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7 不能再这样纵容她了
    就在沈轻轻挣扎着是否该硬着头皮,将那些自己不敢吃的菜吞到肚子里时,一只大手突然伸过来,将她的碗夺走。

    她猛地的扭过头,就见顾祁森将他的碗递过来,上边还有几样自己爱吃的菜。

    沈轻轻眨眨眼,眸底,有一缕湿意氤氲。

    他,这是看出她的为难了吗?

    这一刻,沈轻轻心里感动得一塌糊涂,若不是顾及到现场那么多长辈在,约莫她会忍不住扑到他怀里,抱着他狠狠亲一顿。

    她咬着唇,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听顾祁森说:“冉冉,你嫂子胃不舒服,吃不下这么多油腻的东西,你以后少给她夹菜!”

    “是是是,大哥!对不起,大嫂,我我不知道”

    顾冉冉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顷刻间露出一抹懊恼又委屈的表情。

    她低声下气跟沈轻轻道歉,态度诚恳得让人不忍心苛责她。

    “没事,你又不是故意的。”

    沈轻轻浅浅一笑,心情却是十分复杂。

    “那就好,我今晚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老是做错事。大嫂,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喔,我真的哎!”

    顾冉冉咬着筷子,一副郁闷得吃不下饭的模样。

    “放心,我不会的。”

    沈轻轻反过来安慰她。

    顾冉冉这才重新绽开一抹如释重负的笑。

    她的演技精湛得连奥斯卡影后都自叹不如,至少,全场那么多精明能干的人,没人将她心如毒蛇的一面看出来,就连沈轻轻这个受害者,也认为,或许这真的只是一个巧合

    但鉴于她多次“帮倒忙”,顾祁森已经开始有些厌烦自己这个妹妹。

    他也不知自己是不是典型的那种有了老婆忘了娘的男人,可顾冉冉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干扰他的婚姻生活,已经触犯他的底线,所以,吃完晚饭后,他便将顾冉冉拉到外边。

    “哥,对不起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顾冉冉一个劲地道歉,低着头,有些举手无措。

    换做以往,每当她做错事时这样子认错,顾祁森都会轻易原谅她,但今时不比往日,他发现,自己不能再这样纵容她了。

    于是,他烦躁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当着她的面,拿出一支点燃,吐了两口烟圈后,才冷着声音说:“我知道你一向对轻轻有偏见,但不管你怎么不满意她,她始终是你大嫂,是我最爱的女人!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这辈子,她都会出现在我们家的户口本上!你,好自为之!”

    “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想到顾祁森竟会对她撂下这么绝情的狠话,顾冉冉一下子慌了。

    顾祁森将香烟掐灭扔进垃圾桶,迫使自己狠下心:“字面上的意思。以后,给我离轻轻远点,她不需要你的任何呵寒问暖!”

    “大哥”

    顾冉冉跺跺脚,许是气坏了,此时,她连声音都是颤着的。

    顾祁森不理她,双手插袋转身便往屋里走。

    这时,胳膊却被她用力扯住,耳畔,传来女孩压抑的哭泣声:“呜呜,我承认我刚开始是不太喜欢她,但我已经很努力想要跟她相处了,为什么你还要如此误会我?”

    “”

    “我今晚说那些话,不也是事实吗?她救过你的命,如果二叔公他们知道了,不是应该更喜欢她吗?请问我又做错了什么?”

    “”

    “你说话啊大哥,我做错了什么?!还有,我又不跟她住一起,我怎么知道她胃不好,不能吃那些东西?你不能因为我的不知情,就给我扣这么大的帽子啊”

    “我现在不想追究之前的任何事,你以后不要去打扰她!”

    顾祁森轻吸一口气,将她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扯下。

    知道他这个下定决心远离她这个妹妹了,顾冉冉索性孤注一掷,歇斯底里叫出来:“我是你妹妹啊哥,你难道忘了,这么多年来,我们兄妹俩是如何相依为命的吗?小时候是谁陪在你身边,陪你度过那些艰难的岁月?你以前出任务受了伤,又是谁不远千里,偷偷跑去照顾你?爷爷不同意你去当警察,把你关了起来,又是谁冒着被家法处置的风险,偷了钥匙救你出去,让你得以实现年少的梦想”

    “呜呜呜呜,妈妈如果知道你有了老婆就不要妹妹了,该有多伤心”

    “呜呜呜”

    讲到“伤心”之处,顾冉冉的眼泪说来就来,扑簌扑簌的泪水爬满整张惨白的小脸,让顾祁森冷硬的一颗心,不自觉又软化了几分。

    他知道自己对她是狠了点,但比起对她的狠,他更不愿见沈轻轻一次又一次因妹妹的口无遮拦而受伤,因此,将她们隔离,是最好的办法

    “行了,别哭了!”

    他伸手拍拍顾冉冉的肩膀,精致的俊脸泛上些许无奈,“我没有不要你!血缘关系是永远都无法割舍的,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这段时间你好好在家陪爷爷,至于轻轻那边,你们八字不合,没必要硬凑到一块去!”

    顾冉冉吸吸鼻子,哽咽着说:“好,我听大哥的,以后离大嫂有多远是多远,我不会再主动找她了,呜呜,好委屈”

    ————

    跟顾冉冉达成共识后,顾祁森回到里屋,还没来得及跟沈轻轻说上一句话,就被顾长谦叫进书房了。

    落座后,顾长谦便单刀直入问:“轻轻就是那个所谓的林希雅?”

    尽管心中猜测十有**如此,但顾长谦还是不忘再次确认。

    “是!”

    顾祁森直接坦白,接着由衷对顾长谦鞠了个躬,“谢谢爷爷!”

    “哼!”

    顾长谦冷哼一声,道,“你这小子也真是太有福气了,这等缘分也能被你遇上!”

    “那也是爷爷促成的!”

    顾祁森真心开口,再次表达自己对爷爷的谢意。

    “缘分啊”

    顾长谦叹一声,抬手摸摸下巴处那灰白的胡子,然后,将话题切入到他真正想谈的,“关于除夕祭祖,你确定不让轻轻出席?”

    “是!”

    顾祁森斩钉截铁回答。

    顾长谦眯起精锐的眸子,语气中夹杂着一丝不悦:“她不出席的话,将不会被记录在顾家族谱上,这事,你跟她商量了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