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1 如果相爱,必定能排除为难在一起!
    接到蒋京修的电话,顾祁森匆匆赶往z会所。

    推开专属vip包厢的大门,入耳的是宫天祺那鬼哭狼嚎的歌声:“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她心里每一寸,都属于另一个人。她真幸福,幸福得真残忍,让我又爱又恨她的爱怎么那么深”

    “我爱的人,她已有了爱人,从他们的眼神说明我不可能”

    顾祁森瞥了一眼此时正沉浸在无边失恋痛苦中的宫天祺,随后又望向另一边沙发的蒋京修,无声询问:“他抽什么风?”

    蒋京修读懂了顾祁森的意思,不由得耸耸肩:恐怕是被哪个女人甩了吧?

    “呜呜呜,她做了她觉得对的选择,我只好祝福她真的对了,爱不了我最想要爱的人,谁还要我怎样呢?”

    “我爱的人,她不是我的爱人呜呜”

    许是这首歌太应景,完全道出宫天祺无奈、伤感至极的心声,这一刻,眼眶酝酿已久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倾泻而出。

    他边哭边唱,脑海中更是不断想起沈拂晓今晚对自己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

    “宫天祺,求你,不要再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我有深爱的人!”

    “闪闪亮亮不仅仅是我心爱男人的孩子,也是我的!”

    “宫天祺,我是一个有着两个4岁双胞胎儿子的未婚妈妈”

    沈拂晓,她是两个孩子的妈,沈拂晓,心甘情愿为一个野男人生了两个儿子

    呜呜呜呜

    “我爱的人,她已有了爱人,从她的眼神说明我们不可能”

    见宫小四唱得那么投入,顾祁森没有去打扰他,而是迈着大长腿走到蒋京修身旁坐下。

    蒋京修递给他一灌啤酒,顾祁森接过后,打开盖子喝两口,探究的眸光却落在宫天祺身上,若有所思说:“看来,这小子倒是真对沈拂晓动了心。”

    “沈拂晓?小四跟她?”

    蒋京修脸色微微一变,精锐的眸子迅速掠过一抹不敢置信。

    “嗯!”

    顾祁森颔首,“今晚小四和轻轻姐妹俩吃火锅,小四送沈拂晓回家,也许是之后发生了什么”

    蒋京修高大的身子往后倚着沙发靠垫,幽幽叹一口气:“他们不适合!”

    “爱情,哪管适合不适合?”

    顾祁森并不以然。

    在他的观念当中,如果相爱,必定能排除为难在一起!

    “呵”

    蒋京修苦笑一声,旋即将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爱情,哪有那么简单?你现在处于蜜月期,是没办法理解那种想在一起却无法在一起的痛苦的!”

    “”

    顾祁森薄唇掀动正想说些什么,就见蒋京修倏地站起身,他沉声问:“你去哪?”

    “回家!”

    蒋京修淡淡抛下一句话,头也不回走了。

    回家?这么早!

    顾祁森拧拧眉。

    今晚一个、两个,魔障了?!

    宫天祺唱完n首伤感情歌,又借酒消愁,喝得酩汀大醉。

    顾祁森将他送到酒店,折腾了老半天,回到环江公寓已是凌晨一点。

    沈轻轻早已入睡,给他留了一盏橙黄的床头灯。

    顾祁森特意放轻脚步,用最快的速度到浴室冲了个澡,然后才爬上牀,在她旁边躺下。

    熟悉的气息袭来,在睡梦中的沈轻轻不由得感觉安心,她几乎是条件反射那样侧翻了一下柔若无骨的身子,小鸟依人依偎在他怀中。

    “好梦,宝贝!”

    顾祁森轻轻在她额前印下一个浅吻,却未曾想,吵醒了她。

    她睁开迷蒙的眼,声音缓缓的,夹杂着几丝沙哑:“老公,你回来了。”

    “抱歉,吵醒你了。”

    男人摸了摸她的小脸,低声说了一句。

    “没关系”

    沈轻轻微微一笑,整个人瞬间清醒许多,“几点了?”

    “一点半。”

    “哦,你怎么这么晚?”

    “天祺失恋,醉得不省人事,送他回了一趟酒店。”

    顾祁森如实道。

    “失恋?”

    沈轻轻讶异瞪大眼,“今晚吃火锅的时候,他还很开心啊”

    讲到这,她突然灵光一闪,“等等,等等,难道是他跟我堂姐表白,被我堂姐拒绝了?”

    “嗯!”

    顾祁森点点头,“这小子酒后吐真言,说闪闪亮亮是你堂姐的孩子?”

    “额”

    未料到堂姐竟毫无保留将这事告诉宫天祺,可想而知,她是有多铁了心拒绝他

    哎!

    沈轻轻郁闷地咬了咬唇瓣,小脸下意识往顾祁森心口处蹭了蹭,闷声说:“其实我一直都不看好的,他们不适合”

    不适合?

    顾祁森蹙着眉,不经意想起蒋京修也这么说过

    “老公——”

    见顾祁森久久不发一语,沈轻轻情不自禁唤了他一句。

    “嗯,怎么了?”

    男人晃过神,声音低魅了几分。

    “许天容今天过来公司找我,邀请我们周六去参加她的服装店开业典礼,你那天有时间吗?”

    “周六要去隔壁市的工厂视察,你代表我去就行!”

    “喔,那好吧!”

    沈轻轻的本意也是不希望顾祁森出席,这下倒是如愿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天,直到困意来袭,他们才拥着彼此,心满意足闭上眼睛入眠。

    翌日,顾祁森醒来时,沈轻轻已不在身旁。

    洗漱完毕走出卧室,就听到饭厅那边飘来丽莎的说话声。

    这丫头怎么也在?

    顾祁森抿着唇,不动声色往饭厅走去。

    丽莎此时正坐在餐桌前吃着沈轻轻精心准备的三文治,一见到顾祁森,她立马眉开眼笑跟他打招呼:“哈喽早上好啊,森森!”

    “早上好!”

    习惯了小丫头没大没小叫他森森,顾祁森不再像以前一样训斥她,而是面色平静应一声。

    坐在丽莎旁边的沈轻轻,也忙不迭叫他入座,“老公,给你弄了点鱼片粥,快点过来喝吧。”

    “嗯,谢谢宝贝!”

    顾祁森微微一笑,声音比刚刚温柔太多。

    吃完早餐,顾祁森最先出发去公司,沈轻轻将家里收拾一番后,准备带着丽莎出门,丽莎的手机恰好响起。

    见是宫天祺打过来的,丽莎鼓着腮帮子按下接听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