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4 轻轻,你妈过来了
    预料到接下来恐怕会有一场架要吵,沈轻轻抬手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趁宫天祺伸手擦脸之际,飞速奔过去将丽莎拽远一些。

    她娇小的身子挡在丽莎前边,笑眯眯对宫天祺说:“天祺,柠檬水含有丰富的维生素c,可以美容,你就当洗了个脸,别跟丽莎一般见识哈。”

    “哇靠,洗脸?请问,有这么洗脸的吗?”

    宫天祺咬牙切齿回答,黑眸狠狠瞪着丽莎,凌厉的眼神,像是恨不得在她小脸戳几刀。

    丽莎却是毫无畏惧,用力挥开沈轻轻的手,接着扬起高傲的下巴雄赳赳走上前。

    她个子娇小,又穿着平底鞋,站在身高一米八五的宫天祺面前,得仰着脖子才能对上他的视线,但光是从身高上来看,她的气势明显弱了几分。

    嗯哼,输人不输阵!

    丽莎索性叉着腰,端出公主的架子:“本宫没把你脑袋摘了,算是格外开恩!怎么着?你还想打我不成?”

    “哈哈!摘小爷的脑袋?小爷我倒是想看看,你有没这本事了!”

    未料到她竟连把他脑子摘了这种话都说得出口,宫天祺冷飕飕狂笑两声,话音落下之后,他高大的身子倏地欺近她,迷人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划过一抹危险。

    “你你想干嘛?”

    丽莎被他的邪气摄住,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轻轻,救我!”

    聪明如她,很快就知道这人她不能惹,立马找沈轻轻呼救。

    沈轻轻迈开步子正想上前阻止,然而,宫天祺的动作却更加迅速,在她未来得及介入之前,他大手一捞就将丽莎给扛在肩上,转身往门口走了。

    “哇喂,放我下来!”

    “喂,王八蛋——”

    “轻轻,救命哇轻轻——”

    “”

    沈轻轻显然是被吓到了。

    她怔怔地站在原地,等反应过来时,这两人已经出了门,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丽莎——”

    不放心,沈轻轻旋即拎包跟上去。

    “轻轻,呜呜,轻轻——”

    “宫天祺,你把丽莎放下!”

    “宫天祺——”

    沈轻轻一路追着他们,惊慌失措在后边大喊大叫。

    幸好这时候,他们所在的楼层,员工都已经下班,若不然,大家伙背地里还不知怎么八卦呢!宫天祺压根不理会她,面无表情扛着丽莎健步如飞朝前走。

    “丽莎——”

    沈轻轻咬着唇,不由得加快脚步。

    宫天祺今天过来的目的就是将丽莎带走,如今小丫头在他手里,他才没那么听话,乖乖将丽莎放下,更甚至,怕被沈轻轻追上,他走得更快了。

    进电梯后,他故意不等沈轻轻就猛按关门键,电梯门毫无意外在沈轻轻抵达的前一秒,无情关闭。

    “喂——”

    盯着墙壁上渐渐往下的数字,沈轻轻懊恼地跺跺脚,干脆打开包包,拿出手机气急败坏拨打顾祁森的号码。

    可恶,一定是他授意宫天祺这么做的!

    要不然,宫天祺怎么可能会连她这个三嫂的面子都不给?

    啊啊啊,回家她要让顾祁森跪键盘!!!

    与此同时,刚上车后座的顾祁森,毫无预警打了个喷嚏。

    “boss,您感冒了?”

    秦瑄坐在司机驾驶座,扭过头,语带关心问。

    顾祁森沉声回答:“不是!”

    他暗忖:约莫是某个小女人在骂他吧?

    他的话刚说完,握在手中的手机便震了震,不一会儿就响起悦耳的铃声。

    顾祁森一看屏幕,果真是沈轻轻打来的。

    小丫头,来算账的吧?

    他微微一笑,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划拉一下。

    电话接通,未开口,那边已传来女孩娇娇甜甜的声音:“老公,天祺刚刚把丽莎带走了,是你让他这么做的吧?”

    “嗯!”

    这事顾祁森没想瞒她,当即就承认了。

    沈轻轻暗暗磨了磨牙,随后说:“那今晚咱们不一起吃饭了喔,我要去电脑城买东西。”

    顾祁森拧拧眉,“买什么?”

    “买键盘!”

    沈轻轻似笑非笑说道。

    男人仍是在状况外:“家里没有台式电脑,你去买键盘做什么?”

    沈轻轻闻言,嘴角的笑意益发灿烂:“买来让你跪呀!买十个,直到你把键盘全跪坏了,才允许你进房睡,哼!”

    “喂——”

    “嘟嘟嘟”

    顾祁森正想继续说些什么,迎接他的,却是对方已挂掉电话的忙音。

    小丫头,脾气越来越大啊?

    不过,那是他宠的,怪不了谁!

    ————

    丽莎就这样被宫天祺给掳走了,一连好几天,沈轻轻都没办法把她给救出来,很自然把气撒在顾祁森身上,跟他开始冷战。

    可怜的顾祁森,因为丽莎的缘故连续睡了几晚书房,没有老婆在怀里的日子,怎么过都是不踏实。

    见沈轻轻真跟自己较劲,顾祁森只能认输,硬着头皮打电话给宫天祺,要求他放丽莎回来。

    电话是丽莎接的。

    宫天祺也不知给她灌了什么迷汤,这小丫头居然不回环江公寓住,甚至一个劲说宫天祺的别墅更大更好玩。

    顾祁森当场风中凌乱。

    当他将这一切如实转述给沈轻轻听时,沈轻轻并不愿相信,看他的眼神充满狐疑。

    顾祁森无奈之下,再次拨通宫天祺的手机,让沈轻轻直接与丽莎对话。

    “丽莎,宫天祺没欺负你吧?你真不回来住?没骗我?是不是他威胁你了?”

    沈轻轻一连串关心的话语,让丽莎心尖一暖,忙不迭跟她解释:“放心,轻轻,他不敢伤害本公主一根头发的!我是跟他打赌了,我不能输,等我赢了,我就去找你哈!”

    “打赌,打什么赌?”

    生怕单纯的丽莎被宫天祺骗,沈轻轻紧张兮兮追问。

    “不能说!”

    “为什么不能说?”

    好咯,轻轻,我要跟宫天祺去比赛咯,下次再聊喔!爱你哟,轻轻!”

    “那好吧。一切小心!”

    “嗯嗯!”

    结束与丽莎的通话后,沈轻轻纳闷的鼓着腮帮子,好奇问顾祁森:“你知道他们打什么赌吗?”

    顾祁森摇头:“不知道!”

    “哎,算了,反正你是宫天祺那伙的,哼!”

    沈轻轻没好气将手机丢还给他,转身打算走回房。

    岂料,她还没踏出一小步,纤腰就被顾祁森一把圈住,下一秒,男人魅惑的低音响起:“还在生我的气,嗯?”

    “”

    沈轻轻舔了舔唇,咽咽口水正想回话,这时,放在旁边茶几上的手机恰好响起。

    “我先接个电话。”

    她一边说,一边扯开顾祁森的手,弯腰拿起手机。

    见是外婆打来的,沈轻轻赶忙按下接听键,甜甜地喊了一句外婆,就听到何思月试探着问她:“轻轻啊,你妈过来了,你有没有时间见一见呢?”

    沈轻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