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8 宝贝,你信我吗?
    “没有!这事不需要让她知道。”

    面对着爷爷不悦的质问,顾祁森想都不想直接回答。

    未料到他连这个都不跟沈轻轻商量,顾长谦苍老的脸瞬时变黑:“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打算让你媳妇入族谱了?你这是爱她的表现?啊?”

    “我爱不爱她,跟入不入族谱毫无关系!”

    顾祁森拧着眉,没好气回应。

    “你——”

    顾长谦无法赞同他的观点,正想继续训斥他,就听他神色认真道,“最近这几年,我不打算要孩子!”

    顾家身为古老的家族,一直有条特别严苛的家规,那就是新妇在记入族谱后,三年内必须为顾家增添一子半女,否则会被逐出家门,换言之,若沈轻轻在今年除夕入了族谱而未能在三年内生小孩的话,他们将被迫离婚

    以她目前的身体状况,怀孕生子的概率几乎为零,他,又怎敢去冒这个险?

    他宁愿她什么都不知道,开开心心、单单纯纯永远当他顾祁森的妻子,也不希望她的名字只是短暂的出现在族谱上,然后,与他从此分离一生

    或许,他是自私了点,但对比起失去她,他再自私一些又何妨?

    思及此,顾祁森眼底迅速掠过一缕无奈的暗芒。

    长辈们都是喜欢儿孙满堂的,顾长谦当然也不例外,所以,在听到自家孙儿居然短期内不想生小孩时,他原本就阴沉的脸色立马变得更加冷厉:“你今年28岁了,还以为很小?”

    顾祁森深呼吸一下:“是不小!但我没信心当一个好爸爸,至于原因,您应该清楚!”

    他如此直白地控诉顾正弘当年抛妻弃子的行为,身为知情人的顾长谦,又如何能不清楚?

    “哎,你”

    他重重叹一口气,突然间,竟噎得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两人谁都没有再继续开口,周遭的空气压抑得差点停止流动。

    大约过了两分钟,顾长谦才语重心长说:“现在距离除夕还有点时间,你再考虑考虑看看吧!总不能因为你没做好当爸爸的准备,就让轻轻这么委屈!你要知道,不被记入族谱,对一个女人的伤害有多大!”

    “”

    顾祁森半眯着长眸,没有出声。

    等不到他答话,顾长谦不禁摇摇头:“也罢也罢,我老了,管不到你那么多。不过你要切记,五年内她的名字不录入族谱的话,将永远不被顾氏承认,你,自己好自为之!”

    “谢谢爷爷!”

    顾祁森朝他点点头,由衷感谢。

    从书房出来,时间已经不早,顾祁森也没心情在这呆下去,直接将沈轻轻带走了。

    上车后,他安静地开着车,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

    察觉到他心情不好,沈轻轻眸光闪了闪,趁着等红绿灯的空档,她忍不住关心问他:“老公,你怎么了?”

    “没事!”

    顾祁森淡淡应了一声,随后假装轻松笑了笑,“我是想东西想得比较入神。”

    “喔,你想什么啊?”

    见他嘴角漾开一抹笑,沈轻轻心底的担忧总算稍稍消散一些。

    “想你!”

    男人讲起情话信手拈来。

    “哈——”

    沈轻轻被他逗笑,撅着小嘴继续说,“我就在你旁边,你肯定是撒谎了,哼哼!”

    “是么?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我撒谎了,嗯?”

    顾祁森索性倾身过来,双手捧起她的小脸。

    昏黄的车灯照耀在她那精致动人的五官上,女孩骨碌碌的眸子如同繁星那般,美得令人移不开眼。

    他心头一动,指腹轻轻摩挲了一下她粉嫩的脸颊,然后,俊脸缓缓朝她逼近。

    知道他这是想吻自己,沈轻轻并没有躲开,相反,她心里益发期待,小心脏在顷刻间,扑通扑通直跳起来,像是激动得要蹦出嗓子眼似的。

    渐渐的,他贴上她的额头。

    两人的距离,近得分不清彼此的呼吸。

    她下意识眨了眨卷翘的睫毛,下一秒,他的唇就落下来。

    他轻轻啄了啄她粉嘟嘟的小嘴,接着温柔地在她柔软的唇瓣上辗转,像是享受着世间最美味的果冻那般,许久许久都舍不得松开。

    车厢内的温度渐渐攀升,他与她呼吸交融,空气中,尽是甜甜的味道。

    吻得难舍难分之际,后边传来刺耳的鸣笛声,将所有的旖旎打破。

    沈轻轻猛地推开他,意识到他们这是在大马路上,而且接个吻还阻碍了交通,一张小脸不由得红成一团。

    “呵”

    欣赏着她娇羞的媚态,顾祁森心情大好轻笑出声,却是惹来沈轻轻恼羞成怒一阵捶打:“还不快开车,好丢人喔呜!”

    她说完,赶忙低下头,双手郁闷捂脸。

    “好,咱们回家再亲,那就不丢人了!”

    顾祁森忍不住揶揄她。

    “你还说你还说!”

    沈轻轻霍地抬起头,咬牙切齿。

    顾祁森伸手过来,像摸小狗一样揉着她的头发,一边启动油门。

    车子瞬间如迅猛豹子,在公路上疾驰起来。

    45分钟过后,银灰色的帕加尼,终于抵达顾氏医院。

    将车子熄火,两人拎着大包小包的儿童玩具和零食,边说边笑往vip病房走去。

    此时已经是晚上10点半,闪闪和亮亮早在护工的照顾下安然入睡。

    为避免吵醒他们,顾祁森与沈轻轻小心翼翼将那些袋子放在病床边的柜子上,然后,默契地放轻脚步,走进套房的另一个房间。

    关上门,沈轻轻正准备拿衣服去浴室洗澡,谁知,男人却直接将她压在墙上,薄唇压下来,又是一记缠绵的热吻。

    沈轻轻嘤咛一声,双手条件反射般勾住他的脖子,小脸仰起,配合着他的吻。

    男人的吻来势汹汹,霸道得像是要将她揉进身体里那般,沈轻轻有些招架不住,难受地闷哼一句。

    许是感受到她的痛苦,顾祁森这才恋恋不舍松开她的唇。

    他高大的身子抵着她,英俊的眉眼溢满无限柔情:“宝贝,你信我吗?”

    “嗯?”

    沈轻轻被他吻得昏昏沉沉,一时间竟反应不过来,只能睁着如水的杏眸,直勾勾地看着他。

    她望着他的这一眼,千娇百媚,差一点点令人沉、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