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1 四年前的真相
    男人双手插袋在前边走,女孩疾步在后边追,只可惜,她天生腿就比他短,哪怕男人是稳步朝前走,她依然是怎么都差他一截。

    无奈之下,沈轻轻只好出声喊他。

    “老公?”

    “顾祁森——”

    “老公——”

    女孩清脆的一声声叫喊窜进耳膜,男人心头微微动容,却依然没有停止脚步。

    过份啊!

    沈轻轻停下来跺跺脚,越想越纳闷,毕竟这男人从来都没这么小气过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她抬手挠了挠头发,怎么都想不明白。

    眼见男人越走越远,快要消失在拐角处了,沈轻轻不敢耽搁,迈开美腿就朝他冲过去。

    终于,五十米之内,男人总算在某栋建筑物前停下来了。

    由于太过着急,沈轻轻压根没注意到那是啥建筑物,立马拽住他的胳膊,微喘着气说:“好啦,sorry啦老公,是我不对,我不应该那么说你的!”

    “”

    男人安静地站在原地,没有出声。

    “老公?”

    沈轻轻不死心,又晃了晃他的胳膊。

    “”

    顾祁森依然不动声色。

    以为他当真不理自己了,沈轻轻忍不住扁扁嘴,莫名有些小委屈,毕竟,她那是无心之过,而他,未免太小题大作了

    想到这儿,心里越来越难受,最后,也不知打哪来的小脾气,她索性转身,打算迈着步子往回走。

    然而,还没踏出一步,手腕就被男人扯住。

    “放开我!”

    她气鼓鼓地想要挥掉他的手,他却突然一用力,从背后把她圈在怀里。

    “讨厌,不是不理我了吗?”

    沈轻轻还想继续挣扎,他的大手在下一秒就抚上她精致的小脸,然后,将她的头轻轻抬了起来。

    “往上看!”

    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蛊惑瞬间滴进沈轻轻心里,她下意识抬头,入眼的,是一栋充满清新气息的建筑物。

    这栋建筑物她曾经在报纸上看过,那是顾氏集团斥巨资特地建造的海洋馆,预计于2017年1月1日对外开放。

    当初看报纸,她心情可谓极为复杂,一方面,她对海洋馆有着某种情结,另一方面,她对主张建造海洋馆的那个男人,更是有着深深的暗恋情结,所以综合起来,这个地方之于她,唯有四个字概括,那便是:太过特别!

    沈轻轻从未曾想,有一天,他会带着她走到这栋海洋馆面前,更是没有想到,海洋馆的名字,居然是——

    “轻轻海洋馆”!

    天啊,这也太意外了吧

    她目瞪口呆看着那几个大字,好半晌都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顾祁森凤眸微眯,欣赏着她迷茫的模样,禁不住勾起了薄唇,“怎样?喜欢吗?”

    “额”

    沈轻轻转过头,仰起小脸不可思议看向他,唇瓣张了张,想说什么,话到喉咙口,又被硬生生压下了。

    “不喜欢?”

    见她似乎没有自己预想中那么欣喜若狂,男人不由得暗忖,该不会自己又做错事了?就像刚刚那样,明明是为了哄她开心,结果却莫名挨了一顿训

    其实,他倒不是对她刚才的不领情而耿耿于怀,而是因为在乎!

    因为在乎,所以他才会忐忑不安,生怕一不小心又惹老婆生气了;因为在乎,所以他才会被她的一言一语牵动着情绪,喜怒哀乐不受控制地围着她转。

    他是人不是神,总不可能时时刻刻猜得透她的心思。

    而且不是有句话叫女人心海底针么,他家的轻轻,就算再懂事,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女人

    顾祁森心里的弯弯绕绕,沈轻轻一点都不知道,此时,她依然沉浸在“轻轻海洋馆”这几个字中所带来的震撼中不可自拔。

    费了好大的劲,她才将胸腔处涌起的那抹激动压下,咽咽口水,轻颤着声音问他:“为为什么?为什么要用我的名字来命名?”

    讲到最后,她连肩膀都有些控制不了,微微颤抖了。

    “挺有创意的,不是吗?”

    顾祁森假装云淡风轻反问。

    “”

    沈轻轻没有说话,而是睁着一双骨碌碌的水眸,深深地睨着他。

    两人安静地对视了许久许久,久到顾祁森都想再次开口了,才听她哽咽着声音问:“顾祁森,四年前的六一儿童节,你为什么要缺席?你为什么要让人送一张支票过来?还有,你明明知道我姓沈,为什么还要执着地寻找那一位叫林希雅的女孩?”

    她连续问了好几个为什么,每一个为什么,都是一个谜团,一直缠在她的心上,解不开,只能等他来解。

    对于她提出的第二和第三个问题,顾祁森足足愣了五秒,才缓过神,由衷解释:“那一天,我没有缺席,而是迟到了。那天从国外回来,因暴风雨天气飞机晚点,当我赶到游乐场的时候,你已经不在!”

    “什么?”

    他的答案让沈轻轻的心狠狠震了一把,她眨眨水润的眸,正想再说些什么,他就继续开口,“送支票是怎么回事?还有,我一直以为你叫林希雅,怎么可能会知道你姓沈?”

    “那天有个高大的男人拿着一张30万的支票给我,说是你让他过来给我的,他还称呼我为沈小姐。”

    沈轻轻将当天的情景如实告知他。

    听完她的叙述,顾祁森眉头拧成一团,俊脸阴郁得宛若翻滚般的雷云,透出层层的可怕:“这么说,就是有人从中作梗了!”

    “那会是谁呢?”

    沈轻轻一脸好奇问。

    顾祁森沉思片刻后摇了摇头:“不知道,当年我受伤后,几乎身边所有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你,所以,谁都有嫌疑!”

    “不是吧?那就无从查起了。”

    沈轻轻有些失望。

    顾祁森想了想,又问:“还记得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吗?兴许那是一条线索。”

    沈轻轻闭着眼回忆一番,随后对他说:“他长得很高,面无表情。如果再见到,我应该能想得起来。”

    “好,我知道了!”

    顾祁森点点头,内心有了决定。

    这时,沈轻轻才后知后觉想起某个重要的问题:“咦,为什么你一点都不惊讶我就是你找的那个林希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