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6 顾祁森的青梅竹马?
    路上,趁着等红绿灯的空档,顾冉冉试探着问沈轻轻:“对了,轻轻,我大哥是怎么处理那个叫林希雅的女孩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

    沈轻轻咬着唇瓣,经她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林希雅这么一个人。

    这段时间由于发生太多事,她压根无暇顾及“关心”林希雅,顾祁森没主动告诉她,她也没想着要问,自然而然就将她给抛诸脑后了。

    “哎,她长那么漂亮,要什么男人没有,怎么会想不通跑来冒充你?”

    顾冉冉纳闷道。

    沈轻轻舔舔唇,正想说些什么,又听顾冉冉自顾自说,“不过也对,我哥那么完美一个男人,是女人都会惦记着。”

    “呵呵”

    沈轻轻闻言,但笑不语。

    这时,绿灯亮起,她转了一下方向盘,缓缓启动车子。

    顾冉冉斜睨她一眼,眸光闪了闪,继续道:“轻轻啊,我是为你好,说真的,你可要牢牢看紧他喔!我跟你说,有不少名门闺秀曾经放话非我哥不嫁,这其中还包括了他家大领导的孙女。那是个特别厉害的角色,你以后要是见到她,小心点!”

    大领导的孙女?

    沈轻轻心里咯噔一下,瞬时窜上一抹危机感。

    见她不说话,顾冉冉立马补充:“你可别不当一回事啊,那个女的跟我哥青梅竹马,两人感情可好了呢。”

    “你哥也有青梅竹马啊?”

    心底那抹不舒服的感觉迅速扩散,沈轻轻终于开始不淡定了。

    “当然有啊!他们以前还一起呆过警队,日夜相处呢,如果不是四年前我哥发生那场意外遇见你,兴许他们就自然而然在一起了。”

    顾冉冉微微笑道,旋即,假惺惺说,“不过,我哥应该不喜欢她的啦,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对你念念不忘呢,对吧?但怕就怕外面的女人主动过来招惹他啊,再加上对方有个权势滔天的爷爷”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

    沈轻轻点点头,便不再开口说话。

    见第一个目的达到,顾冉冉亦是心满意足闭上了嘴。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停战,因为,在下个路口,她又接着往下讲了,“对了轻轻,爷爷有找你说过春节祭祖的事情吗?”

    “没有啊,怎么了?”

    “每逢除夕,我们整个家族都会去祭祖,一般由女主人亲自操办,我还以为爷爷有让你准备呢。”

    “我还那么年轻,爷爷不找我也正常啦。”

    沈轻轻笑着说,并不太在意这个事情。

    可下一秒,顾冉冉就皱着眉头快言快语道:“可按照惯例,新妇进门的第一个过年,都要安排这些事情的,然后,当着族人的面,跪在祖先灵前,由族长亲笔记入族谱,这才算真正的顾家人。”

    “喔,原来如此!”

    不得不说,顾冉冉这番话实在戳心窝,成功让沈轻轻所有的好心情在顷刻间消失殆尽。

    越给沈轻轻添堵,顾冉冉越开心,于是,见她脸色微微一变,她不由得勾勾唇,嘴角悄悄漾起一抹讽刺的笑。

    目前,她全部势力都被f组织冻结,什么事情都做不了,既然这样,何不亲自出马,能时不时让沈轻轻心塞一下,也是一种乐趣啊

    ————

    顾氏集团。

    顾祁森刚开完会回到办公室,秦浩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boss——”

    秦浩的声音透出一抹无奈。

    顾祁森蹙起眉头,“什么事?”

    “是林希雅,她”

    秦浩有些欲言又止。

    顾祁森神色陡然变得冷峻,“她怎么了?说!”

    “她割腕自杀了,流了好多血,现在正送往医院抢救!”

    “什么?”

    未料到那个女人竟会做出自杀的选择,顾祁森震惊几秒才晃过神,“情况如何?能不能抢救过来?”

    “发现得比较及时,应该问题不大吧。”

    秦浩其实也没多大把握。

    顾祁森抬手按按眉心,沉思片刻后交代他:“行,我知道了!等结果出来跟我说一声,死不了的话就让她住院,好好看住她,不许让她再有自杀的机会!”

    “是!”

    秦浩接到命令,很快就挂掉了电话。

    顾祁森将手机搁在大班桌上,拿起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走到落地窗前站定。

    望着天空的颜色渐渐由蓝变红,他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潋滟一缕极度复杂的幽光。

    他倒不是关心林希雅的生死,他关心的是,隐藏在她背后的那个人,或许说,一群人!

    其实,从很多蛛丝马迹中推断,林希雅的出现跟f组织脱不了干系,可惜,对方太狡猾了,也不知给林希雅下了什么蛊,让她宁愿选择死,都不愿透露任何一丝有用的信息。

    思及此,顾祁森禁不住低咒一声,心头泛上一抹浓浓的无力感!

    抽出一根烟点燃,男人修长的手指夹着细长的香烟,看着星星点点在指间处蔓延,燃了一大半之后,他才将烟缓缓送进嘴里轻吸一口,缓缓吐出白色的烟雾。

    原以为尼古丁的刺激,至少会让他心底的烦闷少一些,然而,此时此刻,却对他一点作用都没有。

    没有再吸下去的兴趣,顾祁森索性将香烟掐灭,丢进一旁的水晶烟灰缸,迈开长腿走到大班桌前坐下。

    心不在焉拿起一份文件,恰好听到“叩叩叩”的敲门声响起。

    “请进!”

    以为是秦瑄,顾祁森头也不抬,冷冷应一声。

    不一会儿,大门被人从外边推开,一前一后走进来两个身姿窈窕的女孩子。

    “老公——”

    “大哥——”

    她们不约而同喊他,顾祁森循声望去,第一眼,就见到沈轻轻娇俏迷人的脸蛋,眸光,不自觉蕴满柔光。

    “你们来了!”

    他起身,大步流星走到她们面前,一把搂住沈轻轻的肩膀,动作霸气而温柔。

    “嗯啊,来找你吃晚饭呀!”

    沈轻轻笑嘻嘻回答。

    “想吃什么,嗯?”

    顾祁森下意识搂紧她。

    “随便啊!”

    “不能随便”

    看着他们夫妻俩旁若无人开始打情骂俏,顾冉冉不由得攥紧了手心,任由长长的指甲深深嵌入肉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