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6 恐怕隐瞒不了她多久
    顾祁森与蒋京修同一年出生,两人从幼儿园开始同班到初中,一共当了12年同桌,哥俩的感情自当比任何人都来得铁,他们之间也是最谈得来的。

    所以,当蒋京修问他在烦什么时,顾祁森直接告诉他简单两个字:“孩子!”

    “啊?孩子?”

    饶是蒋京修再怎么聪明,这一瞬,他仍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顾祁森只好低声将问题解释清楚:“轻轻的身体状况受孕几率极低,这半年来,我一直让梁博士开药方给她调养,结果却一点起色都没有。爷爷那边应该私自给了她压力,小丫头这些天明显心不在焉,再这么下去,恐怕隐瞒不了她多久。”

    蒋京修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沉思片刻后,突然开口说:“或许,你可以将责任推到自己身上。”

    顾祁森当下就明白他的意思,“你是说,让她以为无法生育的是我?”

    “嗯!”

    蒋京修颔首,认真说,“她那么爱你,肯定不会因为你有缺陷就离开你,现在看来,这是你将她牢牢抓在自己身边的最好办法!”

    顾祁森黑色的墨瞳微微眯起,漾起一丝了然,“我知道了!”

    话落,他执起茶几上的高脚杯轻轻晃了晃,接着将红酒一饮而尽。

    解决完心头这一颗大石,顾祁森紧皱的眉头顷刻间绽开,包厢内忽闪忽闪的灯光照射在他那张精致分明的俊脸上,莫名为他增添几丝令人迷醉的魅惑。

    点歌台边,沈轻轻与宫天祺欢快地唱着歌,他们两人喜欢的曲风相似,全是节奏偏轻快的动感歌曲。

    “三嫂,要不咱们来合唱一首抒情的呗?”

    难得找到一个跟他这么合拍的人,宫天祺别提有多高兴了。

    沈轻轻当然也是一副找到知音的模样:“好啊好啊,唱什么呢?”

    “唱漩涡?”

    宫天祺兴致勃勃提议,“就是香港歌手彭羚和黄耀明合唱的那首粤语歌。”

    沈轻轻无语地朝他翻白眼:“你不怕被你三哥揍,我倒是无所谓!”

    那首歌,她其实挺喜欢的,可歌词却令人无限遐想,她一个黄花闺女咳咳,不对,已婚少妇,怎么好意思跟别的男人合唱这首歌?

    而且还当着自家老公的面?

    咳咳,她还想活命的哟!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掩饰得太好,宫天祺压根没留意到她“怕老公”,说了一句“那就来吧”,然后居然胆大包天找到了那首歌,快速点击播放。

    当听到熟悉的前奏响起时,沈轻轻一张小脸白转青、青转白,表情十分精彩。

    男歌手的部分先唱,于是宫天祺立刻拿起话筒,用独特的嗓音开始演绎:“沿着你设计的那些曲线,原地转又转,堕进风眼乐园,世上万物,向心公转,陪我为你沉淀”

    他唱完,见沈轻轻愣着不动,赶紧拍了拍她的肩膀。

    沈轻轻只好硬着头皮接下去:“逾越了理性,超过自然,瞒住了上帝,让你到身边”

    这还是沈轻轻第一次在顾祁森面前唱粤语,柔美的声线很容易就引起了顾祁森的关注。

    他暂停与蒋京修聊天,将注意力重新挪回点歌台那边,津津有味听沈轻轻唱歌,可惜下一秒,就听到她唱:“如你化作了粉末,谁还要健全,来chen没在我的shen处吧”

    沉浸在优美旋律中的宫天祺与沈轻轻,根本无暇去顾及歌词是否有不妥,但作为旁观者的顾祁森,却是第一时间黑了脸。

    好一个chen没在我的shen处!

    纯洁的人,看字眼当然没什么特别含义,只不过,在场的他们,哪可能是白纸一张?

    这两小混蛋,真当他不存在了?

    思及此,他霍地站起身,大步流星往点歌台走去。

    而蒋京修则是翘着二郎腿,好整以暇看好戏。

    沈轻轻:“将你,连同人间浸没”

    宫天祺:“我爱你,亦是那么多”

    合唱:“来拥抱着我,从我脚尖亲我——”

    音乐戛然而止,完全没有任何预兆。

    两人皆是一怔,下意识对望了一眼。

    还没搞清是怎么回事,沈轻轻就见到顾祁森已疾步走到宫天祺旁边,不由分说就给了他一个过肩摔。

    “哇呜,三哥,你干嘛?搞突袭啊!”

    宫天祺毫无防备,在地板上结结实实摔了一跤,疼得他哭爹喊娘。

    “怎么?还想再摔一次?”

    顾祁森冷冷瞪他一眼,眸光凌厉,让宫天祺立马闭嘴,幽怨地从地上爬起来,溜得比兔子还快。

    点歌台这边的区域,只剩森轻夫妇。

    顾祁森深眸微眯,皮笑肉不笑问:“唱得很欢,嗯?”

    “额还好!”

    沈轻轻莫名有些心虚。

    嘤嘤嘤,这下惨了!

    “还好?”

    顾祁森挑眉,迫人的视线在她脸上定格几秒,接着,在沈轻轻提心吊胆的注视下,款款走到点歌机前。

    他要做什么?

    难不成想把点歌机砸了?

    沈轻轻小心脏颤了颤,暗叫一声不妙。

    她眼珠子转呀转,站在原地犹豫了几秒,最后才咬了咬唇瓣,蹦跶着走过去。

    这时,顾祁森已经点好了歌,沈轻轻定睛一看,差点晕了。

    梁山伯与茱丽叶?

    什么鬼?

    有这首歌吗?

    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哇

    沈轻轻嘴角抽了抽,还没整明白这是什么歌,一支话筒就递到她面前。

    她眨了眨迷茫的眼,并没有伸手去接。

    顾祁森见状,沉着脸“嗯”了一声,干脆把话筒硬塞到她手中。

    沈轻轻握着话筒,就像握着一块烫手山芋,差点哭出来。

    呜呜,她家老公这架势,是要让她唱歌么?

    她不会肿么破?

    沈轻轻唇瓣动了动,正想跟他说些什么,顾祁森已率先拿起话筒,跟着节奏唱起来:“我的心想唱首歌给你听,歌词是如此的甜蜜,可是我害羞我没有勇气,对你说一句我爱你”

    见她在发呆,顾祁森用话筒轻敲她的额头:“轮到你了!”

    “哦”

    沈轻轻缓过神,看到大屏幕上浮现“为什么你还是不言不语,难道你不懂我的心”这一行字,感觉仍是一片陌生。

    嘤嘤嘤,她真不会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