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0 那么亮那么吵的电灯泡
    时间倒退几个钟。

    宫天祺让助理将那辆被丽莎破坏的爱车开去修理,自己则是开着另一辆跑车,气势汹汹抵达顾氏集团。

    以往,他每次出现,几乎都是嘴角含笑、如沐春风,行走间勾动无数少女心,可兴许是今天太过生气了,以至于他全程绷着一张俊脸。

    顾氏的员工见状,不由得窃窃私语,纷纷猜测花名在外的宫家四少,是不是被女朋友给甩了

    电梯在顶层停住打开门,宫天祺迈开长腿匆匆往总裁办公室走,在门口却遇到刚开门出来的秦瑄。

    “咦,四少?!”

    就连秦瑄,都被他脸上的冷意给煞到,一时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三哥呢?”

    宫天祺闷着声音问,坏心情全数表现在脸上。

    秦瑄立马指了指那扇刚刚关闭的门,说:“boss刚开完会,在里面。四少您请!”

    他说完,伸手敲了敲门,然后,帮宫天祺把门推开。

    “谢了!”

    宫天祺朝他点了点头,大步流星走了进去。

    门再次被关上,秦瑄站在门口耸耸肩,暗忖:宫四少今天是吃炸药了吗?怎么一副想找boss单挑的架势?他要不要进去保护boss?

    想到这,他下意识想推门,突然想起宫天祺打架肯定打不过自家boss的,于是干脆放宽心。

    宫天祺原本阴着一张俊脸,但在走进总裁办公室,见到顾祁森的那一刹那,他立刻变了脸,从冷酷美男子,直接化身委屈软萌美少年。

    “三哥——”

    男子急切的声音响起,打断顾祁森批件的动作,他抬眸淡淡往门口瞥了一眼,就见宫天祺可怜兮兮奔过来。

    “怎么了?”

    顾祁森拧着眉,随后又继续低头,在文件的签名处,签下自己的大名。

    这时,宫天祺已走到他大班桌对面的转椅坐下,“你要为我做主啊三哥!”

    “做主?又被甩了?

    顾祁森把钢笔搁一边,凉凉开口揶揄道。

    “当然不是!”

    宫天祺翻翻白眼,忍不住为自己的魅力辩驳,“像小爷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超级男神,哪个女孩会不喜欢?”

    “呵!”

    像是习惯他的自吹自擂,顾祁森轻轻摇摇头,“那是怎么了?有话快点说,我等下还要出去视察!”

    “三哥,这可是你让小爷我说的喔,我发誓绝对没有添油加醋,我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都属实——”

    “行了!废话那么多?”

    顾祁森没好气打断他,“讲重点!”

    “重点就是,请管好你老婆!”

    宫天祺咬牙切齿道。

    他忿忿不平的态度,让顾祁森诧异:“怎么回事?”

    轻轻什么时候惹上这小子了?

    真有意思!

    某人暗暗腹诽。

    他看好戏的心思,宫天祺并不知道,一想起自己爱车的惨状,他噼里啪啦就告起沈轻轻的状:“三嫂纵容不法分子行凶,这是极其恶劣的行为哇!三哥,你说她怎么能忍心看着小爷的爱车被摧残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呢?”

    “那是车,不是人,也不是鬼!”

    顾祁森有些忍俊不禁。

    以他对沈轻轻的了解,她断不可能会做出任何违法的事情,如果宫天祺所言属实,那么,这件事,恐怕跟丽莎公主脱不了干系

    聪明如他,在这一刻,隐隐猜到了些什么。

    果真,下一秒,宫天祺就将手机拿出来,打开从饭店那边拷贝的监控给他看。

    顾祁森视线扫了一眼手机屏幕,恰好看到丽莎拿泥沙砸车这一幕。

    “呵——”

    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印象中,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敢挑衅宫天祺,而且,专挑他的痛处踩

    未料到自己这么惨,而顾祁森似乎还挺开心的,宫天祺下意识攥紧拳头,嚷嚷着抗议:“三哥,你究竟还有没有兄弟爱哇?我都难过得快要死掉了,你竟然还笑?”

    “我看你生龙活虎的,哪有一点快要死掉的样子?”

    “小爷我这是回光返照!”

    “胡扯!你今天不用上班吗?还不快回医院去?”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把手机还给他。

    宫天祺郁闷地戳了戳还在播放着的视频,“反正证据确凿,我不管,这事跟三嫂有关,你得赔我一辆车!”

    原以为自家三哥不会同意他如此赖皮的要求,谁知,他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答应了,“行,我会让秦瑄去给你挑一辆,你回去吧!”

    “真哒?”

    宫小爷闻言,眼底的郁闷一扫而光,顿时变得晶亮晶亮的。

    “嗯!”

    顾祁森颔首,这时,手机有电话进来,他示意宫天祺离开,边按下了接听键。

    见目的达到,宫小爷当然不会赖在这儿不走,马上乐呵呵闪了。

    他离开后不久,顾祁森就结束通话,拨内线找秦瑄。

    电话一接通,未等秦瑄开口,他已沉声吩咐:“你找个时间去买辆自行车,给宫四送过去!”

    “是,boss!”

    秦瑄虽不明所以,但还是恭敬领命了。

    顾祁森放下话筒,优雅地倚着大班椅,回想起宫天祺气呼呼跑来告状的情形,不自觉有些挂念沈轻轻。

    他索性给她发了一条短信,约她今晚吃法国大餐,岂料却等来她回复:“我和丽莎逛街了,等下去堂姐家为她庆生,你自便喔。对了,丽莎今晚住我们家!”

    住他们家?

    一颗那么亮那么吵的电灯泡?!

    顾祁森好看的眉头倏地蹙起,不知为何,心头莫名泛上一缕不好的预感。

    ——————

    意外发现丽莎长得与闪闪亮亮有六分像之后,沈轻轻原本轻松的心情,稍稍变得沉重起来。

    虽说这世间,样貌相似的人有成千上万,然而,精准的第六感却告诉她,丽莎约莫与闪闪亮亮有着某种血缘关系。

    这些年,堂姐一直不放弃寻找当初那个玷、污了她的男人,如果自己预感是真的的话,那么,对方很可能是丽莎的亲戚

    丽莎是公主,能跟她当亲戚的绝对非富即贵,万一天,她不敢想象!

    几乎整个晚上,沈轻轻全被这件事所困扰着,就连带丽莎回家的一路上,她依然愁眉不展,话都懒得说。

    车子抵达环江公寓的地下停车场时,她终于忍不住问丽莎:“丽莎,你有几个哥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