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2 家有一醋坛子老公
    “去m国?为什么?”

    一听到“去m国”这三个字,顾祁森脑海中倏地掠过东方珏那张英俊绝伦的脸,心头霎时泛上一抹危机感。

    虽说他现在敢保证自家宝贝儿爱的人是自己,但他又不是傻瓜,怎么可能看不出,她对东方珏有多特别,有多信任?

    他相信,她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东方珏的位置存在的

    “优姐说m国很多好玩的景点,城市又干净发达,所以我想去看看嘛。”

    沈轻轻笑眯眯说。

    顾祁森一边启动车子,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弧度,酸溜溜说:“我看不尽然吧!”

    “啊?什么意思?”

    未料到他会是这种反应,沈轻轻顿时有些懵。

    顾祁森索性将心里话说出来:“你敢说,你不是因为想去看东方珏?”

    “啊?这关东方珏什么事?”

    沈轻轻翻翻白眼,瞬间无语。

    她郁闷地咬咬唇,又听他凉凉开口说:“不关他的事吗?世界上那么多个国家不去,非要赶着去m国?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借机去看他?”

    “你”

    沈轻轻被他噎得说不出话。

    这男人的脑回路啊,真不敢苟同!

    敢情有东方珏在的国家,她还不能去了?

    越想越生气,气得她很想抡起拳头打他,若不是顾及到开车安全,她发誓,自己一定会这么做!

    顾祁森亦是板着脸,冷冷撂下一句话:“反正,全世界都可以去,就m国不可以!”

    “为什么?就因为东方珏?”

    “你可以这么认为!”

    “你”

    沈轻轻气得咬牙切齿,干脆跟他对着干,“你不去,我自己去!”

    “行,你有本事,你就去!”

    顾祁森双手握紧方向盘,因她的不听话而气得额头青筋迸发。

    可恶的女人,竟为一个东方珏跟他吵架?

    what?

    这还有没天理了?!

    男人吃起干醋来,就跟女人一样不可理喻,也没有理智可言。

    尽管顾祁森深知这两人其实没什么不干不净的关系,可自家老婆对东方珏那么热衷,换做谁,谁心里都无法平衡,因此,在这个节骨眼,他说什么都不愿哄她,不愿顺着她。

    夫妻俩的矛盾,就这么莫名其妙开始了。

    回医院的一路上,两人谁都没有再开口说一句话。

    车子抵达目的地,顾祁森刚将车子熄火,沈轻轻便迅速解开安全带。

    推开车门,她看都不看顾祁森一眼就下车,然后,头也不回往前走了。

    顾祁森原本想快步追上去的,可转念一想,她居然为了去m国不惜跟自己生气,简直太过离谱,他绝对不能惯着她,绝对不能!

    于是,他只好硬生生将那股想哄她的冲动压下。

    沈轻轻气呼呼走了一小段路,发现顾祁森没有跟上来,不由得更加生气!

    混蛋、王八蛋、大坏蛋

    她一边走,一边将顾祁森从头到脚骂了个遍,越骂,越觉得自己无比委屈。

    呜呜,她不就是想去m国看看,不就是刚好那儿是东方珏所在的国家吗,他至于说得那么难听么?

    同在一个城市都不一定会有遇见的机会,更何况还是那么大的一个国家?

    嘤嘤嘤,小气鬼!

    你不让我去m国,我偏要去,哼,我偏要去找东方珏气死你!

    哼哼哼

    “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

    正当她默默骂着顾祁森时,放在包里的手机突然震了震,响起悦耳的铃声。

    沈轻轻微微顿住脚步,拉开包包的拉链,将手机拿出来。

    打电话给她的,竟是东方珏。

    看着手机屏幕显示着“东方珏”这三个字时,沈轻轻不禁摇摇头,无奈勾唇一笑。

    这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么?

    站在原地愣了一小会,在铃声停止前,沈轻轻终于按下了接听键,随后,把手机贴在耳朵旁,微微一笑:“哈喽,找我什么事?”

    “下周五就是中国的传统节日除夕,我听说,这一天顾氏的女眷需要去祭祖,你是不是也一样?”

    东方珏低沉的声音缓缓透过电波传来,蕴满关心。

    没想到他消息竟那么灵通,沈轻轻诧异眨眨卷翘的睫毛,咽咽口水如实回答:“我原本也以为必须去,但顾祁森说要带我去度蜜月,所以我们应该会在除夕前一天出国吧。”

    “喔?打算去哪玩?”

    东方珏半眯着长眸,敛去眼底那抹疑惑。

    “还没计划好呢。”

    沈轻轻握紧手机,故作轻松说。

    她当然不会傻乎乎告诉他,他们夫妻正为他这个不相干的第三人闹矛盾呢,哎!

    家有一醋坛子老公,感觉吃饺子都可以省好多钱了!

    “去夏威夷怎样?”

    东方珏热心提议。

    “为什么去夏威夷?”

    “夏威夷的冬天,气温很好,平均26度左右,几乎每天都可以下水游泳。”

    “是吗?可我怎么感觉好像还有其他原因呢?”

    直觉告诉自己,他的理由不会那么简单。

    果真,下一秒就听到东方珏一本正经说:“因为我和赫连律正打算去!”

    沈轻轻:“”

    结束与东方珏的通话,沈轻轻特地在原地等了好几分钟,都没见到顾祁森的身影。

    这家伙,该不会当真跟她生气,然后离开了吧?

    这个认知,让她的心蓦然一沉。

    拿起手机想给他打电话,可到底,她还是忍住了!

    哼,冷战就冷战呗,谁怕谁?

    顾祁森将车开到z会所。

    他有一段时间没来这边了,以至于正在包厢里happy的三兄弟,见到他出现跟见到鬼一样,纷纷瞪大眼。

    “稀客啊老三,竟然会肯撇下老婆来陪我们这群单身汉?”

    蒋京修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似笑非笑打趣他。

    顾祁森冷着脸不发一言,大步流星走过去,拿起一罐啤酒打开,就往嘴里灌。

    宫天祺见状,立马贱贱地凑上来,俊脸尽是浓浓的八卦:“三哥,跟三嫂吵架了?”

    “闭嘴!”

    被他一语猜中,顾祁森心下恼怒,一记冷眼倏地瞪过去。

    岂料,宫天祺竟毫无兄弟之爱,捧腹大笑起来:“啊哈哈哈,还真吵架了啊?神了喔,你们居然会吵架?大哥、二哥,一百万的支票快点交出来,小爷我又小赚一笔了!”

    话落,他伸出双手,直接跟坐在沙发另一边的崔拓和蒋京修要钱。

    顾祁森这才知道死小子居然又拿他打赌,倏地将手中的啤酒软罐用力捏扁,扔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