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7 你爱我吗?
    注意到她表情明显不对,顾祁森下意识想去摸她的头,谁知却被她利索躲过,同时,手中的玫瑰花亦是被她抱到怀里。

    “谢谢老公!”

    沈轻轻将小脸埋在花里轻吸一口气,随后假装若无其事绽开一抹浅浅的笑。

    那笑容落入男人眼底,堪比繁星耀眼,顷刻间,令艳红的玫瑰都黯然失色。

    但,尽管女孩笑得很开心,顾祁森依然看出她有心事,狭长的凤眸微眯,潋滟几分探究。

    沈轻轻捧着鲜花,故意躲避他灼热的视线。

    她转过头,一边往客厅走一边云淡风轻说:“前段时间买了个漂亮的花瓶,正好可以插这束花。”

    “嗯!”

    顾祁森心不在焉应一声,视线随着她娇俏的身影移动,怎么看都觉得她不对劲。

    她究竟是怎么了呢?

    男人暗忖。

    沈轻轻把花瓶装了二分之一的水,将玫瑰插进花瓶中,又拿起手机拍下一张照片。

    换做以往,她会习惯性发朋友圈,然而此时此刻,她却一点跟大家分享的心情都没有,只发了仅对自己可见,再配上一段伤感的文字:爱就是这么回事,死不了人,却会在心脏最疼的地方狠狠地插上一针。

    退出微信,沈轻轻将手机重新放好,转身眉眼弯弯对顾祁森说:“老公,还不去洗手,饭菜都凉啦。”

    顾祁森幽幽看她一眼,薄唇掀动想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是应了一声“好”,接着走向房间。

    沈轻轻愣愣地站在原地,盯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看了许久,直到厨房传出微波炉“叮”的声音,她才鼓着腮帮子往厨房走去。

    顾祁森换好一套家居服出来时,沈轻轻已经将全部佳肴端到饭桌上。

    顾祁森情不自禁走过去,从背后抱住她的腰,薄唇贴着她的耳畔,柔声低语问:“今天是什么日子,嗯?”

    沈轻轻垂眸,心里不由得划过一抹苦涩:今天是梦想破碎的日子!

    不过,她当然不可能将这话说出来,而是幽幽反问:“你说呢?”

    顾祁事将她抱紧,语气愈发温柔:“心情不好?谁欺负你了,嗯?”

    “没有!”

    沈轻轻闷声回答,顷刻间,有些犹豫该不该直接跟他摊牌

    她原本已经鼓足勇气,打算好好跟他说清楚的,可当这一刻真正到来时,却有一股叫做害怕的情绪排山倒海袭来,她发现,自己原来也是个胆小鬼!

    “轻轻”

    恍惚中,男人又唤了她的名字。

    沈轻轻眸光闪了闪,突然间,也不知打哪来的冲动,她索性脱口而出:“顾祁森,给我一个孩子吧!”

    话音落下,沈轻轻敏感察觉到男人放在她腰间的大手稍稍松开,她心里一阵咯噔,忍不住自嘲一句:果真,是自己痴心妄想,是么?呵!

    不死心,沈轻轻鼓足勇气继续硬着头皮问他:“顾祁森,我很喜欢孩子,咱们生一个,好不好?”

    求你了,say yes!求你,顾祁森

    她指间颤了颤,满心满眼期待着男人能够点头说“好”,然而,她等了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一直等到所有的热情都燃烧殆尽,回应她的,依然是一室的寂静。

    “我懂了!”

    沈轻轻语调骤然间冷了下来,她猛地推开他,头也不回转身往外走。

    顾祁森总算有所反应,立马伸手拽住她的手腕。

    沈轻轻心头微微一动,以为他终于答应自己的要求了,结果却听到他语带无奈出声:“为什么一定要生孩子?两人世界不好吗?”

    沈轻轻转过头,神色凄婉问他:“你爱我吗?”

    “爱!”

    顾祁森不加思索回答。

    他的笃定让沈轻轻动容,只见她紧紧捏住冒着细汗的手心,一字一句无比清晰道:“爱我,就给我一个孩子,一个属于我与你的爱情结晶!”

    未料到她会这么坚持,顾祁森感觉头都大了。

    他抬手挠了挠头发,言语间泛上几丝烦躁:“咱们能不能不要谈这个话题?”

    “为什么不能谈?如果你真的爱我的话,为什么不愿意跟我生孩子?还是说,你怕有了孩子的牵绊,以后万一你腻了我,离婚又多了阻碍?”

    女人大多数都喜欢胡思乱想,饶是沈轻轻,亦无法例外。因为顾祁森不愿意生孩子这个事情,她天马行空联想了许多,当然,想到的几乎全是负面信息

    顾祁森被她这番话气得脸都黑了,当下,语气陡然冷了几分:“你再说离婚试试!”

    见他发飙,沈轻轻隐忍着的脾气也蹭蹭蹭窜上来:“你不要岔开话题,我跟你谈的是孩子!”

    “孩子,孩子?孩子重要,还是我重要?”

    “都重要!这世间有哪对相爱的夫妻,不愿意生孩子的?说到底,你就是不够爱我,才会不想要孩子!”

    讲起这话时,沈轻轻不免有些委屈,眼眶有雾气悄悄氤氲。

    顾祁森将她的表情看在眼底,心痛得无法呼吸。

    其实,他何尝不想拥有一个属于他俩的爱情结晶,可比起这个,他最在意的还是她这个人,如果两者只能选其一的话,他绝对毫不犹豫舍弃当父亲的机会,但,这一切,偏偏无法告诉她

    他好看的薄唇微微掀动着,想说些什么,喉咙却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勒住,许久许久都出不了声。

    迟迟等不到他的答案,沈轻轻的心,在这一刻开始死去。

    她睁着两只骨碌碌的眸子望向他,眼底的受伤显而易见。

    该死!

    顾祁森暗地里咒骂自己一句,大手伸过去想去拉她的手却被她用力甩开:“沉默代表承认,我懂的,我明白的!顾祁森,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突然间会纠结你这个问题吗?你不喜欢孩子,不愿意孩子,我理解你,尊重你,可是你你为什么要背着我去结扎?难道在你心里,我连最起码的知情权都没有吗?夫妻双方是平等的,可你让我深深地感觉到,你一直只把我当附属品所以,我们还是先分开,暂时冷静一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