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1 我哥哥的事情是个秘密
    “啊?”

    未料到沈轻轻会突然间问自己这个问题,丽莎有那么一瞬间的恍神,反应过来时,她才垂着脑袋说:“除了我已故的母后之外,我父王还娶了四个王妃,所以我有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和两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汗,好复杂!

    沈轻轻闻言,头都大了。

    她舔了舔唇瓣,正想说些什么,就听丽莎的声音突然低下来,带着些许的哀伤,“我其实有亲哥哥的,他小时候失踪,一直到现在,我父王都没能找到他的下落。”

    讲到这儿,丽莎突然握住沈轻轻的手,语气认真说道:“轻轻,我哥哥的事情是个秘密,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喔,连你老公都不能说!”

    “好,我答应你!”

    沈轻轻点了点头。

    很快,丽莎又讲:“那时候我母后怀着我,她身体本来就不好,因为我哥的事情受了刺激才导致难产这么多年过去,也不知道我哥究竟在哪里,是不是还活着”

    讲到最后,丽莎已经开始哽咽,无助的模样儿与往日高高在上的公主完全判若两人。

    沈轻轻看着心疼,忍不住伸手过去摸摸她的头,好声好气安慰她:“放心吧,中国有句话叫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你哥哥一定会平安无事的!总有一天他会出现在你面前跟你团聚。还有,你母后在天之灵也会保佑你们兄妹,所以,听姐的,一切向前看,嗯?”

    “嗯!”

    丽莎重重点了点头。

    沈轻轻见她眼眶湿润,赶忙抽了张纸巾给她擦脸,丽莎感动不已,猛地抱住沈轻轻的脖子,娇声说:“轻轻,你真好!轻轻,我爱你!”

    沈轻轻:“”

    安慰丽莎一通之后,两人相携离开停车场,坐电梯直达他们所住的楼层。

    回到家,沈轻轻体贴地从鞋柜拿出一双干净的拖鞋给丽莎换上,接着便将她带进屋。

    丽莎好奇地东张西望,随后说:“轻轻,顾祁森那么有钱,让你住这间小房子,真是委屈你了!”

    沈轻轻失笑:“这不算小啦,当然,这里是公寓,肯定不能跟别墅相提并论,但平日里只有我和顾祁森两人住,绰绰有余了。”

    “喔喔,勉勉强强吧!”

    丽莎鼓着腮帮子,依然有些不满意。

    毕竟在她的认知当中,顾祁森住的铁定是跟她寝宫一样奢华的地方,哪可能是这间鸟笼呢?

    不行,这么小的房子可不太匹配她的轻轻,她非得让顾祁森换豪宅不可!

    沈轻轻并不知道丽莎在这个节骨眼竟动了要给她搬家的念头,拉着丽莎的手臂一边往里走一边笑着对她说:“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家里的布局。除了厨房客厅杂物房之外,还有一个主卧、一个客房、一个书房,一个衣帽间和一个健身房”

    听到健身房,丽莎立马来了兴趣:“哇喔,那我岂不是可以在里面跳操?”

    “呵呵,是的!”

    沈轻轻颔首,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

    “太棒啦轻轻,爱你!”

    丽莎趁沈轻轻没注意,又给她一个大大的熊抱。

    沈轻轻毫无防备,居然就这么被她扑到,两人齐齐倒在地毯上。

    噢疼

    她疼得小脸皱成一团,心中暗想:多亏地毯挺厚的,否则她后背的骨头非摔裂不可,嘤嘤嘤

    “轻轻,你没事吧?”

    见自己不小心闯了祸,丽莎当下变了脸色。

    她急急忙忙想从沈轻轻身上起来,结果,也不知是不是太过紧张了,人还没站得起来又被绊倒,再一次砸向沈轻轻。

    “啊——”

    沈轻轻厉声尖叫。

    顾祁森刚打开门便听到沈轻轻刺耳的尖叫声,吓得他连门都顾不上反锁,立刻迈开长腿飞奔进来。

    他刚步入客厅,就见自家宝贝老婆躺在地上,一张精致的小脸因疼痛的缘故早已扭曲,而造成她这样的罪魁祸首,很明显就是这位正试图挣扎着从她身上起来的丽莎

    情急之下,顾祁森压根无暇顾及其他,大步流星走过去一把拽住丽莎的手臂,在她的痛呼声中,把她给扯上来。

    丽莎没站稳,娇小的身子顺势撞向一旁的沙发,竟把额头给撞了。

    “呜呜”

    她伸手揉了揉起了个包的额头,委屈地掉下几滴眼泪。

    此时此刻,顾祁森眼里心里只有沈轻轻,哪还能管得了丽莎。

    他飞速蹲在沈轻轻旁边,伸手左探探、右摸摸,紧张兮兮帮她检查伤势,嘴边一直不停地问她:“你怎么样?你哪里疼?告诉我,嗯?”

    “我没事,扶我起来吧!”

    生怕顾祁森会迁怒丽莎,沈轻轻强撑着挤出一抹笑,实际上却痛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毕竟连续被砸两下,换谁都不可能一下子缓和过来。

    “我抱你到床上。”

    顾祁森索性将她打横抱起,看都不看丽莎一眼,直接奔向他们的房间。

    不希望被丽莎打扰,他特地把门反锁。

    丽莎见状,原本想叫他的,但到底还是理亏,只能缩缩脖子,乖乖地在沙发上坐着。

    房间里。

    沈轻轻没有伤到筋骨,于是,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稍作休息之后,刚刚那抹疼痛已经缓解了许多。

    见顾祁森绷着一张俊脸,她赶忙开口:“老公,我衣服穿得不少,而且还有地毯垫着,没事儿的,你不要瞎担心!瞧,我已经好啦!”

    话落,为证明自己已经生龙活虎,她将胳膊伸了伸,眉眼间全是明媚的笑意。

    “你啊哎!”

    顾祁森点了点她的俏鼻,深邃的眸子潋滟浓浓的宠溺。

    沈轻轻拽着他的胳膊,借着他的支撑从床上爬起来,很自然就依偎在他身边,语带温柔道:“老公,你刚刚对丽莎的态度有点冷酷,来者是客嘛,你不要那么不近人情,丽莎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小女孩,会有玻璃心的!”

    顾祁森一听,没好气哼了一句:“她一来就害你受伤,你还想让我给她好脸色?”

    他不把她赶走已经算格外开恩了!

    男人暗暗腹诽。

    沈轻轻抿唇微笑:“哎呀,她都不是故意的,而且我看得很清楚,你害她哭了,是不是该道歉,嗯?”

    “什么?让我去跟那小丫头道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