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4 你这么凶神恶煞,轻轻敢开门才怪
    在确定顾祁森去了i国之后,沈轻轻心里十分不淡定,禁不住给他拨了电话,可惜连续拨打好几次,顾祁森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中,就连秦瑄的也一样

    该不会出事了吧?

    要不找秦浩问问?

    沈轻轻挠挠头,随即拿起手机,从通讯录找到秦浩的号码拨出去,然而,不知怎么回事,秦浩的电话也关机了,情急之下,她顾不上太多,收拾行李就往机场赶。

    来机场之前,她就已经在网上买好了中午飞i国的机票,一切准备就绪,然而,却在过关的时候,被出入境的工作人员拦了下来。

    “沈轻轻小姐,资料显示,你已经被限制出境,还请回吧。”

    对方拿着她的护照在系统比对了一下,突然用异样的眼神盯着她。

    沈轻轻瞬时懵了,“啊?我被限制出境?我怎么会”

    天,她又不是罪犯,怎么会遭受如此惩罚?

    不,不可能的

    想到这,她不死心,继续确认:“不好意思,请问是不是哪里搞错了啊?什么时候限制出境的呢?”

    “昨天!”

    对方简单地回答她的问题,随后,将护照给回她,“你请回去吧!”

    沈轻轻:“”

    知道再在这儿纠缠下去是没有用的,于是沈轻轻只好拿回自己的护照,灰头灰脸离开机场。

    驱车回到家里,她郁闷地坐在沙发上,这时,秦浩的电话打了进来。

    “抱歉少夫人,我出差去y市,刚刚下飞机才看到您的来电提示。请问您找我什么事呢?”

    秦浩一边走一边握着手机讲电话,声音略显急促。

    沈轻轻也不矫情,直截了当问:“我被限制出境了,这是顾祁森的杰作吧?”

    “额,是!”

    秦浩未料到她竟会知道此事,硬着头皮应了声。

    随后,还没等沈轻轻开口,他就立刻问,“少夫人,您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难道她打算出国?

    这个认知,让秦浩眉心跳了跳。

    “我当然是要出国才知道这事的呀,秦浩大哥,顾祁森其实是去i国,不是去新加坡吧?你们把我骗得好惨啊,若不是冉冉发短信告诉我,我都被蒙在鼓里呢。”

    提起这个,沈轻轻心底始终觉得不太舒服,尽管,她知道他们是为自己好。

    “抱歉少夫人,boss的吩咐我们不敢不从,而且,boss这么做,完全是不希望您担心,也不希望您有任何危险,还请您理解。”

    不希望他们夫妻间闹矛盾,秦浩一个劲为顾祁森说好话。

    沈轻轻无奈打断他,“行啦,我懂了!不过,现在我需要出境,你能帮我吗?”

    “少夫人是要去i国?”

    “嗯,当然!”

    “其实您不用去了,因为boss已经在回程的飞机上,如无意外的话,晚上十点左右应该就能回到s市了。”

    “真的吗?”

    听到这个消息,沈轻轻简直喜出外望,眼神儿陡然亮起来,“你没骗我?”

    “属下就算有一万个胆,也不敢在这种事情上骗您啊!”

    秦浩由衷道,内心不禁暗想:若是骗了她,万一晚上她等不到自己老公,打电话过来追杀他,那还得了?!

    “嗯哼,谅你也不敢了。”

    沈轻轻勾唇笑了笑,语气瞬间轻快很多。

    下一秒,她突然灵光一闪,笑容倏地收起,一脸认真对秦浩说,“对了秦浩大哥,你可千万不要告诉顾祁森,我已经知道他没去新加坡这事,否则,我一定跟你没完!”

    秦浩:汗!

    “少夫人,那万一boss问我,我该咋说?”

    “那就是你的事情啦。总之,你就当没接到过我这个电话,要不然,可别怪我在顾祁森那吹吹枕边风,让他把你调南极去哟!”

    沈轻轻坏心地眨眨眼,接着,不等他应声就挂掉了电话。

    “喂少夫人——”

    听着电波中“嘟嘟嘟”的忙音,秦浩只感觉头都两个大:哎,boss大人不好得罪,而boss大人的心尖宠,貌似更加不能得罪

    ——————

    从秦浩那儿得知顾祁森要回来的消息,沈轻轻心底压着的那块大石头总算稍稍卸下,整个人轻松了许多。

    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

    肚子饿得咕咕叫,她不想做饭,索性拿起手机,开始点外卖。

    正打算下单,门铃声恰好响起,打断她的动作。

    谁呀?这时候过来?

    沈轻轻蹙着眉,抓着手机,穿上拖鞋蹦跶着往玄关处走去。

    站在门边,她习惯性贴着猫眼往外边看,可当看清来人是谁时,她晶亮的杏眸霍地瞪大,小身子轻轻颤了颤,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赫连律?

    他来这做什么?

    难不成是趁顾祁森不在,过来抓她的?

    轰——

    沈轻轻吓得小脸泛白,连手指都不自觉抖了抖。

    怎么办?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对了,装不在家就好,反正家里这扇门是经过特殊材质定制,据说要用炸弹才能炸开,所以她没必要害怕

    嗯嗯,是的,不要害怕!

    思及此,沈轻轻狂跳的心才渐渐平息下来。

    可惜赫连律明显不放弃,一边按门铃一边敲门,甚至还大喊出声,“沈轻轻,开门!”

    未料到他竟如此锲而不舍,都站五分钟了,居然还不死心,沈轻轻咬咬唇瓣,不由得攥紧手中的手机。

    “叩叩叩——”

    “叮咚叮咚——”

    “沈轻轻——”

    门外一直交替着各种声音,沈轻轻神经也跟着紧绷起来,大脑嗡嗡嗡的,十分头疼。

    要不报警吧?

    刚刚是不想把事情闹大,才没选择打电话报警,可现在,恐怕赫连律是不会走了,所以

    正当沈轻轻拿起手机,准备按110时,门外出现另一抹声音,霎时阻止她的动作。

    “行了,你这么凶神恶煞,轻轻敢开门才怪!”

    东方珏?

    他怎么也来了?

    沈轻轻讶异地眨眨眼。

    不知为何,听到他的声音,稍早之前那些慌乱与害怕,顷刻间仿佛全部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没来由的心安

    或许,是因为她知道,有东方珏在,赫连律就不敢伤害她吧?

    外边,赫连律扬起高傲的下巴,不服气反驳:“说得你好像一点都不凶似的,哼!有本事你让她开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