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5 老公,有你可真好!
    尽管沈轻轻对那位生下她却未尽过一分责任的母亲没有多大感觉,但不忍心见外婆失望,她犹豫片刻,最后还是点着头答应了。

    挂掉电话,沈轻轻抿了抿唇,抬头望向此时正用关心的眸光注视着她的顾祁森,“那个外婆找我有点事,我要出发去趟养老院了。”

    “我陪你!”

    顾祁森不加思索道。

    “不用,我”

    沈轻轻下意识想拒绝,却听到他沉声开口:“我知道你可能不想让我去见那个抛弃你的女人,

    所以,我答应你不出现,就在车里等你,嗯?”

    “你听到电话内容了?”

    沈轻轻莫名有些尴尬。

    顾祁森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声音瞬时温柔了许多:“没有,我猜的!走吧!不要担心,一切有我,嗯?”

    “嗯!”

    沈轻轻重重点了点头,很自然就挽住他的胳膊,小鸟依人说:“老公,有你可真好!”

    ————

    两人抵达养老院,顾祁森果真没有陪她一起进去,而是将车开到停车场,在车里等她。

    沈轻轻迈着沉重的步伐慢慢往外婆房间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她心情无比复杂。

    虽说早就做好了这辈子会见到自己那所谓妈妈的准备,可当事情真正发生时,沈轻轻才发现,其实她完全不若想象中那般淡定。

    原本五分钟的步行路程,她足足多花了一倍时间,才走到外婆房间门口。

    门,是虚掩着的,隐隐有女人说话的声音跃入耳中。

    “妈——”

    女人带着哭腔的嗓音响起,不用猜,沈轻轻都知道这是她那所谓的亲妈蓝馨。

    只是里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她心头微乱,下意识顿住脚步。

    “你不要叫我妈,我没你这种狼心狗肺的女儿!”

    外婆的语气听起来格外愤怒,让沈轻轻的心亦是不自觉揪紧。

    究竟怎么了?

    她有些不淡定,想去推门,手还没来得及握上门把,就听蓝馨急切的声音再次响起:“妈,我知道我这个要求是过分了点,但您也应该清楚,与轻轻她爸的那段过去,就是我人生中的黑历史,而轻轻的存在则是这段黑历史的证物,所以——”

    “所以你这次前来找我们,并不是因为你突然间良心发现,想念你年迈的老母亲和抛弃了22年的女儿,而是想彻底划清跟我们一老一小的界限,是这样的吗?”

    “我我是迫不得已啊妈如果被我夫家的人发现我以前没领结婚证就跟男人同居,还生过小孩,这么多年我好不容易经营的一切就全毁了妈”

    听到这些话,沈轻轻怒火中烧,忍无可忍直接闯进去。

    “既然这样,你不回来就好,为何还要回来?你不出现的话,我和外婆压根就不会想起你这个人,又怎么可能去揭你的老底?你以为我稀罕你这个妈?不,我一点都不稀罕,这辈子也不会跟你相认,这你尽管放心!”

    她的出现,让正吵得不可开交的母女俩倏地愣住。

    “轻轻——”

    何思月率先缓过神,眼神中夹杂着浓浓的无奈与懊悔。

    是她的错,她不应该叫轻轻过来的,毕竟蓝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像刀子一样狠狠戳人心窝,她家轻轻怎能承受得了

    而蓝馨则是迅速敛去眼底那抹尴尬,讪讪地说:“轻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不是这个意思,那是哪个意思?”

    沈轻轻绷着一张小脸,眼角眉梢间溢满讽刺。

    若非亲耳听见,她都不会想到,这个世界上,竟当真有如此无情无义的母亲

    原以为她或多或少对自己会有那么点点愧疚的,可结果呢?

    呵呵,这人不仅彻底刷新她的三观,也让她心底残存的最后一丝母女之情消失殆尽

    “我”

    蓝馨还想继续为自己辩解,却被何思月打断,“行了,我们会如你所愿,见到你也当作不认识,这下你满意了吧?”

    “妈——”

    “许夫人,您这声妈,我可不敢当!”

    何思月别过脸。

    蓝馨咬了咬唇,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接着打开包包,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递到何思月面前:“妈,不管怎么说,您对我终究有养育之恩,这100万您拿着,以备不时之需。”

    “”

    何思月没搭理她。

    蓝馨见状,干脆走到床头柜前,将支票放下。

    沈轻轻立马移步过去,二话不说就把支票撕了。

    “你——”

    未料到她竟连支票都撕,蓝馨诧异瞪大眼,以为她是嫌少,随即恼羞成怒道,“沈轻轻,你别太过分,100万已是我能承受的最大范围,多一分钱都不可能!”

    “呵呵”

    沈轻轻冷笑两声,笑意却不达眼底,“许夫人的钱,我和外婆可一分都要不起!您请回吧,万一被您那个了不起的夫家发现您跟我们这种身份低下的人来往,您的贵妇生活,可就要受影响咯。”

    “你——”

    蓝馨被她这些话刺激得面容扭曲,她双手紧紧攥拳,任由那修长的指甲深深嵌入肉中,“行!钱是你自己不要的,以后若出什么事,别后悔!”

    她说完,猛地转身,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离开。

    “叩叩叩”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逐渐远去,房间内的祖孙俩却各怀心事,久久没有出声。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沈轻轻主动打破一屋的静默。

    她主动走到何思月身旁,却发现一向坚强的外婆,眼眶早已一片通红,她只是在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沈轻轻霎时间心如刀割,禁不住环住外婆的肩膀,柔声安慰她:“外婆,没关系的,没有了她,我们还有彼此啊,是不是?您不要难过,我们就当她从未出现,一直开开心心的好不好?”

    讲到最后,她自己都控制不住哽咽起来。

    “轻轻”

    何思月喃喃低唤了她一句,唇瓣动了动想说些什么,可所有的语言在这一刻都显得十分苍白无力,于是,她只能握住她的小手,“嗯”一声表示赞同。

    然而,话音刚落,一直拼命隐忍着的泪水,却如汩汩清泉倾泻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