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6 该让他知道的,就要让他知道
    接到沈轻轻电话的那一刻,沈拂晓恰好在外边办完事准备回单位,然而,一向爱岗敬业的她,在听到宝贝堂妹惨兮兮的抽泣声时,却是连工作也不要了,直接让的士司机调头,开往环江公寓。

    半个小时后,沈拂晓忧心忡忡出现在沈轻轻家门口。

    原本想敲门的,结果却发现,这丫头竟然连门都没有关

    沈拂晓黛眉轻蹙,心头的担忧不禁愈聚愈浓,看样子,恐怕事儿不小,哎!

    她摇摇头,立马闯进屋,入眼的,是女孩蜷缩在沙发一角,埋首啜泣的一幕,那模样儿,怎么看都令人觉得悲伤。

    客厅的空气,像是被她压抑的心情感染,瞬间停止了流动,周遭一片安静,唯有她细不可闻的低泣声。

    “轻轻——”

    沈拂晓咽咽口水唤她一声,迈开长腿疾步走近她。

    “姐——”

    沈轻轻这才抬起头望向她。

    “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

    沈拂晓语带关心问。

    看着堂妹那本该是澄澈的杏眸,因哭泣而红肿得像两颗核桃,沈拂晓禁不住在心底暗暗把顾祁森骂一顿:一定是他惹哭了轻轻,一定是

    “呜呜呜”

    沈轻轻并没有回答沈拂晓的问题,她只是一个劲地摇头,一个劲地哭。

    沈拂晓走到她旁边坐下,伸手从茶几那边拿过一个纸盒,抽出几张纸巾温柔地帮她擦泪,一边擦一边像哄小孩子那般耐心地哄她:“好了好了,瞧,都快23岁的人了,还哭?要是被闪闪亮亮瞧见了,肯定会笑话你的,别哭了,嗯?”

    “嗯嗯嗯”

    沈轻轻猛地吸一口气,夺过沈拂晓手中的纸巾用力在自己脸上擦几下,然后破涕为笑说:“我没事了,姐!不好意思,害得你在上班都特地跑过来。”

    讲到这,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瞅着沈拂晓,“你回单位吧,我发泄完就好了。”

    话音刚落,额头就被沈拂晓一记爆栗打下,“瞧你这人,跟我客气啥?我是你姐,又不是别人。”

    “嘻嘻,我知道我知道,我错了行么,好姐姐!”

    沈轻轻立马凑过去抱住沈拂晓,尖尖的下巴抵在她肩膀上,幽幽叹了叹气,低声呢喃道“这世界上,真心实意对我好的,永远都不会背叛我的,也只有你和外婆了”

    许是太过心塞,沈轻轻讲着讲着,好不容易才收住的眼泪又不争气掉下来了。

    沈拂晓搂着她,敏感地捕捉到她话里蕴含的信息,不由得拧拧眉,神色认真问:“顾祁森出、轨了?”

    “啊?”

    沈轻轻微微怔住,反应过来时,赶紧否认,“不是,他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

    别的不说,顾祁森对婚姻忠贞这点,沈轻轻是深信不疑的,可他忠于自己的婚姻又怎样?他压根就没有尊重过她这个妻子,要不然也不会一声不吭就打算去结扎了

    思及此,沈轻轻的心蓦然一痛,瞬间难受得透不过气来。

    她松开沈拂晓,整个人像一只受伤的刺猬,又缩回沙发一角去,这一次,怀里多了个抱枕。

    “那到底是怎么了?”

    沈拂晓仍不放弃追问。直觉告诉她,这对恩爱的小夫妻绝对是出严重问题了,可如果不是顾祁森出、轨的话,那她还真想不出是什么原因能够让自家堂妹如此心灰意冷。

    哎

    “我”

    沈轻轻咬着唇瓣,欲言又止。

    沈拂晓眸光柔和看着她,由衷道:“如果你觉得为难,那就不讲了,无论发生什么事,姐姐都在你身边!”

    她的话让沈轻轻心尖不自觉泛过一阵暖流,几乎是情不自禁,沈轻轻就把抱枕扔到一旁,拽着沈拂晓的胳膊,一脸感激说:“谢谢你,姐姐!你放心,顾祁森不可能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的,我们之间有些小问题,我会找时间跟他好好沟通。”

    “嗯,夫妻之间贵在坦诚,你有什么事不要憋在心里,该让他知道的,就要让他知道。”

    见她情绪终于恢复正常,沈拂晓压在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悄悄放下。

    沈轻轻则是点点头,一副受教的模样:“嗯嗯,会的会的。”

    “呵,那你好好收拾一下自己吧,等下煮顿丰盛的晚餐,好好抓住你男人的胃喔。”

    沈拂晓勾勾唇,露出一缕淡淡的笑。

    沈轻轻“嗯”一声,抬头看不远处的欧式壁钟,16:25分。原来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消沉了一个下午。

    这时候,她突然想起稍早之前自己去医院取dna结果一事,那个牛皮纸袋,至今还躺在包包里没有拆开

    “时间不早,我回去了,还得回单位把收尾工作完成。”

    沈拂晓拍拍她的脑袋瓜,一边站起身。

    沈轻轻有些冲动想跟她说dna这事,但这个念头还是被她硬生生压下了。

    怀着复杂的心情送走沈拂晓之后,沈轻轻坐回沙发上,顺手将包包拿到跟前。

    打开包包的拉链,她从里边将牛皮纸袋拿出来,颤抖着双手拆掉封口。

    看不懂a4纸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分析,所以,沈轻轻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结果果真如她所料,丽莎与闪闪亮亮有血缘关系

    怎么办?

    她该如何告诉堂姐这个事实?

    堂姐知道后,肯定会受不了吧

    沈轻轻拽着薄薄的几张a4纸,眼神陡然变得沉重起来。

    ——————

    本着夫妻之间有事应该坦诚相待的原则,沈轻轻特地做了一桌子的美味,准备与顾祁森好好沟通,将问题说清楚。

    大概六点钟左右,她便给顾祁森发短信:“老公,我在家里煮好饭等你了哟,不许加班,快点回来!”

    不一会儿,顾祁森就回复了:“你怎么那么早回去?”

    “翘班嘛!那你回不回呢?”

    “回,立刻回!”

    “嗯嗯,路上小心喔!”

    ”好!“

    发完短信,沈轻轻眨了眨卷翘的羽睫,将手机重新搁在茶几上。

    30分钟后,顾祁森风尘仆仆赶回家,手里竟然还多了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看着那一大束象征着甜美爱情的红玫瑰,沈轻轻下意识攥紧手心,好半晌都没有伸手去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