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0 分分钟秒杀你老公!
    沈轻轻回到公司,便投入在忙碌的工作中。

    年关降至,她们部门好几个员工提前请假回老家过年,所以,为了保证工作质量与效率,她干脆将她们负责的方案给揽到自己身上。

    林优知道后,不禁无语,立即打电话给她:“拜托,你是总监耶,麻烦你有点总监的样子好吗?”

    “总监是什么样子?”

    沈轻轻一边抓着话筒,一边点击着鼠标,唇角漾起一抹浅浅的笑。

    “总监嘛”

    林优顿了一下,似乎也说不上来,最后索性摇头,“反正就不是你这样!应该抓管理抓人员,不要将时间花在方案上,方案让策划组的人去做就好。”

    “没事啦,反正我能应付得来。”

    知道她是为自己好,沈轻轻嘴角的笑意更深,“对了优姐,过年去哪玩?”

    “过年啊,和佑辰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去b市!”

    “喔。”

    沈轻轻了然应一声,看样子,今年过年爷爷也挺孤单的,子孙只有顾冉冉陪他。

    心头突然间变得闷闷的,有些提不起劲。

    林优并不知道沈轻轻的心思,见她提及过年的假期,她也不由得八卦探问:“你呢?”

    “我啊,顾祁森说要出国去玩,目前还不知道去哪呢。我晚上问他!”

    沈轻轻如实道。

    林优闻言,立马热情地给她推荐,“去m国吧?”

    “m国?为什么要去那?”

    沈轻轻一脸好奇问。

    她对m国的认知只停留在东方珏和东方瑾,还有顾祁森的堂舅舅乔志安副总统这三个人身上,至于国家环境、经济实力等等等的,一概不知。

    “m国经济发达啊,城市又干净卫生,超漂亮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去m国首都的市政厅,嘿嘿,每逢周一还能见到总统先生在国民面前演讲喔。”

    “呵呵,见到总统先生那么高兴啊?没想到优姐也是迷妹!”

    沈轻轻笑着打趣。

    “哎呀,迷妹就迷妹吧,你都不知道,m国新任总统好帅啊,帅破天际了有木有?他被誉为这20年来全世界最帅的一任总统呢。”

    提起帅哥,林优便来了劲,惹得沈轻轻不自觉也眉眼弯弯,“我都没注意过他长什么样?而且再帅也是四五十岁的老男人了,哪比得上我家老公!”

    “切!”

    林优不服气翻翻白眼,“老男人也有老男人的魅力,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发他的照片,尼玛,分分钟秒杀你老公!”

    “哼,不服来战!”

    沈轻轻撅着小嘴,一点都不将林优的话放心上。

    挂掉电话后,手机紧跟着滴滴响了两声。

    她拿起手机一看,果真是林优发来的微信。

    这一次,她发来两张图片。

    第一张是总统竞选时,东方瑾一袭银灰色的西装站在台上,气质高贵无以伦比。

    第二张则是举办亲民活动时,媒体对他的抓拍,将他的亲和力诠释得淋漓尽致。

    看着东方瑾俊朗的面容,沈轻轻下意识眨眨眼,心底迅速窜过一抹异样的情愫。

    奇怪,她明明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总统先生,怎么会觉得他特别熟悉呢?他的五官、他的眉眼,像是在哪见过一样

    她抿唇仔细想了想,都想不出自己在哪里见过他,干脆退出与林优的聊天界面,啥也不想。

    既然打开微信的app,她抽空瞄了一眼朋友圈,给几个熟人纷纷点了赞之后,又重新回到好友界面。

    这时,范迎萱给她发来一条语音。

    沈轻轻点开,将手机拿到耳边,就听到她清甜的嗓音夹带着几丝笑意响起:“轻轻,关于dg寻找最美笑容的推广大使合同签约一事,我已经让公司的法务部拟好合同了,下午应该会有人送过去给你看看。”

    嗯哼,这还真是个好消息!

    沈轻轻心情愉悦,也跟着用语音回答:“谢谢你啦,迎萱,真希望这次合作能成功喔!”

    此时此刻,范迎萱正站在家里二楼的走廊,跟沈轻轻发微信。

    听到沈轻轻的声音,她勾勾唇,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认真地打下“放心,一定会的!”这一行字,然后按下了发送键。

    退出微信界面,范迎萱抬手捋了捋额前的碎发,身后便传来一抹带着嘲讽的女音——

    “为了跟沈轻轻攀上关系,你还真是不死心呐!啧啧啧,范迎萱,你简直就是心机婊中的战斗机嘛。”

    “呵”

    范迎萱冷冷一笑,循声转过头,就见蒋昀儿双手环胸,踩着恨天高哐哐哐,盛气凌人走到她面前。

    她向来自命不凡,喜欢高人一等的感觉,所以哪怕在家里,依然喜欢穿高跟鞋。

    范迎萱干脆将她当空气,越过她,径自往楼梯口走。

    “怎么,被我说中了心事?怕了?”

    “”

    “喂,你给我站住!”

    蒋昀儿赶紧追上去,伸手用力拽住她的手臂。

    胳膊给她抓得生疼,范迎萱眉头微微蹙起,语带警告:“放手!”

    “我就是不放,你能怎么着?”

    “好狗不挡路!”

    “你”

    蒋昀儿气不过,贝齿紧咬,当即就扬起右手,一个巴掌狠狠朝范迎萱的脸上打过去。

    范迎萱当然不可能乖乖就范,直接伸手去挡。

    蒋昀儿虽然人长得比范迎萱高,但她向来娇滴滴的,手无缚鸡之力,哪可能是经常练习游泳、运动、跳舞、跆拳道等等技能的范迎萱的对手?

    因此,不一会儿的功夫,她双手就被范迎萱反剪到身后死死扣住。

    “你你这下贱的丫头,放开我!”

    蒋昀儿涨红着脸,恨不得将她撕开一层皮。

    范迎萱却是浅浅一笑,滴溜溜的眸子蕴满愉悦的光亮:“我就是不放,你能怎么着?”

    “你”

    死丫头,竟敢学她!

    蒋昀儿气得肺疼,想起她还有把柄在自己身上,于是,不禁恶狠狠威胁道:“你可不要忘记,你跟老男人开房的证据,我还有一份——啊”

    胳膊猛然一阵抽疼,让她条件反射般尖叫出声。

    呜呜,脱臼了!

    范迎萱这才面无表情松开她,拍拍自己袖子的灰尘,头也不回下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