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5 顾祁森怎么可以……
    “少夫人?!”

    未料到会在这儿碰到沈轻轻,梁博士稍稍诧异一下,很快就缓过神,语气有些古怪:“你怎么到这来了?”

    “喔,来探望一个朋友,准备回公司呢。”

    沈轻轻当然不可能跟他透露有关dna检验的事,于是只好找了个借口掩饰。

    梁博士倒没再纠结这个话题,他抬腕看了看表,镜片底下的眸子微微眯起,片刻后,突然对她说:“你现在有时间吗?要不去我办公室一趟吧,我正好有事想跟你讲!”

    “什么事呢?”

    沈轻轻心里一阵咯噔,不知为何,心头顿时掠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她眼底的焦虑掩盖不住,可梁博士却没有直接告诉她,而是幽幽瞥她一眼才开口道:“到我办公室再说吧。”

    “好的,博士!”

    尽管十分迫切想知道他找自己所谓何事,但此地确实不宜谈话,沈轻轻索性点点头,乖乖跟着他往医院大楼走去。

    梁博士的办公室在10楼,五分钟后两人便抵达了。

    刚落座,沈轻轻就迫不及待问:“博士,看您一脸严肃,是不是有不好的消息想告诉我?”

    梁博士“嗯”一声,接着开门见山说:“顾总让我给他做结扎手术!”

    “什么?”

    沈轻轻倏地瞪大眼,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声音颤抖得不像话,“博博士,您您是说顾、顾祁森要做结扎手术?”

    天!这个消息实在是太令人惊骇了

    顾祁森怎么可能

    不,他怎么可以?!

    他就那么不想要跟自己生小孩吗?

    可一个男人如果真爱一个女人,怎么会不想要跟她共同孕育一个属于他们的爱情结晶呢?而他,却连知会自己一声都不曾就决定结扎了

    他,究竟把她当什么了?他是否有想过她的感受?或者在他看来,自己的意愿可有可无吧?

    呵

    顷刻间,所有的负面情绪铺天盖地袭来,如同狂猛的浪潮,狠狠将沈轻轻淹没,她的心,像是被无数把锋利的匕首一刀一刀无情地凌迟着,鲜血淋淋弥漫着疼。

    梁博士将她的表情看在眼底,神色认真道:“顾总是顾家的继承人,老爷子怎么可能允许他绝后?少夫人,还请你帮着劝劝顾总吧,不要让他一念之差做了错事!”

    “”

    沈轻轻小脸一片煞白,娇唇蠕动着想说什么,可那些想说出口的话却硬生生卡在喉咙口,愣是发不出来。

    劝他?

    呵,他连做这个决定都瞒着自己,她又有什么资格去劝他?

    如果他真有顾虑到她,就不会如此自私地想要去结扎了,毕竟,他剥削的,不仅仅是他自己做父亲的权利,还有她的

    呜呜

    梁博士后来说了什么,沈轻轻全部浑浑噩噩地,啥也不知道,啥也记不清,她只知道,当她神志清醒了一些时,自己已回到家里,窝在沙发上泪流满面。

    一个人哭得肝肠寸断,哭到最后实在忍不住拿起手机打给沈拂晓。

    电话接通的那一瞬,沈轻轻委屈地咬着唇瓣,呜咽出声:“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