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2 半小时抵达福利院?当他宫小爷会飞吗?
    “姐,你别急,我现在就出发,你别急啊!”

    沈轻轻立马安慰她,一个劲地让她别着急。

    沈拂晓总算渐渐稳住情绪,深吸一口气,说:“谢谢你了,轻轻!我还要过些日子才能回去,这段时间,麻烦你帮忙照看一下闪闪和亮亮。”

    “客气啥,我一定会的,你放心哈!”

    沈轻轻毫不犹豫答应。

    沈拂晓那边真的很忙,跟她聊不到两句话,很快就挂断了。

    听着电波中“嘟嘟嘟”的忙音,沈轻轻站在原地,眉头不自觉拧成一个川字。

    沈轻轻接电话时,顾祁森恰好回书房拿东西,因此,对于她与沈拂晓的聊天内容,他一无所知。

    从书房出来后,见她靠着玄关处的墙发呆,他狭长的凤眸眯了眯,泛过一丝疑惑。

    “怎么了?”

    大步流星走到她身旁,他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沈轻轻回过神看他一眼,幽声说:“今天不去看外婆了,我有个朋友出了点事,我必须现在赶过去看看。”

    “哦?什么样的朋友?袁霏雨?还是段阳泽?范迎萱?”

    顾祁森蹙起眉头问。

    印象中,她似乎也就这几个朋友。

    “都不是啦。”

    沈轻轻摇摇头。

    “那是谁?”

    顾祁森仍是不死心追问。

    “是”

    沈轻轻内心有些小纠结。

    虽然他们很相爱,但这始终涉及堂姐的**,未经堂姐同意,她断不可能对任何人讲的,所以,哪怕是顾祁森,她都无法告知他事实

    可瞧眼下这架势,以他的精明程度,她是无法搪塞过去的,她该怎么办呢?

    沈轻轻沉思片刻,终于给她想到了一个好借口:“是我以前在福利院当义工时认识的小孩子啦。那是个特别可爱的小孩,跟我感情很好,我经常去看他呢,刚刚院长打电话过来,说是他发高烧了,我不放心,想去看看。”

    “哦,还以为什么大事!”

    在顾祁森看来,小孩子发高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于是,他倒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不过,见沈轻轻眉眼间尽是掩饰不住的担忧,他还是体贴地揉揉她的头顶,柔声说,“那现在走吧,我跟你一起去!”

    “嗯,好!”

    知道拒绝无效,沈轻轻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但转念一想,有他在身边,顿时心安不少。

    两人很快就离开公寓,开车前往福利院。

    途中,沈轻轻主动给院长打电话,询问亮亮目前的状况,得知他依然高烧不退,她不禁忧心忡忡,一路上愁眉不展。

    顾祁森见状,二话不说就拿起手机,给宫天祺拨过去。

    不一会儿,电话就被接通,传来宫天祺朝气蓬勃的声音:“三哥,早安啊!这么早打电话给我,有什么好事?难得今天小爷我没睡懒觉,破天荒起了个大早去健身,现在刚跑完步呢,你是不是应该先给我点个赞,嗯?”

    “行了!给你点赞!”

    顾祁森敷衍着说完,旋即切入正题,“你现在出发到星星福利院来,有个小孩高烧不退,记住,半小时内必须抵达,我在这等你,不许迟到!”

    “啊,什么?”

    未料到自家三哥打电话过来竟是交代他去给福利院一个孤儿看病,宫天祺瞬时懵了。

    反应过来,正想八卦些什么,岂料,电波中就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喂,三哥”

    宫天祺忍不住大叫一句,接着,低咒一声将手机装回腰包里,迈开长腿往他家别墅的方向奔去。

    要命!半小时到星星福利院?当他宫小爷会飞吗?

    呜呜

    ————

    银灰色的帕加尼飞速抵达星星福利院,顾祁森停好车,便与沈轻轻一起,匆匆赶往福利院的医务室。

    医务室的条件十分简陋,只有一张床,此时此刻,平日里活蹦乱跳的亮亮就躺在上边,打着点滴。

    院长和闪闪一起守在床边,看到沈轻轻进来,眼里难掩担忧:“轻轻啊,你总算来了,亮亮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反反复复发烧,原以为今天会好起来,谁知道竟变成高烧。医生建议最好住院,我担心出问题,只能打电话给沈——”

    生怕她不小心会说出堂姐的名字,沈轻轻立刻打断她:“嗯,吴院长,谢谢您了。亮亮交给我照顾就好,我们给他请了儿科医生,很快就来了。”

    吴院长闻言,紧锁的眉头终于稍稍舒展一些:“那就好!”

    她说完,这才注意到沈轻轻旁边站着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禁不住多看他几眼,随后,好奇问沈轻轻:“这位是?”

    “喔,他是我老公!”

    沈轻轻落落大方为他们作介绍,“老公,这位就是我刚刚跟你提过的吴院长,我和堂姐都跟她很熟悉。”

    “您好,吴院长。”

    顾祁森礼貌颔首。

    “诶你好,你跟轻轻应该是新婚吧?恭喜恭喜!”

    吴院长显然没想到沈轻轻这么年轻就结婚,而且老公长得一表人才,看起来明显非富即贵,不由得满意地点点头,真心为沈轻轻高兴。

    “嗯,谢谢!”

    顾祁森朝她微微一笑。

    沈轻轻也跟着说:“谢谢吴院长。”

    “那么客气做什么?”

    三人寒暄了几句,这时,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闪闪突然抱着沈轻轻的大腿,奶声奶气问:“轻轻阿姨,新婚是什么意思?”

    沈轻轻弯腰把闪闪抱起来,亲亲他粉嫩的小脸蛋,柔声说,“新婚就是刚刚结婚。嗯,结婚,你知道什么意思吧?”

    闪闪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说:“妈咪说,结婚就是叔叔和阿姨相亲相爱在一起!”

    “ngo,答对了!我们闪闪的妈妈真聪明。”

    沈轻轻哄着他,视线却不放心瞥向病着的亮亮,心头沉甸甸的,莫名有些难受。

    她再次亲了闪闪的脸蛋一下,随后将他放回地面,轻步走到床边,伸手探探亮亮的额头。

    “可怜的小家伙,你一定要赶紧好起来!”

    顾祁森给宫天祺定了半个小时时间,但他就算再怎么赶,到底还是晚了一点,大约40分钟之后才飞车抵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