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9 老婆,你这么热情,你外婆知道吗?
    顾祁森原本想好好跟她谈谈心的,岂料,被她这不经意的眼神撩得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此时此刻,他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让他狠狠地疼爱她,哪还顾得上跟她聊天?

    于是,男人立马又低头含住她红润亮泽的小嘴,大手则是不规矩地爬进她的毛衣里

    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沈轻轻并没有拒绝,也不想去拒绝,在这个美好的时刻,她与他一样,只想好好地爱对方,狠狠地爱、狠爱

    这一晚,他们彼此给了对方最极致的体验,一次又一次,共赴幸福的海洋。

    纵—yu过度的结果,便是第二天,两人同时起晚了。

    是闪闪跑过来敲门,沈轻轻才醒了过来。

    她挪了挪累得快要散架的身子骨,伸手戳了戳顾祁森的肩膀,声音嘶哑带着些许小性感:“老公,快吃床穿衣服,闪闪在外面叫我们了。”

    “嗯,好!”

    顾祁森迷迷糊糊应一声,接着,缓缓掀开沉重的眼皮。

    女孩白皙的脸蛋渐渐在视线中清晰,他好看的眸子里不自觉溢过一抹光彩:“早安,老婆!”

    “早安啦,老公!”

    沈轻轻也回以他一记甜甜的笑容。

    夫妻俩在被窝里相视而笑。

    “老公,有点冷,你先下床,帮我把衣服拿来!”

    沈轻轻裹着被子,眼神示意顾祁森干活。

    “好!”

    顾祁森微微勾唇,十分配合掀开被子下床。

    他迅速穿好衣服,走到衣柜前,拉开衣柜帮沈轻轻拿了bra和保暖的打底衣服,外加一条毛衣裙。

    看着他动作娴熟为自己搭配衣服,沈轻轻心尖顿时变得暖暖的。

    这世间,有什么比睡了男神,然后男神还体贴地帮你打点一切,来得幸福呢?

    她此生别无所求,有顾祁森一人便足矣!

    想到这儿,沈轻轻不由得眨了眨卷翘的睫毛,眼角眉梢间,尽是化不开的浓浓眷恋。

    “流口水了!”

    男人促狭的声音响起,打断沈轻轻的思绪,她“啊”一声,下意识伸手去摸嘴角,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被骗了,不禁剜他一眼,撅着小嘴说:“讨厌,你就是以欺负我为乐,是吧?”

    “说对了!欺负你让我很快乐!”

    男人拿着她的衣服走过来,高大的身子落在床沿边,右手在她脸上掐一把:“起床,老公帮你穿衣服,快点。”

    “不要,我自己来就好!”

    沈轻轻将他的右手从自己脸上拉开,见他左手拿着她黑色的bra,她小脸禁不住微微泛红,语气也不免泛上几分娇羞:“那个拿给我啦。”

    “哪个?”

    顾祁森故意逗她。

    沈轻轻无语:“你的左手拿着那个!”

    “呵”

    他轻笑,索性把她整个人连同被子一起抱到怀里。

    “喂你——”

    “别动!”

    沈轻轻想挣扎,他的大手已迅速钻进被窝中,精准地托住她的柔软

    “你别乱摸”

    沈轻轻微微喘着气。

    “我很正经地摸!”

    顾祁森神色认真,手也没停。

    吃尽豆腐,又折腾了老半天之后,顾祁森总算帮她把衣服穿完。

    “还是夏天好,怎么都方便!”

    他幽幽感叹一句。

    沈轻轻一记冷光射过来:“滚!”

    “刚穿好又滚?”

    顾祁森抿唇一笑,“老婆,你这么热情,你外婆知道吗?”

    “老公,你这么流氓,你的员工知道吗,嗯?”

    沈轻轻不甘示弱回他。

    “员工不知道没关系,我老婆清楚就好!”

    沉浸在甜蜜两人世界中的小夫妻,压根忘记门外还有个闪闪在等着,直到沈轻轻想起他来,已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

    哇呜,若被堂姐知道她这般忽视她家闪闪宝贝,约莫得杀过来狠狠揍她一顿吧?

    嘤嘤嘤!

    ——————

    在医院陪沈轻轻和闪闪、亮亮吃完早餐后,顾祁森先送沈轻轻去ak上班,然后才回顾氏集团。

    进办公室,打开电脑,刚坐在大班椅上,秦瑄就抱着一堆文件走进来。

    “boss,这些是紧急的文件,今天上午需要签批!”

    秦瑄一边说,一边将其中一叠资料放在紧急签署的架子里。

    “这些是各大品牌2017年的行事历!”

    “这些是”

    他站在大班桌前,有条不紊地将文件一一归类放好,然后,手中只剩两份装订得很漂亮的小册子。

    “boss,这是您吩咐我整理的春节假期旅游路线,一份是欧洲各国的,另一份是亚洲其他国家,您有时间就请过目。”

    话落,他正想将小册子放在一旁,却听顾祁森说:“给我吧。”

    “是!”

    秦瑄不敢怠慢,赶忙将册子递过去。

    顾祁森先拿起欧洲的旅游路线翻了翻,翻来翻去都找不到满意的城市,他蹙蹙眉,又拿起另一本亚洲的小册子,亦是没有想去的。

    他将两本小册子扔一边,抬手捏捏眉心,说:“这些太没特色了!”

    “要不,boss您带少夫人去毛里求斯?据说那儿以清澈的碧蓝海水和无尽的白色沙滩而著名,还有天堂的故乡之称!”

    秦瑄忍不住提议道。

    顾祁森沉思片刻,接着抬眸看他:“今天之内把相关资料给我!”

    “好的,没问题!”

    秦瑄欣然答应。

    接下来,他又跟顾祁森汇报最近集团事务的相关情况,在办公室里呆了半个小时才离开。

    秦瑄刚走,秦浩的电话就打进来。

    “boss,您让属下查的少夫人那张30万的支票,我们在xx银行找到原件,可惜那个账户在这笔款取出来的第二天就被销毁,银行系统出故障,无法查出有关记录,所以”

    秦浩讲到这,微微顿了一小会,又说,“这应该是f组织的手笔!”

    “哼,他们还真是煞费苦心!”

    顾祁森冷冷勾唇,眼底霎时窜过一缕阴郁的暗光。

    “接下来,我们会提取支票上的指纹,通过数据库比对,看能不能找到当年经手之人。”

    秦浩提出自己的想法,等了几秒,见顾祁森没应声,他又继续往下讲,“虽然不一定有用,但属下认为,总要试一试的。”

    “嗯,去吧!”

    顾祁森点点头,同意了他的提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