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6 老公,你回来啦老公……
    “为什么你们都要送我粉色?”

    当听到女孩纳闷的问话时,东方珏与赫连律不约而同在心里说:因为你是我们的小公主!

    不过,这句话,他们断不可能当着沈轻轻的面讲出来。

    东方珏只是抿着唇,微微一笑不发一语,赫连律呢?只见他摸摸精致的下巴,眉头挑起,一副漫不经心的样,“随手挑的,你以为我们那么闲,特地去给你选?”

    “我又没这么说!”

    沈轻轻扁扁嘴,当下就噤了声。

    这男人既霸道又毒舌,哪个女孩子要真跟他在一起,能受得了才怪呢?唉,还是一号赫连律好啊,他怎么就不出来呢?

    思及此,沈轻轻忍不住偷偷瞄了赫连律一眼,发现他正侧着脸看窗外,正午的阳光洒落下来,软化了他身上的戾气,莫名让他多了些温暖的气息,这幅模样,倒是有点像之前她认识的那个温柔的他了

    一个人,同时具备两种极端的特质,只能说,大千世界,处处充满奥妙啊!

    沈轻轻暗暗感叹,这一刻,她发现自己似乎也没那么讨厌赫连律了,或许,也有可能是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吧?一辆粉色的兰博基尼就这么收买了她

    这时,她脑海中不禁浮现两辆粉色的豪车并排停在一起的场景,那画面怎么想都觉得特别卡哇伊!

    两个男人在她家呆了一个下午,吃完外卖又喝下午茶,一直到黄昏时分,左星打电话给东方珏,说是飞机准备好了,他俩才起身离开。

    “谢谢你们的礼物,下次有机会的话,我和顾祁森在一起请你们吃饭吧。”

    送他们出门时,沈轻轻由衷说。

    她深谙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这个道理,所以有心希望顾祁森也能跟他们结交。

    对于她的提议,东方珏轻轻颔首说了声“好”,可赫连律又是一个不配合的主,当场就拒绝了,“哼,免了,我跟顾祁森八字不合!”

    沈轻轻闻言,没好气应声,“免就免,你以为我愿意请你啊?哼!”

    “喂你——”

    赫连律被她气得跳脚,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胳膊就被东方珏一把拽住扯进刚刚打开门的电梯。

    东方珏旋即就按了关门按键。

    “拜拜!”

    沈轻轻笑着跟他们挥挥手,不一会儿,电梯门就合上了。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东方珏这才松开赫连律的胳膊。

    望着电梯屏幕上渐渐往下降落的数字,赫连律突然冷哼出声:“你说顾祁森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让轻轻对他死心塌地,非嫁他不可?”

    “除了他,也没哪个男人配得上!”

    东方珏冷冷开口回答,一句话,吓得赫连律霎时间瞪大眼,随后,一脸嗤之以鼻,“你对他的评价未免太高了!”

    “这话不是我说的!”

    东方珏抬腕看了看表,漫不经心应道。

    赫连律顺着他的话问:“不是你,那是谁?”

    “我叔叔!”

    “什么?他?!”

    未料到竟是东方瑾说的,赫连律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眸光闪闪正想说些什么,这时,恰好电梯叮一声打开了门,东方珏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迈开长腿走出去。

    赫连律见状,只好阴着一张俊脸跟上。

    ————

    东方珏和赫连律走后,偌大的房间又只剩沈轻轻自己一个人。

    她眨了眨卷翘的睫毛,接着伸了伸懒腰,开始动手收拾屋里。

    她虽然没有洁癖,但还是喜欢将家里整理得井井有条,尤其是现在,看着落日的余晖从落地窗折射进来,铺满整个干净整洁的房间,那种暖暖的幸福感,一下子就爬满了心头。

    记得看过一本书,书上说,幸福其实很简单,有一个家,家里有一个心爱男人,然后还有一条狗,足矣。

    前面两个她已经拥有了,后面的狗狗嘛,好吧,等她条件允许的话,也一定要去养一只。

    抬头看了一眼墙角边放着的欧式壁钟,时间已是十八点零五分,距顾祁森回家剩下四个多小时。

    4个小时,240分钟,每一分每一秒,之于她而言,都充满了煎熬。

    在这段时间里,她心不在焉给自己煮了顿简单的晚餐,又上了一会儿微博,最后实在难捱,索性拿起衣服走进浴室,泡了个香喷喷的热水澡,这么一消磨,时钟终于显示九点五十五分。

    随着时间渐渐推移,沈轻轻一颗小心脏也禁不住扑通扑通直跳起来,想着等下就要见到自己心爱的男人了,雀跃的兴奋,顷刻间充满整个胸腔,让她再也无法淡定地坐在沙发上等候,而是穿起一双棉拖,不停地在玄关处来回走动着。

    终于,大门转来门锁转动的声音,沈轻轻心中一喜,立马奔过去。

    “老公,你回来啦!老公——”

    顾祁森推开门,耳畔就传来女孩甜糯的嗓音,那声“老公”更像是勾魂曲一样,霎时酥到他骨子里去。

    他循声望去,女孩那张明媚的笑脸在橙色壁灯照耀下,愈发地璀璨夺目。

    男人微微怔住,下一秒,她便扑到他怀里,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声音软软的,像是蕴着蜜糖一样甜:“平安夜快乐,老公!”

    好半晌,顾祁森才缓过神,眉眼含笑对她说:“平安夜快乐,宝贝!”

    话落,他一把托着她的臀将她抱起,腾出一只手顺带将门锁上。

    抱着她一边走一边低头在她脸上蹭了蹭,他刚长出来的胡茬扎扎的,落在她细腻的脸蛋上,那种感觉酥酥麻麻的,像是触电一样令人欲罢不能。

    “好香!洗完澡了,嗯?”

    “嗯啊,刚洗。”

    沈轻轻小手情不自禁摸了摸他脸上那扎人的胡茬,调皮眨眨眼,“老公,要不要帮你刮胡子,嗯?”

    顾祁森闻言,长眸微眯盯着她,潋滟一缕邪魅的笑意:“扎到你了?”

    许是他的眼神太过惑人,沈轻轻心跳漏半拍,莹白的小脸不争气泛上朵朵红云,“嗯还还好啦老公”

    “嗯?”

    “你能不能先放我下来?”

    “好!”

    男人点头,把她放在沙发上。

    可他却没有松开她,而是捧起她的小脸,对准她的唇就这么温柔缱绻地吻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