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9 森哥哥条件那么好的男人,只有我姐才能配得上他!
    上完洗手间,沈轻轻突然不想那么快回去,于是干脆在花园里散起了步。

    今天天气十分好,春暖花开,处处充满鸟语花香。

    欣赏着花园的美景,沈轻轻原本郁闷的心情,也开始有了好转。

    然而,当她走到一个隐秘的地方时,身后却传来一抹不算熟悉亦不算陌生的声音:“轻轻——”

    沈轻轻潜意识里不想理,倏地加快了脚步。

    “轻轻——”

    蓝馨见状,只好疾步追上来。

    她走得飞快,不一会儿就拽住了沈轻轻的胳膊:“咱们聊聊!”

    “聊?”

    沈轻轻冷哼一声,伸手用力将她挂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挥掉,然后,绽开一抹浅浅的笑:“不知许夫人想跟我聊什么呢?聊怎么跟您学习如何抛弃母亲和女儿吗?哦不,我想我天生愚钝,这种技巧是学不来的!”

    “轻轻,你非要这样跟我针锋相对吗?”

    蓝馨的脸色非常不好看,但她却极力隐忍着即将爆发的脾气。

    沈轻轻摇摇头,笑意吟吟道:“no,我们才见第一面,又无冤无仇,干嘛要跟您针锋相对呢?而且,您是我爷爷的顾客呢,许婶婶!”

    听到她这么说,蓝馨虽不高兴,却也悄悄松一口气。

    原本她还担心这丫头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与自己的关系,所幸,她还算有点脑子。

    思及此,蓝馨的语气不自觉变柔和一些:“你能这么想就好了你也知道,许家是什么样的家庭,如果被你许叔叔发现你是我女儿,轻轻,我不好过,你肯定也会不好过的。你委屈一点,不要跟我相认,以后万一在顾家出什么事的话,我还是会站在你这一边——”

    “那我还真要谢谢您了!”

    沈轻轻毫不犹豫打断她的话,语气无比笃定说,“不过,您尽管放心,一定不会有这么一天!”

    “轻轻——”

    蓝馨舔了舔唇,还想再说些什么,沈轻轻却骤然冷下脸,“请让让,我得进去了。”

    她说完,直接绕过蓝馨,头也不回往前走。

    蓝馨站在原地挣扎片刻,想唤住她,可见她挺直背脊,一副冷冰冰拒人千里的模样,最终还是硬生生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们俩一前一后进来,两人神色自若,并没有让人看出端倪。

    屋里的其他人,仍是聊得热火朝天,尤其是许天容,在几个男人面前,她简直是如鱼得水,乖巧玲珑的程度,堪比顾冉冉。

    对这位与自己同母异父的妹妹,沈轻轻谈不上有任何好感,更甚至,潜意识里还隐隐有些排斥,或许,是因为她总是森哥哥长森哥哥短地叫个不停,眼神还一直往顾祁森身上瞄吧?

    哼!

    她又不是傻瓜?

    如果这许天容对顾祁森没有一丁点的非分之想,她沈轻轻立马在地上翻十八个筋斗

    沈轻轻越想越郁闷,两只小爪子不由得掐紧,暗暗咬了咬牙。

    她悄悄走到顾祁森旁边坐下。

    刚落座,男人的手便很自然地搭在她肩上。

    这个动作已经成为顾祁森的习惯,但落在现场其他人眼里,却是暗芒涌动。

    顾长谦倒是习以为常,径自喝着杯里的顶级红茶。

    许向国扶了扶眼镜,心头悄悄掠过一缕遗憾,毕竟,曾经他以为,顾祁森会成为自己的女婿

    许天容呢?

    她虽然神色淡淡,可对沈轻轻的恨,却如同滔天巨浪,疯狂袭来。

    曾经,她亦是以为,自己嫁给顾祁森,最大的障碍是姐姐许妘笙,然而,却万万料想不到,她只不过才出国一年,半路就杀出来沈轻轻这么一个程咬金、一个无权无势的低等人

    蓝馨心情同样复杂。

    一方面,她为沈轻轻高兴,因为她能够嫁给顾祁森这样顶级的男人,可另一方面,豪门深似海,像轻轻那样孤苦无依的女孩,想要在顾家占有一席之地十分艰难,除非,她能尽快生下顾家的血脉

    想到这儿,她忍不住将视线瞥向沈轻轻,却发现她的注意力全在顾祁森身上。

    吃完午饭,许家一家三口便起身告辞。

    作为主人家,顾祁森与沈轻轻亲自送他们到停车场,一直到目送他们上了黑色房车离开,夫妻俩才转身,手牵手往主屋走去。

    “有心事?”

    顾祁森一边走,一边关心问沈轻轻。

    沈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啊!”

    “但我见你这几个小时总是皱着眉头,怎么了?”

    顾祁森顿住脚步,抬手捧起她的小脸,让她与自己四目相对。

    知道瞒不过他,沈轻轻眸光闪了闪,最后索性将脸靠在他胸前,低声说:“你的许婶婶,就是那个女人。”

    顾祁森:“”

    ——————

    另一边。

    黑色的房车越过双月湖,缓缓驶离顾家山庄。

    许家一家三口坐在宽敞的后车座。

    “爹地,森哥哥这婚结得可真诡异,我还以为他会跟姐姐在一起呢。”

    许天容托着腮帮子,郁闷地撅着小嘴,说,“森哥哥条件那么好的男人,也只有我姐才能配得上他,他就这么莫名其妙娶了个普通女孩,我姐要是知道了,该多伤心啊。”

    许向国摸摸她的头,语重心长说道:“缘分是不能强求的,他们都已经结婚了,难不成你还要让你姐去做第三者?”

    许天容吐吐舌头,嘟囔一句:“我就不信,爹地您心里不遗憾。是谁昨晚还说,这一次是来帮姐姐提亲的?”

    “行了,事已至此,等过些天你姐姐回来,可不要在她面前乱说,知道吗?”

    生怕这小女儿口无遮拦在许妘笙面前乱说,许向国不放心嘱咐。

    “嗯呢,您放心吧爹地,我不会的。”

    许天容点头如捣蒜,心底却有了另一番计较。

    蓝馨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他们父女俩互动,神思却渐渐飘远,飘到了沈轻轻身上

    她虽然没有当场拆穿自己,但她却不敢保证她不会转过头就去告诉顾祁森,顾祁森若是知道这事,万一透露给许向国

    天,不可以!

    她好不容易才得到许夫人这个宝座,绝对不能容忍任何人威胁到自己的位置,她必须再去找沈轻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