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4 老公,这下惨了
    顾长谦这通电话,是打来让沈轻轻夫妇今晚过去吃饭的,沈轻轻不好拒绝,笑着答应了。

    “嗯,爷爷,我们等会儿就出发,您放心好啦。嗯嗯,再见,爷爷!”

    她眉眼弯弯挂掉电话,余光恰好瞥向顾祁森从外边走进来。

    顾祁森见她笑得那么开心,瞬间也被感染,勾起唇角问:“有什么好事?笑得这么甜?”

    “嘻嘻,刚跟爷爷通完电话呢。”

    沈轻轻一边说一边往他这边蹦跶过来,很自然地就伸手挽住他的胳膊晃了晃,接着说,“老公,爷爷让我们过去吃晚饭,我答应了。”

    “喔?”

    顾祁森闻言,眼底倏地窜过一缕异光。

    不想被沈轻轻发现,他迅速就将眼底的异样敛去,淡淡地点了下头,“那就去吧!”

    “好的,老公!那我陪闪闪亮亮玩多一会再走?”

    见时间尚早,沈轻轻不禁提议。

    顾祁森颔首,宠溺地摸摸她的头:“行!”

    这时,他拿在手中的手机响起,他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沉声对沈轻轻说,“我接个电话。”

    “嗯好!”

    沈轻轻旋即松开他,转身走向闪闪和亮亮那边。

    看着她很快就跟他们玩成一团,顾祁色微微勾唇,站在原地盯着他们几个看了好一会儿,才迈开长腿走到隔壁房间。

    电话是秦浩打来的,一接通他便立刻跟顾祁森汇报:“boss,林希雅已经偷跑了,目前人已经离开s市,我们会时刻盯紧她。”

    顾祁森神色认真交代:“千万不能打草惊蛇!”

    “是!”

    秦浩恭敬应声,正准备挂电话,就听顾祁森冷声说,“关于林希雅的一切,不许向冉冉透露半句!”

    “可是boss,万一冉冉非要知道,那属下该怎么办?”

    秦浩硬着头皮问他。

    顾祁森拧着眉,“你就让她直接来找我!”

    “是!”

    “行了,去忙吧!”

    “遵命,boss!”

    结束通话之后,顾祁森将手机放回大衣口袋里,想起接下来要跟轻轻回顾家,眸光不自觉变得幽深。

    看来,爷爷还是不死心呐!

    ————

    不放心闪闪和亮亮,沈轻轻再三嘱咐护工多加照顾他们,之后,才和顾祁森离开医院,前往顾家老宅。

    途中,沈轻轻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不由得对顾祁森说:“老公,我们那么久没回去看爷爷,是不是应该先去买点东西?”

    “也好!”

    顾祁森没有异议,当即调转车头,将车子开到隔壁马路的某家大型百货公司。

    原本只是想买一些老年人的营养品的,结果,经过儿童用品区,沈轻轻又母爱大爆发,给闪闪和亮亮也买了一堆零食和玩具。

    顾祁森一手推着购物车,一手揽着沈轻轻的腰,看到购物车里塞得满满的,全是小孩子吃的用的东东,他微微眯起深邃的眸子,情不自禁将怀中的女人搂得更紧。

    由于不小心买了太多东西,车子塞不下,不得已,沈轻轻只好将给爷爷的营养品抱在怀里,坐进副驾驶座。

    顾祁森见状,有些忍俊不禁摇摇头。

    知道他在笑话她,沈轻轻鼓着腮帮子娇嗔道:“干嘛呀,没看过抱着这么多东西的美女吗?”

    “是没看过买东西这么拼的美女,不知情的人,还以为闪闪和亮亮是你儿子。”

    顾祁森笑着打趣。

    他的无心之话,让沈轻轻语噎了一下下,好半晌才说:“那我岂不是17岁就得怀孕?未成年呢。”

    话落,她眸光悄悄闪了闪,咽咽口水试探着问:“老公,那你喜欢闪闪和亮亮吗?”

    “你喜欢,我就喜欢!”

    顾祁森启动油门,随口回答。

    未料到竟是这样的答案,沈轻轻无语:“哎呀,我是很认真在问你话啦。”

    顾祁森沉了沉声,说:“他们看起来倒是挺可爱的,不过,我对小孩没有多大的感觉!”

    “那你对啥有感觉?”

    某女有些小郁闷,没好气顺着他的话继续问。

    “你啊!”

    顾祁森勾唇笑笑,嘴角漾开的弧度,煞是倾城。

    “噗——”

    他毫无预警的表白,让沈轻轻当即笑喷。

    这男人,讲情话的功力,撩妹的技巧,到底哪学的?

    抵达顾家时,天色已经暗下来。

    夜幕之下,这一大片宏伟的建筑物灯火通明,却是庄严得让沈轻轻禁不住屏住了呼吸。

    顾家,真不愧是s市最古老、最庞大的家族,光是雄踞半山的建筑群,便已令人心生敬仰、望而却步了。

    顾祁森停好车,将车子熄火后,绕过车头走到副驾驶座帮沈轻轻打开了车门。

    伸手过去将压在沈轻轻膝盖上的一大袋子营养品拿出来,沈轻轻这才跟着下车。

    两人提着大包小包走上一小段路,就见前面有一抹胖敦敦的身影匆匆小跑过来,借着两排路灯照出的光亮,顾祁森第一眼便认出,来人正是管家杨伯。

    “少爷、少夫人,你们总算来了!大家都到齐了,在里边等你们。”

    杨伯终于跑到他们面前笑着说。

    许是因跑步的关系,他微微有些气喘,稍稍顺了一下气,接着利索接过他们手中的袋子。

    “谢谢您了,杨伯!”

    沈轻轻由衷感激道,甜甜的声音、礼貌的态度很容易令人心生好感。

    她跟杨伯道谢后,忍不住八卦问道:“对啦杨伯,您刚刚说大家都到齐了,今晚还有其他人过来吗?”

    杨伯一向很喜欢她,立马就笑呵呵说:“是啊,二老爷、三老爷,还有姑奶奶都到了。喔,这几位少夫人你应该都还没见过,他们是老爷子的弟弟妹妹。”

    轰——

    沈轻轻一听,吓得差点腿软。

    妈妈咪呀,那么多的长辈冒出来,她这是要去赴鸿门宴吗?

    嘤嘤嘤,怎么办?

    她一张小脸皱成一团,下意识拽紧了顾祁森的手臂,偷偷在他耳边说:“老公,这下惨了,长辈们要是突然对我严刑拷打,那可咋办哇?”

    顾祁森柔声安慰她:“别紧张,你又没犯错,不可能对你严刑拷打,再说,不是还有我?有什么事老公罩着你,嗯?”

    “真的?”

    “嗯!”

    “那我就放心了。”

    经顾祁森这么一说,沈轻轻心里的紧张才渐渐淡了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