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5 奇怪的东方珏和赫连律
    面对着赫连律的挑衅,东方珏没有去按门铃,而是直接拿出手机。

    赫连律见状,不由得嗤笑一声:“依我看,那丫头肯定不在家!”

    哼,若她真在家而特地不给自己开门,他发誓一定要狠狠收拾她一顿

    “在不在,你等会就知道了。”

    东方珏淡淡抿了抿唇,很快就找到沈轻轻的号码拨出去。

    沈轻轻正听着他们谈话听得投入,未料到自己的手机突然震了震,吓得她立马摁掉,然后,犹豫片刻,只好硬着头皮把门打开。

    伴随着“吱呀”一记开门声响,两个同样高大英俊的男人下意识往门的方向望去,恰好见到沈轻轻那张精致的小脸出现在视线中。

    东方珏勾唇微微一笑,而赫连律,一张俊脸明显黑了。

    死丫头,果真在家!

    赫连律半眯着深幽的绿眸,阴郁地瞪着沈轻轻,岂料,她却压根不看自己,笑得眉眼弯弯对东方珏说:“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

    东方珏沉声应了一句。

    他的话音刚落,赫连律就冷冷补充,“和本少一起上楼的,他刚在打电话。我说你这死丫头,明明在家还不开门?”

    许是仗着有东方珏在,沈轻轻这会儿可一点都不怕他,当下就没好气反驳:“门是我家的,我爱开不开,关你什么事?”

    “你——”

    赫连律气得上前一步想去抓她,沈轻轻吓得“啊”一声立马缩回去,这时,就见东方珏挡在赫连律面前阻止他,“行了,谁允许你欺负她的?”

    “哼!”

    赫连律不情不愿收回手。

    沈轻轻一见“危险”解除,这才重新将脑袋瓜探出来,“你们进屋喝杯茶吧。”

    两人远道而来,她这个主人家总不能一点待客之道都没有,于是,她细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请他们进屋。

    “哼,你早该这么做了!”

    见她侧着身子,让出一条通道,赫连律毫不客气、大摇大摆率先走进去。

    沈轻轻盯着他的背影,右手悄悄比了一个开枪的姿势。

    东方珏将她孩子气的模样看在眼底,禁不住弯起了性感的薄唇,眼角眉梢间晕染浓浓的宠溺。他走到沈轻轻身边,抬手在她头顶上捣乱一下,语带揶揄问:“你明明在家,怎么还不开门的?”

    “因为敲门的是赫连律耶,我又不是傻瓜!”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嘟囔一句。

    东方珏闻言,突然认真安慰她:“你放心,他以后不会伤害你!”

    “真的假的?”

    沈轻轻明显不信,瞧赫连律刚刚那模样,她都以为他要打她了呢。

    “真的!”

    东方珏颔首。

    “那好吧,我暂时相信你。”

    沈轻轻小小声说。

    进屋后,她便拉开鞋柜,拿出两双干净的拖鞋给他们换上。

    东方珏接过了,可赫连律,压根不想配合。

    沈轻轻连续要求了他两次,他都一副不搭理的样子,气得她干脆下起逐客令:“我好不容易才把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啊,你要是不换鞋的话,我这里不欢迎你了。”

    未料到她居然还要干家务,赫连律一脸不敢置信问:“顾祁森还让你干这些活?”

    “当然不”

    沈轻轻娇唇蠕动正想说些什么,东方珏就率先一步开口:“废话那么多?不换鞋就滚!”

    “你!!!”

    赫连律用食指在半空中指了他两下,最后还是乖乖地弯腰,脱掉自己的皮鞋将拖鞋换上。

    见两人如此互动,沈轻轻亦是觉得特别不可思议,毕竟像赫连律那样霸道又蛮不讲理的男人,会这么听东方珏的话,而且还不止一次

    呵呵,该不会是他有什么把柄被东方珏抓住吧?

    嗯,一定是这样的!

    沈轻轻暗暗腹诽,悄悄下了结论。

    两个大男人并没有注意她的小心思,双双换好鞋之后就进了客厅。

    招呼他们在沙发上落座后,沈轻轻走到厨房给他们倒了两杯温水,接着问:“你们吃午饭了吗?我正准备叫外卖呢,给你们也叫一份?”

    “好!”

    “好!”

    这一次,两人倒是异口同声答应了。

    沈轻轻赶忙拿起手机,打开订餐的app,“你们喜欢吃什么口味的?”

    东方珏抬眸,“跟你一样。”

    随后,他又将注意力继续落在手机界面上。

    对比起东方珏,赫连律的要求可就多了:“有什么好吃的?我对中国菜不熟悉,你点最出名的那几样吧!”

    沈轻轻难得顺从他,“没问题!”

    她一边说,一边特地去看了榜单,将最热门的几样特色菜都点一遍,确定份量足够三个人吃了,才提交了订单。

    这时候,东方珏也忙完自己的事,总算有时间关心沈轻轻,“你又登记了?”

    “是啊,快点恭喜我吧!”

    沈轻轻笑嘻嘻道,看得出,嫁给顾祁森,她有多幸福。

    东方珏深深睨她一眼,薄唇微微勾动漾起一抹浅笑,笑容很淡,却是倾城,“恭喜你!这是我给你的结婚礼物。”

    话落,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给她,“粉色的帕加尼,停在你楼下。”

    沈轻轻急忙摆手,“不行,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帕加尼耶,随便一辆都上千万,她要是收了,这心得多不安呐

    她的拒绝在东方珏预料之中,所以他索性将钥匙搁在茶几上,“不收?那就放着晒太阳吧。”

    “什么意思?”

    “本少送出去的礼物,岂有拿回的道理?”

    他淡淡反问。

    沈轻轻或多或少有点了解他,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只好说:“那谢谢你了,等你结婚,我跟顾祁森一定送一份大礼给你。”

    东方珏:“”

    “哈”

    赫连律听沈轻轻那么说,禁不住笑出声,惹来东方珏一记冷眼的警告,“你的呢?还不拿出来?”

    “咦,他也有礼物给我?”

    沈轻轻讶异瞪大眼,简直是受宠若惊。

    赫连律耸耸肩,凉凉开口:“本少是那么抠的人?”

    “嘿嘿,当然不是!”

    沈轻轻干笑。

    不一会儿,赫连律也递给她一把钥匙,“粉色的兰博基尼,停在帕加尼隔壁。”

    沈轻轻无语:“为什么你们都要送我粉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