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8 窥视别人妻子,这是病,得治!
    接下来的几天里,东方珏总会时不时与一些美女偶遇,聪明如他,一下子就猜到这事与顾祁森有关,于是,索性一个电话打过来。

    “聪明!”

    面对着他的质问,顾祁森勾勾唇,毫不吝啬称赞。

    东方珏黑着一张俊脸:“所以,你是认为本少有美女环绕,就没空找轻轻了?”

    “呵!”

    顾祁森冷笑一声,笑意却不达眼底,“窥视别人妻子,这是病,得治!”

    东方珏亦是冷冷将他一军:“那你可得失望了,本少已经病入盲膏,不想医治!”

    因他的话,顾祁森嘴角的笑意霎时间冻结,眸光泛出一缕阴郁:“你就算把全天下送给轻轻,她也不会爱你!给我适可而止!”

    “是么?那尽管试试!”

    东方珏说完,未等顾祁森回话,立即挂掉电话。

    听着电波中“嘟嘟嘟”的声音,顾祁森捏紧手机,眼角眉梢间尽是慑人的冷意。

    “叩叩叩——”

    办公室外传来敲门声,顾祁森倏地收起脸上的阴婺,清清嗓子说,“进来!”

    门被推开,沈轻轻踩着轻盈的步伐款款而至。

    “老公——”

    看到她,顾祁森紧绷的俊脸总算有了一丝缓和,“你怎么来了?”

    他一边说,一边迈开长腿朝她走去。

    沈轻轻撅着小嘴娇嗔:“瞧你这样子,好像不喜欢看到我喔。”

    “哪能?不喜欢看到你,怎么还这么热情过来迎接你,嗯?”

    顾祁森讲这话时已经走到她旁边,将她一把圈住,托着她的臀把她给抱起来。

    沈轻轻条件反射般勾住他的脖子,嘴角微微弯起:“嗯哼,这还差不多。”

    “不过,你下午不用上班?”

    顾祁森抱着她往沙发走,关心问道。

    “我去了一趟迎萱的公司,跟她和郁姐谈接下来的合作事宜。刚好路过这边,就顺便来看看你咯。”

    沈轻轻解释,随后又问,“老公,明天周六,我想去看外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顾祁森将她放在沙发上,抬手摸摸她的头,“抱歉,明天得去北京一趟。”

    见他又要出差,沈轻轻不禁鼓起小脸,“要去多久啊?”

    “两天!”

    “喔,那还好一点。”

    两天,尚在她的接受范围内,如果是一个星期,那真的就太久了

    “代我跟外婆问声好!”

    顾祁森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回。

    沈轻轻点点头:“放心,一定会的啦。”

    她说完,禁不住问他,“老公,你去北京干什么?”

    “给老领导祝寿!”

    顾祁森如实回答。

    沈轻轻“喔”一声,心头莫名闷闷的。

    给老领导祝寿,为什么不带她

    她舔了舔唇想问出声,可到底还是硬生生忍住,将到嘴边的话直接咽下。

    顾祁森看穿她的失落,不由得拍拍她的肩膀,沉声解释:“他的性格比较古怪,不是很喜欢我们携带伴侣,所以这么多年来,大家都是只身前往。你别想歪,嗯?”

    一席话,让沈轻轻顿时眉笑眼开:“我才没想歪呢,哼!”

    “真的?你一张小脸刚刚都皱成苦瓜了。”

    男人说着说着,故意伸手去捏她的脸。

    “啊呀讨厌!”

    沈轻轻赶忙把他的魔爪打掉,笑容无比八卦:“崔拓也去吗?”

    她可没忘记,他曾经说过,老领导的孙女许妘笙,跟崔拓有一腿呢。

    “嗯!”

    顾祁森微微颔首,旋即转移话题,“我还有个会议,需要一个小时,你乖乖在这等我下班,嗯?”

    “好啊,没问题。”

    沈轻轻二话不说答应了。

    顾祁森很快就离开,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她一个人。

    在沙发上玩了一会儿手机,沈轻轻觉得有些无聊,索性起身踱步到他的大班椅坐下。

    她顺手拿起放在大班桌上的一本财经工具书,打算翻两页看看,谁知却发现书里夹着一张泛黄的老照片。

    那是一张女人与小孩的合影,女人长得非常漂亮,五官看起来与顾冉冉有七分相似,约莫是顾祁森的妈妈吧?

    至于小孩,当然是顾祁森了。

    他那时候约莫只有四五岁,长得超级精致俊美,完全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小正太模样。

    如果她与顾祁森也能生一个儿子,应该也很帅吧?

    想到这儿,沈轻轻下意识摸了摸平坦的小腹,眸光不自觉泛柔,许久许久都不愿将视线从小正太脸上移开。

    ————

    第二天,沈轻轻帮顾祁森收拾好行李,送他出门后,自己梳洗一番,才拎着包包驱车前往养老院。

    外婆正在花园与一群老太太聊天,沈轻轻甜甜地跟所有人打了个招呼,然后祖孙俩一起离开。回到房间,沈轻轻将给外婆买的营养品放进柜子,看到那里边堆满了各式珍贵的补品,有冬虫夏草、燕窝、海参等等等。

    奇怪,上次过来,她明明没有看到这些东西的,难道是爷爷买的?

    思及此,沈轻轻转过头,眉眼弯弯问:“外婆,这些东东谁买的呀?是爷爷吗?”

    “不是!”

    何思月眸光闪烁一下,未等沈轻轻出声,她又接着补充,“是你妈!”

    “”

    沈轻轻握着柜子门把的手稍稍顿住,嘴角边的笑意也渐渐凝固,“她来看您了?”

    “没有,是她寄过来的。她说这段时间不方便来找我们。”

    “”

    “轻轻?”

    见外孙女拧着眉,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魂不守舍,何思月忍不住柔声唤她一句。

    沈轻轻这才缓缓回神,“喔,那她有说什么时候过来吗?”

    虽然心底对自己那个所谓的妈妈有恨,但沈轻轻亦清楚,这些年,外婆仍是非常想念她,毕竟骨血连心嘛,不是?

    提起这个问题,何思月眼神陡然变得黯淡,她摇摇头,说了一句“不知道”。

    沈轻轻将她的表情看在眼底,心里暗暗叹气。

    关上柜子,她快步走到何思月身边,双手揽住她的肩膀娇声安慰:“没关系的外婆,反正咱们20多年都等过去了,也不在乎多一年半载的,对不对?之前您担心她过得不好,但现在她都给您寄这些珍贵的补品了,由此可见生活质量不用担忧,您就放心吧,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