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7 有贵客要来
    未料到那个浑世大坏蛋宫天祺竟这么好声好气跟自己说话,丽莎眨了眨被水珠晕染的睫毛,下意识往上边望去。

    从她的角度,恰好将男人好看的五官全数纳进眼底。

    棱角分明的下巴、樱红的薄唇、俊挺的鼻梁、狭长而勾人的凤眸

    不得不承认,这混蛋长得十分漂亮,精致程度足以与她家轻轻女神相提并论,丽莎有些看呆,一时半会回不了神。

    “喂?你该不会是中邪了吧?”

    宫天祺见她傻乎乎地、一瞬不瞬盯着自己看,不知为何,心底竟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卧槽,这丫头难道看上他了?

    nonono,他对当驸马这事,可一点兴趣都没有!

    幸运的是,丽莎下一秒的动作,便将宫天祺的担忧打消。

    “啪——”

    她猝不及防给他一巴掌,然后,趁他还没反应过来,一骨碌从他身上爬起,拔腿逃之夭夭。

    捏着裙摆奔跑上楼,她转身朝宫天祺做了一个鬼脸:“王八蛋,你才是猪,你是只自大无耻的金毛猪!”

    “你——”

    “看我得打死你不可!”

    宫天祺咬牙启齿,正想追上去找她算账,然而,刚迈出两步路,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就震了震,旋即响起悦耳的铃声。

    “谁啊,这时候打电话来,找死?!”

    他忿忿不平往回走,板着一张俊脸将手机捞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是自己三哥,宫天祺做了个深呼吸,确定自己情绪恢复了,才按下接听键。

    “哟吼,我的三哥!大周末的,你不带老婆去浪,怎么想起找小爷啦?”

    “嗯,找你借车!”

    顾祁森云淡风轻道。

    “what?借车?”

    宫天祺微微怔住,缓过神来,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那般毫无形象狂笑出声,“啊哈哈哈,三哥,我没听错吧?你自己家的豪车都足以开家俱乐部了,你还需要来跟我借车?”

    “你不是新买了辆最高配置的哈雷?借我!”

    顾祁森一点也不跟他客气。

    “哈雷?”

    宫天祺毫不犹豫拒绝,“不行!小爷我自己都还没——”

    “我现在让秦瑄去找你,先这样了,拜!”

    “喂三哥——”

    “嘟嘟嘟”

    听着电波中的忙音,宫小爷懊恼地挠了挠最近刚染的一头金发,别提有多郁闷了。

    嘤嘤嘤,那辆机车全球只限量一辆,他是特地买来珍藏的,哇呜!

    另一边。

    挂掉宫天祺电话后,顾祁森很快就打电话给秦瑄,通知他去宫天祺的别墅拿车,一小时后在环江公寓汇合。

    未料到他竟会去找宫天祺借车,沈轻轻忍不住好奇问他:“为什么要去借天祺的机车呀?我记得咱们家车库就有一辆,配置还挺好的。”

    顾祁森扭过头看她,面不改色回答:“他昨天买了辆最高配置的限量款,干嘛不开?”

    “额,这都行”

    沈轻轻无语,不禁暗暗腹诽,约莫爱车如命的宫小爷这次得哭晕在厕所了

    ————

    第二天是周日,大约九点钟左右,沈轻轻就被一通电话吵醒。

    她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爷爷”两个字,瞌睡虫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爷爷爷,早!”

    沈轻轻立刻从床上爬起来,甜甜地喊了顾长谦一声。

    “早啊,轻轻!”

    顾长谦同样笑呵呵回应,“还在睡懒觉吗?”

    “额,不好意思啊爷爷,让您见笑了。”

    沈轻轻摸摸头,小脸泛上几丝尴尬。

    顾长谦却是一点都不介意,甚至还笑眯眯调侃:“没事没事,你们年轻人折腾得晚,迟点起床也没关系的。”

    “额”

    他的话让沈轻轻不自觉想起前段时间的“逼生”,一时间竟有些小小的心虚。

    上次,她确实使出浑身解数想制造宝宝的,无奈啊,老天爷太不眷顾她,好不容易顾祁森在她危险期不戴那个了,谁知,不久后她家大姨妈还是准时降临

    哎!

    沈轻轻的心思,顾长谦并不知道,他打这通电话的主要目的亦不是为了抱曾孙子,所以,跟沈轻轻简单地寒暄两句之后,他便直接切入正题:“轻轻啊,阿森呢?今天有没有什么安排?”

    “他应该没有其他安排吧,爷爷!你找他吗?”

    “嗯!今天中午你们回来吃饭吧,有贵客过来,正好可以给你们见见!”

    贵客?

    沈轻轻诧异瞪大眼。

    她心想,能被老爷子称为贵客的,那得是多大背景啊,额,她怎么突然有点慌呢?

    眼皮一直狂跳不已,像是有什么不好的预感似的,她可不可以不要去哇

    沈轻轻澄澈的眸子眨了眨,很快就反应过来,试探着问:“爷爷,既然是贵客,那我出现合适吗?要不,让顾祁森自己去就好了?”

    顾长谦闻言,灰白的胡子抖了抖:“你是我顾家的孙媳妇,有什么不合适的?你以后就是顾家的主母,是必须要学习独当一面的!”

    “额”

    沈轻轻被训得灰头灰脸,只好硬着头皮说,“那好吧,不过爷爷,我能不能八卦一下,是什么样的贵客呀?”

    其实,她还挺担忧的,毕竟自己与顾祁森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万一对方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知道她只是一介平民,不知道会不会嘲笑顾祁森?

    沈轻轻咬了咬唇,心里隐隐泛上一缕自卑。

    “京城许家!喔,就是阿森那位老领导的儿子还有他夫人和女儿,他们前些日子举家搬到s市发展,特地来咱们家拜访。”

    顾长谦耐心解释,然后又叮嘱她务必将顾祁森带回去。

    “好的,爷爷!我们本来也打算下午回老宅看您老人家的,那等会儿见喔。”

    知道推脱不了,沈轻轻索性将那见鬼的自卑压在心底,笑着答应了。

    挂掉电话后,她一刻都不敢耽搁,穿着拖鞋快速跑出卧室,蹦跶着去找顾祁森。

    顾祁森正在厨房手忙脚乱地为自己老婆准备爱心早餐,突然间,身后传来一抹甜糯的嗓音:“老公老公,爷爷说,你家老领导的儿子一家三口今天要去老宅那边,让我们过去吃午饭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