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4 想弄死她的心都有了
    沈轻轻那么毫无预警地挂掉电话,顾祁森不死心,按下重拨键,可惜迎接他的,却是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死丫头,来真的?

    顾祁森拧着眉,深吸一口气。

    他立马从通讯录里找到秦瑄的号码,即刻给他拨过去。

    电话接通后,未等秦瑄出声,顾祁森便冷冷命令道:“三分钟内,把沈轻轻的下落给我找出来!”

    他撂下这句话,压根不给秦瑄一丝反应的机会,直接就将通话切断了。

    秦瑄握着手机,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天,三分钟让他把少夫人找出来,当他是神么呜!不过,这小两口是闹矛盾了吗?天下奇闻哇!

    秦瑄心里忍不住yy着,但也不敢耽搁,很快就执行命令去了。

    顾祁森沉着脸将手机放在吧台上,心神不宁在屋里来回踱步。

    大约过了三十秒,他实在等不下去,索性拿起手机,匆匆走向玄关处。

    锁上门,疾步来到电梯间。

    许是心底太焦虑了,等电梯的每一秒之于他而言,全是那么煎熬。

    终于,电梯抵达他所在的楼层,“叮”一声门打开。

    顾祁森眉头蹙起正想进去,岂料,就见一抹熟悉的身影从里边走出来。

    顾祁森脚步顿住,深邃的眸子倏地眯起,潋滟一抹危险的弧度。

    然而,某人却像是丝毫察觉,笑意盎然蹦跶到他面前,小手晃着他的胳膊,笑嘻嘻说:“哟吼,我的顾总大人,你是想出去找我吗?”

    不可否认,在见到她的这一刻,顾祁森不安的一颗心,总算悄悄放下,可转念一想,她竟敢跟他乱开这种玩笑,他眼底的温度霎时间冷了下去。

    于是,他干脆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在电梯门关上之前,扯开她的手,大步流星跨了进去。

    “顾祁森?”

    沈轻轻顿时慌了,急急忙忙想追上去,可到底还是晚了一步,电梯门就这么无情地关上了。惨了惨了,玩笑可开大了!

    沈轻轻懊恼地咬着唇瓣,赶紧按了按电梯往下的按键。

    说来也是巧,恰好另一部电梯就停在这层。

    慌乱进电梯后,沈轻轻抬头,紧张地盯着电梯屏幕上逐渐往下降的数字,心里不停地祈祷着,顾祁森那边慢一点,再慢一点!

    幸运的是,老天似乎听到她的祷告,她这边的电梯门刚打开,便看到顾祁森正往大厅出口走去,两人的距离不到五米。

    呼——

    沈轻轻松一口气,牙齿一咬,拔腿追上。

    “老公——”

    “老公,等等我嘛!”

    “老公——”

    她连续喊了几声老公,可男人依旧置若罔闻,更甚至还故意加快了脚步。

    沈轻轻不气馁,小短腿跟在他后边跑,一边跑一边喊,一直到出了公寓大门,穿过小区花园来到停车场,她才将顾祁森给追到。

    男人拉开车门,还没来得及上车,她赶紧在后边抱住他的腰,小脸贴在他背后蹭了蹭,微微喘着气说:“老公老公,我不该跟你开玩笑的,你别生气嘛,嗯?”

    顾祁森后背微微一僵,抿着唇,却是没有说话。

    “老公,我好饿,我还没吃晚饭呢。”

    见他沉默,沈轻轻又继续说。

    她确实是没有吃饭,下班后他那么抛下自己离开,她在医院里哪来的心情吃饭,哎!

    顾祁森原本还在生闷气,结果一听到她都这个点了,居然还饿着肚子,终于禁不住叹一口气,心,在这一瞬间,柔成一滩水。

    大手将她的小手抓在掌心中,从他的腰上扯开,他缓缓转身,抬手在她头顶上揉了揉,没好气训斥:“你是傻瓜吗?把肠胃饿坏了怎么办?”

    “我”

    沈轻轻扁扁嘴,莫名有些小委屈,“谁让你那么过分跑掉的?”

    “”

    男人默,敢情还是他不对了?

    算了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何况,这个小人儿还是自己的心肝?

    想到这儿,顾祁森轻而易举就释怀了。

    “那你现在想吃什么?老公陪你?”

    他低着头跟她说话,眼里的柔情浓得化不开。

    沈轻轻下意识抬眸望向他,却不小心被他如深潭般迷人的瞳仁吸住了目光。

    夜幕中,他的眼睛灿烂星河,亮得让她再也不舍得将视线移开。

    她看顾祁森的同时,他也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她。

    彼此的眼神在半空交融,空气中,渐渐弥漫着一股甜蜜的味道。

    橙黄的路灯,斜斜照在两人身上,将他们的身影拉长,怎么看都是无比地温馨浪漫。

    他们就这样面对面站着,谁都不舍得开口打破这份难得的宁静与美好,一直到顾祁森口袋的手机响起,他才依依不舍低头去拿手机。

    电话是秦瑄打来的。

    知道他是来跟自己汇报沈轻轻的行踪,顾祁森按下接听键,未等他开口便沉声道:“人不用找了,辛苦你了。”

    话落,他又快速挂了电话。

    “”

    电波另一头的秦瑄彻底风中凌乱!

    顾祁森将手机重新放回口袋,这时,就听沈轻轻说:“老公,你给我买了提拉米苏吗?今晚我吃那个就好啦。”

    “你怎么知道?”

    顾祁森将车门重新关上,后背抵着车子,顺手圈住她的腰,与她面对面。

    沈轻轻调皮眨眨眼,如实回答:“因为我一直在花园散步啊,然后看到你停车,下车还提着一个蛋糕盒,肯定是给我买的。”

    “呵”

    顾祁森轻笑一声,宠溺地刮刮她的俏鼻,“所以你刚刚是一路跟在我后边?”

    “嗯啊,原本想叫你的,但后来想了想,觉得你那么可恶给我甩脸色,哼,本姑娘才不理你咧。”

    讲到这,沈轻轻突然伸手用力在他脸上捏一把,气鼓鼓说,“老实交代,你连衣服都换了,去哪鬼混了?”

    “当然是跟别的女人睡了!”

    顾祁森故意逗她。

    沈轻轻闻声扑哧一笑:“是么?是哪个女的呀,把她带来,我保证,一定会当个好姐姐!”

    “这么大方?”

    顾祁森勾勾唇,忍俊不禁。

    “当然!”

    沈轻轻点点头,“不过——”

    “嗯?”

    “你睡女人,我就去睡男人,这样素不素很公平呢,老公?”

    她笑得眉眼弯弯。

    “”

    顾祁森剑眉一挑,想弄死她的心都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