公,你可吓死我了
    接下来每隔半个小时,沈轻轻都会给顾祁森打电话,可一直到晚上12点,他的手机仍是处于关机状态。

    不对啊,从s市去新加坡顶多也就五六个小时的飞行航程,再加上她之前特地上网查了一下,并没有新闻提及雷暴天气耽误飞行之类的,而顾祁森此次坐的是私人飞机,更不会受航班延误影响,按理说,飞机早就应该降落了,且依照他的个性,一下飞机必定会给自己报平安,不可能会让她担心那么久的,所以,他极有可能还在飞机上

    为什么飞这么久了还在飞机上呢?

    难道

    沈轻轻拧着眉,脑海中倏地闪过一个念头:或许,顾祁森压根没有去新加坡,他是去了更远的国家,难道是i国?

    轰——

    这个认知,让她瞬间不淡定起来。

    一定是的,他一定是不想让自己担心,然后,瞒着自己偷偷去i国找丽莎公主了

    怎么办怎么办?

    公主会不会对他不利?

    万一他去到i国就被抓了,怎么办?

    沈轻轻越想越心惊,攥着手机在房间里不停地来回踱步,时不时用手挠挠头发,十分坐立不安。

    要不找堂姐吧?

    她眼睛一亮,立马拿起手机找出沈拂晓的号码,可惜电话还没拨出去,她就意识到一个问题,堂姐出任务去了

    哎,不行,不能打扰她!

    想到这儿,沈轻轻只能郁闷地鼓起腮帮子,叹了叹气。

    不找堂姐,那她该找谁?

    喔,对了,秦浩!

    哎呀,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沈轻轻猛地拍了一下自己脑门,赶忙从通讯录里查找秦浩的手机号码,也顾不上现在是不是半夜三更,就给他拨过去了。

    电话响了两声,电波那头就传来秦浩恭敬的声音:“少夫人,请问您找我有什么吩咐?”

    自从出现林希雅假冒事件后,秦浩对沈轻轻这位少夫人,是打心眼里接受了,虽说不像秦瑄那样是森轻cp粉,但至少,在他看来,两人确实很般配。

    一听到秦浩的声音,沈轻轻便迫不及待问:“秦浩大哥,顾祁森是不是去i国了?”

    虽说这次跟在顾祁森身边的是秦瑄,但沈轻轻相信,秦浩也一定知道顾祁森的下落。

    原以为秦浩会愿意告诉自己,谁知,他却一脸纳闷反问:“少夫人,boss不是去新加坡了吗?”

    “他真的去新加坡?你没骗我?”

    沈轻轻抿着唇,眼里掠过一抹怀疑,未等秦浩再次回答,她索性将自己心底的疑问说出来,“如果他真去新加坡的话,你瞧,时间都过去十个小时了,他的手机怎么一直关机呢?”

    “是这样的,少夫人,boss去新加坡前临时有事飞了一次香港,然后才从香港飞新加坡,因此,时间上会有所延迟,您不要太担心,应该过不久boss就到了。”

    秦浩认真开口,这番话,其实他在心中早已练习好多遍了,说得就跟真的一样,连他自己都忍不住要相信了。

    骗过自己才能骗过别人,所以,他成功打消了沈轻轻最后一丝疑虑,“那好吧,谢谢你了,秦浩大哥。我再等等吧!”

    “不客气的,少夫人,您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的,谢谢!太晚了我就不打扰你了,晚安!”

    “晚安,少夫人!”

    挂掉电话后,沈轻轻坐在沙发上,伸手摸了摸精巧的下巴,眼角眉梢间蕴着的担忧却是一点都没有退散。

    秦浩果真没有忽悠她,大约过半个小时,手机突然滴滴响起,窜进来一条短信,是顾祁森发来的:“安全抵达,勿念。”

    简简单单六个字,却占据满沈轻轻整个视线,她眨了眨有些疲惫的双眼,直接给他打过去。

    电话一接通,沈轻轻还没等顾祁森出声,便语带关心说:“老公,你可吓死我了,怎么飞那么久?”

    “sorry,临时去了一趟香港!”

    顾祁森沉声回答,说辞与秦浩一模一样,沈轻轻对此更加深信不疑,这一刻,压在心头一个晚上的大石头终于落地。

    她勾勾唇,笑容明显灿烂许多:“原来如此,那辛苦你啦。什么时候到酒店呢?早点休息喔。”

    “嗯,好!”

    顾祁森微微颔首,旋即催她:“已经很晚了,你早点睡吧,女孩子熬夜不好,乖!”

    “ok,我现在马上去睡,老公晚安!”

    沈轻轻握着手机,甜甜说道。

    “宝贝晚安!”

    顾祁森喃喃低语了一声,耐心等着她在电波那头挂掉电话,他才依依不舍将手机从自己的耳边挪开。

    因时差关系,i国现在是下午时分,太阳高高挂在半空中,晴天万里无云。

    黑色的劳斯莱斯在公路上疾驰,大约半小时后,停在一栋金碧辉煌的建筑物门口。

    “boss,到了!”

    秦瑄转过头,看向坐在后座的顾祁森。

    顾祁森“嗯”一声,接着便推开车门走下去。

    这是丽莎公主的寝宫,是去年她十八岁生日时,国王艾威尔送给爱女的成人礼物。

    门口有四个侍卫装束的高大男子持枪守卫,戒备森严。

    见顾祁森与秦瑄走上台阶,站在最外边的两名侍卫立马冲过来,挡住他们的路,气势汹汹喝斥道::“什么人?这里是公主寝宫,不是闲杂人等能来的!”

    闲杂人等?

    这四个字,连秦瑄都怒了,对他们讲话也不甚客气:“我们当然知道这是丽莎公主住的地方,我家boss有事要见她,还不快去通报?”

    “你家boss?谁?”

    身为公主护卫,那些人向来天生自带一股优越感,如今看到有人竟不把他们放在眼底,他们心里虽然不悦,但也不敢不重视起来。

    或许,欺软怕硬,说的就是他们。

    “顾氏集团!”

    秦瑄双手环胸,表情冷酷疏离。

    “好,你们等着!”

    听到顾氏集团的名号,两名侍卫相互使了一下眼色,很快就走回去,跟另外两个护卫耳语一番,接着,指派其中一个进门通报去。

    不一会,那名跑进去的侍卫就折回来,将他们两人请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