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7 死丫头,玩上瘾了是吧?
    男人突如其来的亲吻,如同暴风雨般那么让人措手不及,不过,沈轻轻亦只是呆愣了一秒便缓过神,两条纤细的玉臂主动攀上他的脖子,配合着他的吻。

    他的力道有些大,沈轻轻有些承受不住,眼看就要呼吸不过来了,他才稍稍松开她的唇,灵巧的舌,温柔地描绘着她优美的唇线,等到她松一口气了,又再度覆上她的唇,一次又一次

    自认识以来,他与她已经接过无数次的吻了,可每一次,两人都好像是初次尝到最甜美的果实一样,似乎怎么吻都吻不够,怎么都不愿意、不舍得从对方的唇上离开,而今天,同样如此。

    男人身上有着淡淡的烟草味,晕染着些许的颓废,又夹杂着一丝丝的慵懒,让沈轻轻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

    她被他吻得晕乎晕乎地,霎时间忘记了思考,只想紧紧地、紧紧地抱着他,与他永远永远在一起

    “嗯”

    他的大手触碰了她敏感的地方,沈轻轻无意识的一声娇、吟,如同世间最动人的魔音,彻底挑起男人隐忍已久的浴望。

    顾祁森霍地睁开眼,视线触及之处,恰是她盈盈含水的双眸,妖媚得足以令他轰然失控

    于是,这一刻,他再也抑制不住了,动作迅速就将她身上的毛衣褪去。

    室内开着暖气,倒不至于冷,但少了一件毛衣,沈轻轻还是条件反射般哆嗦了一下。

    “冷吗?”

    耳边传来男人低魅得不像话的嗓音,沈轻轻迷迷糊糊的,还没来得及应答,就听他自顾自说,“等一下就热了!”

    轰——

    臭流-氓!

    她暗骂一句,幽幽掀动眼皮,此时,他的大手已经帮她把牛仔裤脱掉

    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沈轻轻有些害羞地转过头,咬了咬被他吻得艳红水润的唇瓣。

    嘤嘤嘤,虽说他们对彼此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了,但她终归,还是很不好意思哒!

    她屏住呼吸等待,一秒、两秒、三秒十秒

    咦,怎么了?

    为何他迟迟没有动静?

    沈轻轻眨眨眼,禁不住转过头来,却发现他面色黯沉,厉眸死死盯着她的小内,眸光一瞬不瞬的,仿佛她的小内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沈轻轻诧异极了,下意识瞥了她那条刚买的粉色小内一眼,突然后知后觉想起,今晚洗澡的时候,为以防大姨妈随时驾到,她顺便垫了块卫生棉在上边,所以,他这是以为她来例假了吗?

    “嘻嘻”

    沈轻轻双手掩嘴,很不厚道笑了。

    “还笑?”

    未料到这小女人在这种时候竟然还能笑出来,某人没好气瞪她一眼,伸手用力在她腿上捏了一记,接着,像是受到沉重的打击那般,立刻从她身上离开,衣衫不整直冲洗手间。

    “砰”的一声门关上,足以见他心里有多郁闷。

    “嘿嘿”

    沈轻轻一骨碌从沙发上爬起来,随手将被他扔在旁边的衣服套上,随后穿着拖鞋下地,嘴角噙着一抹笑,蹦跶着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其实如果他没有瞒着她去i国,没有限制她出境,兴许刚刚她就好心告诉他,自己压根没来大姨妈了,可谁让他不对自己坦诚呢,哼哼!

    不过,她当然也不是那么坏,瞧,这不都好心要去看他了?

    沈轻轻撅着小嘴,不一会儿就走到洗手间门口。

    门没锁,她用手轻轻一拧就开了。

    她滴溜溜的眼珠子转呀转,最后一咬牙,轻轻推门蹑手蹑脚走进去。

    浴室里水声哗啦啦响,男人站在花洒下,完美的身躯赫然跃入沈轻轻眼底。

    艾玛,她家老公可比杂志上那些男模有看头多了!

    沈轻轻暗暗赞叹。

    顾祁森背对着她,或许是还沉浸在大冬天冲冷水这种极度酸爽的体验中,他并没有留意到沈轻轻的到来。

    沈轻轻双手环胸倚在墙边,盯着他看了片刻,才笑眯眯问:“老公,需要帮你洗澡吗?”

    顾祁森猛地回过头,就见她眉眼弯弯,笑得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既可爱,又可恶,令人恨不得狠狠咬上几口。

    只见他关掉花洒,咬牙切齿说:“出去!”

    “不出,我来帮你洗澡啊,嗯?”

    沈轻轻一点都不惧怕他的怒气,双手叉腰款款走过来。

    男人眯着长眸,性感的薄唇突然勾起一道浅浅的弧度,刹那间,泛上几分危险。

    死丫头,玩上瘾了是吧?

    明知他不能碰她,还故意这么撩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的,嗯?

    沈轻轻一步一步走近他,男人的眼神亦是一寸一寸愈发危险。

    终于,她来到他面前,仰起小脸笑意吟吟看着他,顾祁森却不动声色,静等着她的下一步动作。

    “老公”

    沈轻轻婉转流长地唤了他一句,男人原本不想搭理她的,可到底情感还是战胜了理智,在他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嗯”一声,整个人被她娇娇嗲嗲的这一声“老公”完完全全征服,哪还顾得上什么大姨妈,当下捧起她的脸,霸道吻住了她的唇

    这一次,沈轻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配合,而当男人理智回笼,意识到她不方便时,看着他那张阴郁到可怕的俊脸,她又咯咯地笑出声来,“老公,刚刚是骗你的,我ok,我可以!”

    她说完,立马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一记。

    男人闻言,眸光陡然间一亮,“真的?”

    “嗯嗯!”

    沈轻轻点头如捣蒜,娇唇蠕动着想说些什么,他已更快一步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流星回到卧室

    夫妻俩浪漫的平安夜,在一阵阵令人脸红心跳的旖旎中,幸福地度过了。

    翌日,天气晴。

    阳光,透过落地窗上那飘逸的窗帘折射进来,驻足在男人那张宛如雕刻般完美的睡颜上,悄悄唤醒了他惺忪的眼眸。

    顾祁森下意识抱紧怀中的女孩,然后,幽幽睁开眼。

    她睡得格外香甜,卷翘的睫毛在白皙精致的脸蛋上投下一层漂亮的暗影,粉嘟嘟的樱唇像极美味的果冻。

    男人心头微微一动,一张俊脸慢慢凑近她,在她唇上轻轻亲了一口。

    沈轻轻嘤咛一声,继续呼呼大睡。

    顾祁森无奈轻笑,坏心地伸手捏捏她的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