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8 那个男人,曾经跟他是死敌
    沈轻轻正做着美梦,突然间被捏醒,当下起床气就蹭蹭蹭上来了,于是,她手一伸,“啪”的一下直接打掉男人那只作乱的大手,睁大一双略有些许迷茫的眼睛瞪他,“啊你这扰人清梦的大坏蛋!”

    面对着她的怒气,顾祁森憋着笑,索性翻了一下高大的身子,霸道地压在她身上。

    “你起来!”

    突如其来的重力,让沈轻轻呼吸有些急促,她只能下意识伸出双手去推他的肩膀。

    只可惜她太柔软了,怎么都推不动他。

    顾祁森就爱极她这样软绵绵的又气急败坏反抗不了的样子,在他眼中就如同一只可爱的宠物那样,可爱得让人只想逗着她玩。

    他情不自禁在她粉嘟嘟的小嘴上咬了一口,惹来她的娇嗔后,生怕压坏了她,顾祁森最终还是依依不舍翻身下来。

    “昨晚有没有弄伤你,嗯?”

    男人侧躺在她旁边,单手托腮看她,一双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宛若繁星闪烁。

    “额”

    未料到他会突然问这个令人羞于启齿的问题,沈轻轻一张俏脸倏地就红了。

    她羞答答地咬着唇瓣,莹白的贝齿嵌在粉嫩嫩的娇唇上,怎么看美得不像话。

    男人性感的喉结滑动了几下,声音在这一刻渐渐变得沙哑:“看来是弄伤了,我看看!”他说完,伸手就要去掀她的被子。

    沈轻轻“哇”一声尖叫,立马裹紧身上的棉被,“不要一大早就耍流氓啊喂——”

    一番甜蜜的缠绵过后,夫妻俩这才恋恋不舍从床上爬起来。

    刷牙洗脸完毕,顾祁森体贴地帮她穿好衣服,这时,已经接近中午。

    把她抱到沙发上坐下,男人抬手摸摸她的头,眼神温柔而缱绻,“你先吃点零食,老公给你做饭去!”

    话落,他顺带拿出一大包薯片塞到她怀里。

    沈轻轻将薯片接好,霎时笑得眉眼弯弯:“谢谢老公!”

    未等顾祁森回话,她又得寸进尺道,“请问我可以点菜吗?”

    “可以!”

    顾祁森点点头,深眸看着她,溢满柔光,“只要你点的我都做!”

    “这么好?那我可就不客气啦。”

    沈轻轻随手把薯片放在旁边,接着捞起放茶几上的手机,修长的手指在上面比比划划的,也不知在干嘛。

    见她半天都没出声音,顾祁森忍不住问:“让你点菜,你拿手机做什么?”

    “当然是看最受欢迎的菜式排行榜啊,嘿嘿,我点你做,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沈轻轻一个劲地盯着图片上的美食流口水,看得顾祁森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

    顾祁森耐心等了她两分钟,最后干脆靠过来,一手环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抢过她的手机好奇瞄一眼,却发现,她居然在点外卖。

    “外卖?”

    “嗯啊!”

    沈轻轻颔首,一边指了指热门榜上的某家中餐厅,认真说,“老公,我发现咱们家附近有几家餐厅的外卖还挺好吃的,所以呢,今天还是再光顾吧,就不用你那么辛苦煮饭了喔。”

    其实,她哪舍得让他做饭?

    前天下午到昨天晚上,他几乎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一直奔波在s市与i国之间,她又不是傻子,怎能不知这其中的艰辛,更别提,他做这一切,还是为了她,可她,刚开始居然还在心底怪他瞒着自己,怪他限制自己出境,她也太不懂事了

    思及此,沈轻轻益发觉得自己应该要狠狠地对他好!

    沈轻轻的心思,顾祁森并不知道,但既然她提议要叫外卖,他当然也不会拒绝,因此,他亲昵地搂着她的腰,两人共用一台手机,开始点单。

    “老公,这个怎样?”

    “嗯,可以!”

    “这个呢?”

    “你喜欢就好!”

    “那这个?”

    “行,只要你觉得好吃的,我都可以!”

    沈轻轻连续问了几个,顾祁森都没意见,她一边点单一边撅着小嘴嘟囔一句,“你什么都说可以,怎么跟东方珏一样?”

    她这话虽小声,却被顾祁森耳尖听到了,“东方珏?你对他可真熟悉啊!”

    男人咬牙切齿道。

    沈轻轻这才意识到自己在他面前提起东方珏,悄悄吐了吐舌头,接着,干脆如实告诉他:“我对他才不熟悉呢,就是他昨天中午来我们家吃饭,然后我点外卖的时候,他也什么都说好啊!而且不止他一个人来喔,连赫连律也来啦,你都不知道,我快吓坏了,以为他趁你不在,过来抓我”

    讲到最后,她情不自禁将小脸埋在他胸膛前,小鸟依人的模样让顾祁森哪还能去介意她招待那两个大男人在家吃饭这事?

    不过,若说东方珏来他家令他诧异的话,赫连律的出现,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毕竟那个男人,曾经跟他是死敌

    想到这儿,顾祁森深幽的眸光闪了闪,随后问沈轻轻:“他们来做什么?”

    “来祝我们新婚愉快的!”

    沈轻轻坐直身子,脑海中不自觉浮现昨天他们两人送自己粉色车子时的场景,禁不住扑哧一下笑出来。

    顾祁森被她挑起了好奇心:“你笑什么?”

    沈轻轻止住嘴角的笑意,神秘兮兮说:“保密!”

    “对我还保密?你皮痒了是吗?”

    “我对你保密的事情可多着呢,老公你想不想听,嗯?”

    这时,沈轻轻突然想起还没告诉他自己就是他苦寻四年的女孩,嗯哼,这个消息一定很重磅吧?

    她越想,唇角边的笑容越是飞扬。

    顾祁森一眼就看穿她的小心思。

    他一直在等她主动招供,可这个节骨眼上,他更加关心的还是东方珏和赫连律这两个情敌,于是他没有顺着她的话回答,而是继续刚才的话题:“他们怎么会来祝贺我们新婚?两人不都对你有意思?”

    沈轻轻闻言,立马摇头否认,“我敢发誓,东方珏对我绝对没有男女之情,至于赫连律嘛,我怎么觉得只要是美女,他都会喜欢呢?但像他那么专横独断的大男人,哪个女孩子要真喜欢他,约莫是在自讨苦吃吧?”

    她对赫连律中肯的评价,让顾祁森心情瞬间大好,他抬手捏了捏她圆鼓鼓的脸蛋,微笑着说:“嗯!所以说,你眼光最好!”

    “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拐着弯赞自己?哼!”

    沈轻轻抡起粉拳轻轻打了他胳膊一下,旋即问,“对了老公,他们还送我们结婚礼物呢,要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