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6 总统先生的邀请
    “嗯,我知道,看过报道!”

    沈轻轻小小声对他说,视线却是情不自禁再次落在东方瑾身上。

    见赫连律也跟他交头接耳,两个人看起来亦是十分熟稔,沈轻轻蹙蹙眉,暗地里猜测他们的关系。

    但很快,她就恍然大悟。

    呵呵,怪不得她觉得东方瑾眼熟呢,他五官的轮廓,与赫连律竟有五成像。

    天,他们有血缘关系吗?

    这个认知,让沈轻轻倏地瞪大眼,立马拉了拉顾祁森的袖子,悄悄问他:“老公,你说赫连律会不会是东方瑾的私生子?长得好像哇!”

    顾祁森失笑:“不是!东方瑾是赫连律的亲舅舅。”

    “啊?”

    沈轻轻更诧异了,“这么说,东方珏和赫连律是表兄弟?”

    “嗯,赫连律的母亲是东方瑾的亲妹妹。”

    顾祁森点点头,他也是前段时间让人去查才知道这个消息。

    “原来如此!”

    沈轻轻眼底划过一缕了然,“这也就解释得通,为何赫连律那么听东方珏的话了。”

    “嗯!”

    顾祁森颔首,没有反驳她。

    不想在此地多加逗留,他下意识揽紧沈轻轻的腰肢,正打算搂着她离开,谁知,东方珏在这个时候突然转身,朝他们走来。

    东方瑾和赫连律还有保镖们,则是从出口阔步离开了。

    很快地,东方珏就来到两人面前。

    只见他眯着深眸在沈轻轻脸上瞥一眼,然后看向顾祁森:“晚上一起吃个饭,如何?”

    “东方总统的意思?”

    顾祁森拧着眉,问。

    “是!”

    东方珏简短回答。

    顾祁森正想出声,沈轻轻却抢先一步道:“老公,既然总统先生邀请你,你就去吧!”

    “那你呢?”

    顾祁森其实很了解她,听她话里的意思,很明显,这丫头不想去。

    果真——

    “我有点累,想在酒店休息就好。”

    坐了那么久的飞机,沈轻轻的确是累了,再者,对方是堂堂一国总统,她觉得压力山大,才不想去吃饭呢。

    所以,有多远当然得躲多远,不过,顾祁森不一样,兴许人家总统找他,是有正事谈。

    东方珏见状,嘴角不禁抽了抽。

    这傻丫头,人家总统先生想见的是她,才不是什么顾祁森

    少根筋的丫头!

    他暗暗思考着该怎样顺利让叔叔与轻轻见面,就听顾祁森说:“我也很累,咱们一起回酒店休息!”

    东方珏:“”

    “这不太好吧?”

    沈轻轻有些迟疑,毕竟,那可是一国总统,他就这样拂了人家面子,会不会结仇呢?

    顾祁森闻言,朝东方珏淡淡出声:“我太太身体不舒服,下次我们一定找时间登门拜访,走了!”

    话落,他不再理会东方珏,将沈轻轻给带走了。

    沈轻轻扭过头朝东方珏挥挥手:“sorry喔,珏哥,下次有空约饭哇!”

    一声“珏哥”,莫名就把东方珏心头那被顾祁森挑起的火气压下去。

    他禁不住莞尔,对她摆了摆手。

    知道他没在生他们的气,沈轻轻这才总算放了心。

    坐车回到酒店,两人刚进套房,顾祁森便一把将沈轻轻压在门板上。

    “啊,喂!”

    她吓一跳,正想伸手去推他,男人略带粗茧的手指就压住她的唇,恶意摩挲着她的唇瓣,下一秒,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带着些许沙哑的质问:“珏哥?叫得那么顺口,嗯?”

    “我唔唔”

    沈轻轻正打算解释,他温热的薄唇就压下来,对着她微张的小嘴一阵狂吻。

    吻够了,咬够了,直到沈轻轻气喘吁吁,无力趴在他胸前,他才好心松开她。

    沈轻轻歇了一会儿,等力气恢复之后,抡拳就往他肩膀砸,一边砸一边骂:“魂淡,干嘛突然间搞袭击,还那么狠,一点都不温柔?”

    她娇滴滴控诉着他的罪行,润泽的唇瓣一张一合,落在男人眼底,显得无比的诱人。

    顾祁森性感的喉结滚了滚,眼神陡然变沉。

    沈轻轻见他迟迟不出声,没好气又捶他一记,鼓着腮帮子说:“让开,我要换衣服去海滩了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男人霸道的唇舌又再次凶狠地覆上来,这一次,吻到天荒地老

    ————

    另一边。

    赫连律护送东方瑾上了林肯轿车,两人刚坐好聊了几句,东方珏就出现了。

    车子启动,往他们下榻的七星级酒店开去。

    “怎样?答应了吗?”

    东方瑾将鸭舌帽摘下,精锐的眸子有一抹期待飞速掠过。

    “拒绝了!”

    东方珏如实开口。

    东方瑾蹙着眉,还未出声,赫连律已气愤嚷嚷:“有没有搞错?顾祁森真当自己是天王老子?连舅舅的面子都不给?”

    这辈子,赫连律只服两个人,一个是舅舅东方瑾,另一个则是他表哥东方珏。

    而如今,这两人去请顾祁森,他居然敢拒绝?

    我靠!

    “行了,你都25岁了,遇事还这么沉不住气,跟谁学的?”

    东方瑾板着脸瞪他,赫连律见状,立刻噤声,乖得像只小绵羊。

    “他——”

    赫连律伸手指了指东方珏。

    东方珏摇头,真不想跟他一般见识。

    东方瑾看了东方珏一眼,接着语重心长对赫连律说:“你是应该跟他学一学如何做到沉着冷静,赫连家还指着你发扬光大。“

    赫连律摊摊手,压根不买账:“舅舅,您何必提这些扫兴的事呢?将赫连家发扬光大,那可是一号的事,不是我!”

    “一号跟你不都是同个人?”

    东方珏在一旁冷声反问。

    “这个——”

    赫连律刚想应声,东方瑾却顺着东方珏的话讲下去:“你霸占着人家的身体,就应该尽责任,别整天冲动行事喊打喊杀,若不是有一号和珏儿帮你收拾残局,你以为,你这样的性子,还能安然无恙活到现在?”

    “行了行了,赶明儿我把人家还给一号!”

    赫连律摸摸鼻子,不情不愿道。

    东方瑾与东方珏相互交换一个眼色,彼此都没有再开口。

    车厢内一片静寂,大约过了几分钟,东方瑾才打破这宁静的气氛。

    “顾祁森为何不让轻轻祭祖,原因你查出来了吗?”

    他问东方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