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6 毫无原则偏袒沈轻轻
    面对着爷爷探问的目光,沈轻轻内心咯噔一下,暗叫一声不好。

    顾祁森则是勾起了好看的薄唇,在顾长谦未出声之前,他主动开口:“爷爷,就您认为的那样!”

    他知道,以爷爷的聪明睿智,一定会联想到轻轻就是“林希雅”,既然如此,他也不便在这几个长辈面前多费唇舌了。

    果真,顾长谦当下就意会过来,苍老的脸上仍是闪过一缕缕的错愕。

    他咽了咽口水,稳住心神之后,才转过头看向自家弟弟妹妹,沉声道:“轻轻四年前,确实在赌场工作,但她绝对不是什么不自爱的女孩,她的人品有多纯良,这个我可以用我自己的名誉担保!”

    听他这么解释,顾娴芝立即反驳:“大哥,你可不能因为她是何思月的孙女儿,就这般没有原则的偏袒!一个好人家的姑娘,怎么可能会去那种龙蛇混杂的地方工作?这,得有个理由啊!”

    “理由很简单,就是孝顺!”

    顾长谦冷着声音回答。

    “孝顺?”

    不得不说,这两个字,让顾娴芝语噎了一下。

    孝顺这个优点,在他们这些老人家面前,总是加分的。

    “是!我们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当初轻轻去赌场工作,是因为何思月手术需要大笔金钱,你们自己想想,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子,还在读高三,她能去做什么活?”

    其实,顾长谦并不知道沈轻轻去赌场工作的真正原因,但他又不是瞎了眼,怎能看不出这孩子品性有多好?

    因此,他的确没有原则偏袒了,更甚至,还为她想好了借口。

    何思月四年前确实是动过手术,他后来听说了,也知道钱是沈轻轻拼命凑了出来,现在回头想想,兴许,轻轻有可能为了她外婆这么傻的

    思及此,顾长谦心底对沈轻轻的疼爱,不自觉加深了一些。

    他不是一个迂腐这人,无论轻轻什么出身,做过什么工作,只要她本质是好的,没有越过他的底线,他,便不会介意!

    “这个”

    顾娴芝被他这番道理镇住,嘴唇动了动,却是好半晌都发不出其他声音。

    二叔公和三叔公彼此眼神交换,之后,不约而同看向了沈轻轻。

    见小丫头因为紧张一直低垂着头,可怜兮兮的模样,莫名勾起了他们的恻隐之心。

    顾长谦一向是他们颇为尊重的兄长,对于他看人的眼光,他们这些当弟弟的,肯定是信任的,所以,他们对沈轻轻谈不上喜欢,但也不至于排斥。

    于是,二叔公干脆结束这个话题:“既然大哥都这么说,而且两人结婚已成定局,我们做长辈的,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只要轻轻以后踏踏实实做人,不要丢顾家的脸面就好!”

    “谢谢二叔公!”

    沈轻轻强忍着心中的委屈,逼自己道了一声谢。

    “行了,大哥,饭点到了,可以开饭了吧?”

    二叔公将视线投向顾长谦。

    顾长谦“嗯”一声,站起来,双手放在背后,缓缓踱步走向饭厅。

    其他几个长辈也起身跟上去。

    此时,偌大的客厅里,只有顾冉冉和顾祁森夫妇。

    “大哥,大嫂,对不起!是我多话了!”

    顾冉冉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两只眼睛因愧疚霎时间染上一抹湿意。

    “”

    顾祁森这次是真的生她的气,索性看都不看她一眼,拽着沈轻轻便往饭厅走去。

    沈轻轻恍恍惚惚的,顾着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更加没空理顾冉冉了。

    顾冉冉站在原地,看着他们夫妻俩离开的背影,她心里冷哼一声,下意识攥紧了拳头。

    这一次,她不惜消耗大哥对自己的感情来让长辈们讨厌沈轻轻,结果

    呵呵!

    爷爷啊爷爷,您不是很讨厌“林希雅”,恨不得“林希雅”有多远滚多远吗?怎么这会儿,知道“林希雅”极可能是沈轻轻了,却不惜违背原则袒护她,这双标,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越想,顾冉冉心里越是不平衡,胸腔处像是荡起了层层的毒液,正以最快的速度,向她的四肢百骸中扩散

    她抬眸望向饭厅,隔着玻璃,远远地,她就看到沈轻轻不知对他们说了什么,而二叔公和三叔公竟对她微微点了一下头,就连小姑奶奶脸上的神色也缓和了许多。

    **!

    顾冉冉咬着牙暗骂一句脏话,接着做了一个深呼吸,眨眼间又恢复单纯甜美的模样,蹦跶着走过去。

    按照座位的顺序,好巧不巧,她的位置就在沈轻轻旁边。

    这时,饭厅的气氛挺和谐的,沈轻轻也渐渐将刚刚那抹委屈敛去,可顾冉冉的落座,还是让她小身子禁不住颤了颤。

    讲真,对于顾冉冉这个小姑子,她怕了!

    她低头吃着碗里的饭,暗暗祈祷,顾冉冉千万不要再在饭桌上蹦出其他话来,若不然,她真担心自己会招架不住了。

    或许,上天听到她的祷告,当真不让顾冉冉胡说八道,然而,上天却忘记阻止顾冉冉其他献殷勤的的行动——

    “大嫂,你怎么吃这么少呀?来来来,我帮你夹菜喔。这些东西都是兰姨做的呢,很好吃的喔。”

    “嗯,这个也很好吃,给你!”

    “还有这个这个!”

    “你那么瘦,应该补补的!”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沈轻轻碗里,已经被顾冉冉夹满了各种各样的菜,堆得跟小山似的,场面特别壮观。

    顾冉冉的热情无可挑剔,长辈们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随后,继续安静地吃饭,没说些什么。

    沈轻轻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碗。

    她应该感谢顾冉冉的体贴与友爱给她夹这么多美味的菜的,可在看到碗里边有好几样她不敢吃、也不能吃的菜式后,却是无法对她说出一个“谢”字!

    这么多她惧怕的菜,吃下去,苦的是自己,不吃,约莫得在长辈们面前,落得不懂人情世故、不识好歹的差评吧?

    哎!

    如果不是她怕的那几样菜,刚好是大众都喜欢吃的品类,她都要深深笃定,顾冉冉是故意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