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9 天啊,这一定不是真的
    顾冉冉虽然被f组织冻结了手头上的权力,但以她的人脉及手段,想调查沈轻轻是十分轻而易举之事,于是,不到一周,她手头上便有了沈轻轻宫寒严重导致不孕不育的证据。

    得到这些证据,她毫不犹豫以匿名的方式寄到顾宅,署名是她自己收,当然,为确保让爷爷亲眼见到这份文件,顾冉冉特地算好时间,在快件抵达顾家之前,她亲自驱车前往顾家大宅。

    抵达顾长谦所住的如意院,老爷子正白衣飘飘挥舞着手中的太极剑,顾冉冉耐着性子在一旁观看,等了几分钟,见他停止动作,她这才从女佣手里拿过一条毛巾,笑眯眯迎上去:“爷爷,我来看您啦。您刚刚那剑法好出神入化喔,感觉就像是在看电视一样,很棒!”

    “呵呵,就你这丫头嘴甜。”

    顾长谦接过她递来的毛巾擦擦泪,苍老的面容笑意盎然,看得出心情十分好。

    “爷爷,我是说真心话嘛。”

    顾冉冉嘟嘟唇,挽着他的胳膊撒娇。

    “行行行,我家冉冉丫头眼光太独到了”

    “嘻嘻,爷爷,那您不是拐着弯自夸么?”

    “这都被你看出来?”

    祖孙俩边说边笑往不远处的凉亭走去。

    那边,佣人们已经摆好了各式的下午茶点心。

    顾冉冉扶着爷爷坐下后,体贴地给他倒一杯红茶,恭敬递给他:“爷爷,请喝茶。”

    “哎,果真还是闺女贴心。你瞧你哥那混小子,整天也不知在忙什么,魂影都不见一个!”

    顾长谦拿起茶杯轻啜两口,没好气抱怨道。

    不过,尽管是抱怨的语气,但那脸上却充满着浓浓的宠溺。

    顾冉冉将爷爷的表情看在眼底,不由得在心里冷笑:爷爷对大哥的偏爱,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若他知道大哥为了一个贱女人居然想绝后,估摸会气死吧?呵呵!

    想到这,她转了转乌黑的眼珠子,眸光迅速划过一缕锋利,随后,假惺惺应声:“爷爷,大哥都娶了老婆了,肯定陪您的时间就会相对减少呀。”

    “那倒是!”

    顾长谦若有所思说,“看在他对老婆尚且用心的份上,我这老头子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

    顾冉冉叉了一小块桂花糕,顺着他的话接下去,“嘿嘿,那是,指不定他们正努力给我们顾家开枝散叶,所以我也很识趣,不去打扰他们呢。”

    “哼!”

    提起这事,顾长谦就一窝火,脸上的笑容也霎时敛起,“开枝散叶?你大哥要是有这觉悟就好了!”

    “啊?怎么啦?”

    顾冉冉眨眨长长的睫毛,一头雾水问道。

    顾长谦盯着她看一眼,无奈摇摇头,并不愿继续这个话题。

    顾冉冉见状,当下了然几分,干脆识时务噤声,悠闲自得吃自己喜爱的点心。

    大约过了五分钟,管家杨伯拿着一份文件匆匆赶来。

    顾冉冉余光瞥见杨伯的身影,嘴角的弧度不自觉越扩越大,哦呵呵,好戏登场了。

    杨伯将快件递到顾冉冉面前,笑着对她说:“小姐,有您的一份快递!”

    “喔!”

    顾冉冉将手中的茶杯放下,从杨伯的手里接过快件,朝他颔首致谢,“谢谢您了杨伯。”

    “小姐您客气了。”

    杨伯一脸慈蔼回应,旋即便欠欠身子退下。

    他一走,顾冉冉边开始当着顾长谦的面拆快件,一边拆,一边自言自语:“奇怪,为什么没有寄信人的姓名和地址呢?”

    她的话音不大,刚好传进顾长谦耳里,引起他的注意:“怎么了?”

    顾冉冉皱皱眉,如实回答:“就是觉得这份快件有点奇怪,为啥没有署名和地址。”

    “拆开就知道了!”

    顾长谦说这话时,出于好奇的心理,视线也很自然就落在这份快件身上。

    不一会,顾冉冉就将封口拆开。

    由于她的力度过大,一个不小心,有好几张单据从袋子里边掉出来,顺势落在地上。

    顾冉冉作势想去捡,岂料,顾长谦已比她更快一步,将那几张纸捡了起来。

    这时,一行加粗的黑体字赫然映入眼帘:“顾氏集团总裁因妻子不孕不育,欲做结扎手术,所有证据如下”

    轰——

    顾长谦愣了愣,反应过来时,整张老脸涨得通红,“砰”一声,一拳狠狠拍在石桌上:“哪个混账东西向天借胆,竟敢造谣到我顾家头上!”

    顾冉冉整个身子哆嗦了一下,小心翼翼问:“爷爷,您怎么了?”

    顾长谦没有回答,而是眯起一双精锐的眸子,眼神阴婺盯着那些纸张的内容看,越往下看,脸色愈发阴沉。

    “爷爷,您这是怎么了?”

    顾冉冉趁机拿起其他纸张瞄一眼,精致的小脸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一样,顷刻间一片煞白,“天天啊,这一定不是真的,轻轻呜呜呜,轻轻那么好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没有办法怀孕呢?”

    顾冉冉声音哽咽,无比委屈地伸出手想去抢回那些报告单,“爷爷,您不要看了,我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别有用心将这些寄给我,呜呜呜,他们究竟想干什么啊,为什么要将这些东西寄给我?爷爷,这是我的快递,您别看了,您就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呜”

    顾长谦没有理会顾冉冉,他沉着脸,默不作声将全部单据看完,然后重新装回袋子里。

    “爷爷”

    顾冉冉迫不及待想试探他,顾长谦却比了一个“stop”的手势,转身大步流星往里屋走,当然,也顺便带走那份别有用心的快件。

    见事情已成功一半,顾冉冉噙着一抹愉悦的笑,翘着二郎腿,乐悠悠地磕起了瓜子。

    顾长谦回到书房,将快件随意往大班桌一放,立马拿起手机拨打梁博士的号码。

    电话一接通,未等对方出声,顾长谦便厉声呵斥:“半小时内,滚到我面前!”

    翌日清晨。

    “哈秋,哈秋——”

    沈轻轻从睡梦中醒来,接连打好几个喷嚏,眼皮又一直跳个不停,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她伸了伸懒腰,正准备起床,这时,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响起。

    见屏幕上显示“爷爷”两个字,沈轻轻不敢怠慢,立刻按下接听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