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9 是我见到你太高兴了
    半个小时后,沈轻轻抵达宫天祺的别墅。

    将车子停好后,她敲门进去。

    丽莎一见到她,立刻像只快乐的小鸟朝她飞奔过来。

    “轻轻、轻轻——”

    她热情地给了沈轻轻一个大大的熊抱。

    “咳咳”

    沈轻轻被她抱得有些透不过气,难受地轻咳了两声。

    丽莎立马松开她,一脸歉意道:“噢,sorry、sorry!轻轻,抱歉,是我见到你太高兴了。”

    “呵呵,没事!”

    沈轻轻笑得眉眼弯弯,接着调皮眨眨眼,“其实,我不介意你这么热情!”

    “嘿嘿”

    丽莎摸摸挺俏的鼻子,白皙的脸蛋绽开一朵灿烂的花,“我就知道轻轻最爱我了!”

    沈轻轻:“呵呵呵”

    “那轻轻,你等我去换双鞋,咱们就出门喔。”

    “嗯,去吧,我回车里等你。”

    “好!”

    两人告别,沈轻轻走回自己的帕加尼,坐在驾驶座上等一会儿,丽莎就匆匆出来了。

    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上车,她喘着气对沈轻轻说:“对了,宫天祺一听到今晚你跟我一起吃饭,也要来凑热闹!”

    “啊?他?”

    沈轻轻倏地瞪大眼,“他消息咋这么灵通?平时不都是不住在这边的吗?”

    这栋别墅是宫天祺消遣用的,大多数时间,他都乖乖地住宫家大宅。

    丽莎眨着晶亮的眼睛,耿直地告诉她:“是我告诉她的!”

    沈轻轻:“好吧!你们真铁!”

    游戏果真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丽莎跟宫天祺,俨然已成为一对好基友。

    这两个活宝,跟他们在一块,很难不开心!

    沈轻轻抿唇幽幽想着,一边开着车,嘴角不知不觉绽开一抹浅浅的弧度。

    “想吃什么?”

    粉色帕加尼在路上走了10分钟,等红绿灯时,宫天祺刚好来电话。

    沈轻轻拿起蓝牙耳机戴好,顺手按下接听键。

    “三嫂,你请客的话,咱们去吃火锅如何?”

    宫天祺带笑的嗓音从电波那头传来,带着浓浓的喜悦,听得出,他心情很好。

    沈轻轻受到感染,也跟着轻笑出声:“行啊,那要不去淮海路那家火锅店吧?我大概五分钟就到。”

    “嗯,好啊!我现在去检察院接你堂姐,会晚到一点点喔。”

    “ok!”

    原来是约了自家堂姐,怪不得那么开心

    沈轻轻不由得摇头,将耳机取下。

    宫小四与堂姐之间貌似联系还挺紧密,但不是她想泼他冷水,他与堂姐想要有好结果,应该不太可能吧?

    沈轻轻见过宫家长辈一次,宫伯父性格比较开明一些,但宫伯母,可是妥妥一门当户对的超级拥护者,怎么可能会看得上堂姐呢?

    再者,撇开家世背景不谈,就算宫天祺不介意闪闪亮亮的存在,宫家长辈也不可能不介意

    哎!

    想到这儿,沈轻轻原本的好心情就像被人硬生生泼了一桶冷水,别提有多郁闷了。

    丽莎并不知道她的心思,依然沉迷在自己的游戏世界里。

    沈轻轻斜睨她一眼,眸光悄悄闪了闪。

    如果如果丽莎真是闪闪亮亮的姑姑,堂姐,该怎么办?

    ——————

    沈轻轻所说的那家火锅店,是全程最爆的餐厅。该餐厅不接受任何预定,平日里排队都要等上五六个小时才有位置,更别说雅间了。

    来到火锅店附近时,她们远远地就见到几十米的长龙在等位。

    沈轻轻有专属的vip卡,所以不用预定、不用排队,她直接带着丽莎,在餐厅经理的热情招待下,来到最好的套间。

    点好各种新鲜食材,大约等了20分钟,宫天祺与沈拂晓就到了。

    “姐!”

    见到沈拂晓,沈轻轻立刻笑眯眯招招手。

    “抱歉,久等了吧?”

    沈拂晓亦是笑容可掬走过来,很自然就在沈轻轻旁边的位置坐下。

    宫天祺则是坐在她与丽莎之间。

    四人围着一张圆桌,看着中间那热气腾腾的火锅底料,宫天祺挽起袖子,自告奋勇说:“美女们,今晚你们尽情地吃,小爷我舍命照顾美女们,一定会鞍前马后为大家效劳的。”

    他的话音刚落,丽莎就捧场地拍拍掌:“噢耶,宫天祺,你太棒了!”

    “那是,小爷我什么时候都是那么棒!”

    宫天祺一听到有人夸,尾巴立即翘得老高,得意洋洋看向沈拂晓,说,“沈检察官,听到了吗?”

    “听到了!”

    沈拂晓抿一口铁观音,对他如此幼稚的行为表示无语。

    沈轻轻偷偷将视线在两人身上转一圈,怎么看都是一副襄王有意、神女无心的赶脚

    讲真,她私心不希望堂姐与宫小四有太多牵扯,毕竟那是个像风一样的男人,他绝对无法给堂姐安逸的生活!

    哎!

    这是今晚,她第二次为堂姐叹气了!

    “宫天祺,本宫想吃那个手打牛肉丸!”

    丽莎如黄莺般的声音,将沈轻轻的思绪拉回,抬眸望去,就见宫天祺体贴地给丽莎舀了两颗牛肉丸。

    小姑娘旋即眉笑眼开。

    宫天祺照顾完丽莎,仍不忘沈拂晓,马上又舀了同样的牛肉丸到沈拂晓碗里。

    沈轻轻下意识瞄瞄自己的碗,心想:嗯,结了婚的女人果真不值钱呐,瞧,就她一个人得自力更生,嘤嘤嘤

    “宫天祺,本宫想吃那个叫什么竹”

    丽莎指了指腐竹,一脸期待说。

    宫天祺没好气给她弄了一大块腐竹,接着瞪她一眼:“那叫腐竹。还有,你能不能别自称本宫?尼玛,小爷可不是你的奴仆!”

    “行啦行啦,本宫知道了,小气鬼!”

    丽莎吐吐舌头,左耳进右耳出。

    沈拂晓不动声色观察着他们,澄澈的眸光开始游离,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家吃得热火朝天。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尤其是三个性格迥异的女人在一起,更能碰撞出不一般的火花,再加上一个话比女人还多的宫天祺,气氛十分热络。

    火锅结束后,沈轻轻为了方便得到丽莎的头发,干脆邀请她到自己家里住,丽莎当然不加思索答应了。

    于是最终兵分两路,沈轻轻与丽莎回环江公寓,宫天祺如愿以偿乐呵呵送沈拂晓回家。

    法拉利停在检察院门口,沈拂晓下车前突然对宫天祺说:“你跟丽莎还挺般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