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1 禁不住开始脸红心跳
    以她的性子,让她瞒着顾祁森,偷偷在保险-套上戳几个洞这种事情,绝对干不来,而在他面前,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方式来达到目的,她更加难以做到了

    哎!

    沈轻轻第n次叹气!

    沈拂晓非常了解沈轻轻这个堂妹,因此,她也不太赞同她欺骗顾祁森。

    她拧着眉头沉思,想了好几分钟都想不到比较好的解决办法,只好拍拍她的肩膀对她说:“要不这样吧,你开诚布公跟顾祁森谈谈?”

    “他这人很固执的,只要是他决定了的事,很难改变!”

    提起这个,沈轻轻亦是无奈。

    沈拂晓闻言,顿觉无语。

    气氛沉默了好几秒,最后,沈拂晓还是坚持劝她:“凡事都是需要沟通的,没试过,怎么就知道他不会改变主意呢,对吧?”

    “可是”

    沈轻轻咬着唇瓣,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就被沈拂晓打断,“你现在无非有三条路!”

    “啊?”

    “第一条,尊重顾祁森的选择,一辈子跟他当一对丁克的夫妻,但你要知道,顾家可不是一般的家族,那是一个十分强大又传统的豪门,你不生小孩,他们的列祖列宗能放过你?”

    “我”

    “第二条,不告诉他,背地里偷偷做些小动作,等他发现你怀孕了,这孩子不要也不行了吧?但这么做的后果,很可能会导致你渐渐失去他的信任,从而一步一步失去他!你确定要这样吗?”

    “我不要!”

    沈轻轻赶忙摇摇头。

    沈拂晓睨她一眼,旋即语重心长道:“所以,我的轻轻小宝贝,你已经没有退路了。你现在只能用你的真诚去感染他、打动他!我相信,如果他真爱你的话,是不可能不期盼拥有一个你和他的爱情结晶的!”

    “好,我知道怎么做了,谢谢姐姐!”

    经沈拂晓这么一说,沈轻轻心头的迷雾总算彻底散开,整个人瞬间轻松了许多。

    自己的麻烦事暂时告一段落,她当然不忘记关心沈拂晓,于是,她很快就将话题转到闪闪和亮亮身上。

    “姐,你真的决定要将他们留在身边,不送回福利院了吗?”

    “嗯!”

    沈拂晓微微颔首,眸光无比坚定,“我不能再逃避,再当一个自私又不合格的妈妈了。亮亮这次生病让我深深意识到自己是有多么地不负责任”

    讲到这,她不由得哽咽起来。

    眼眶有些微湿,她赶忙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角,又继续说,“难不成我能隐瞒一辈子吗?工作也好、名声也罢,怎么可能有我的闪闪和亮亮重要呢?大不了,我就不当检察官,不顾什么政治前途,专心写就好了!”

    “那大伯母那边你怎么打算的?大伯母向来传统又注重门风,如果被她知道,恐怕真的会接受不了!”

    沈轻轻心情沉重开口。

    “我知道。现在能瞒一天是一天吧。”

    沈拂晓的语气有些不确定。

    她特别在乎自己的母亲,所以,如此爆炸性的消息,没有个好契机的话,还真不敢随随便便让她母亲知道

    “既然这样,姐,我会继续帮你保密,不告诉大伯母的。”

    “谢谢你了,轻轻!”

    “客气什么呢?你儿子就是我儿子嘛,嘿嘿!”

    沈轻轻调皮眨眨眼。

    沈拂晓扑哧一笑:“行了,要儿子的话,还不快点去说服你老公?要真说服不了,直接睡服他!”

    沈轻轻:“”

    ——————

    这天,沈轻轻陪沈拂晓母子三人去了动物园,晚上又去逛商场,一直玩到十一点多才开车回家。

    原以为迎接她的会是黑漆漆的一片,岂料,当她将门打开时,却看到整个客厅灯光璀璨,亮得让她的心骤然间暖暖的。

    “老公?”

    知道是顾祁森回来了,沈轻轻嘴角的笑意藏不住,飞快将靴子脱掉后,换上拖鞋,像只快乐的小鸟飞奔进里屋。

    不在客厅,看来,是在书房咯。

    嘻嘻,好开心!

    沈轻轻蹦跶着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走到门口,果真看到门虚掩着,一束橙色的光斜斜射出来,令人感到满满的温馨。

    她偷偷往里边瞄一眼,恰好看到男人挺直背脊坐在书桌前,神色专注盯着电脑屏幕看。

    认真工作的男人好帅哇!

    沈轻轻晶溜溜的眸子转呀转,突然想起堂姐说的那句“说服不了,那就直觉睡服他”,顿时心痒痒的。

    掐指算一算,这几天貌似刚好是她的危险期,要不,付诸行动吧?

    想到这儿,她掐了掐手心,暗暗做了个决定:她要生猴子生猴子生猴子,重要事情说三遍!

    生猴子第一步:毁掉家里所有保险-套!

    嗯哼,虽然她不会在套套上戳小洞,但那可不代表她不会销毁它们

    趁着顾祁森还在书房的空档,沈轻轻赶忙回到卧室翻箱倒柜,将所有的套套找到,用剪刀剪破全部扔进垃圾桶。

    一切处理妥当,她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急得连额头都泛起丝丝汗珠。

    幸好大功告成了!

    生猴子第二步:不遗余力睡了他!

    其实这点,她从来都不用担心,只不过,今晚情况有些特殊,毕竟在没有套套的情况下,顾祁森会不会碰自己,还真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思及此,沈轻轻垂眸,心里有些没底。

    抬手懊恼地敲了敲脑袋瓜,突然灵光一闪:对了,不是有个神助攻叫情趣睡衣吗?

    过年前林优送给她一套超级无敌sexy的睡衣,还不怀好意祝她“新婚性-福”,当时,她害羞得只想撞墙,回到家连盒子都不敢打开,偷偷摸摸塞到衣柜最底下那个抽屉里。

    现在,肯定还在的,事不宜迟,赶快把它找出来!

    沈轻轻一个箭步冲到衣柜前,循着记忆,不费吹灰之力就将睡衣找到。

    打开盒子,映入眼帘的,一条纯黑的丝质睡衣。

    哇喔,好薄好轻

    沈轻轻屏住呼吸将它拿出来,在看到那少得可怜的布料后,禁不住开始脸红心跳。

    她摸了摸有些发烫的小脸,随后从衣柜里拿起一件睡袍,缓缓走进洗手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