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0 爷爷这是想收拾顾祁森?
    未料到爷爷竟会一大早打电话过来,沈轻轻身上的瞌睡虫全跑光了。

    她握着手机,嘴角含笑柔声与他打招呼:“爷爷,早上好啊!”

    顾长谦此时的心情十分不好,但听到沈轻轻甜美的嗓音,不可否认,阴郁的情绪稍稍好转了一些,然而转念一想,这么美好的女孩子竟没有办法为他们顾家开枝散叶,他就再也笑不出来了,更甚至,此时此刻,他就连跟她说话都不知该如何开口

    哎!

    他第一百零一次叹气!

    隔着长长的电波,沈轻轻当然不可能知道顾长谦的心事,见他迟迟没有出声,她忍不住又重复一遍:“爷爷,您有在听吗?”

    “哦,在!”

    顾长谦这才回过神,精锐的眸子迅速划过一抹无奈。

    他拿起水杯喝下一口水,润润喉咙后,故作云淡风轻问道:“轻轻啊,阿森呢?”

    “他出差了,要晚上才会回来。”

    沈轻轻如实回答。

    “那今天周六,你能回老宅来一趟吗?爷爷有话想跟你说!”

    “喔,好啊!”

    沈轻轻毫不犹豫应允了,可心里却隐隐掠过一缕不好的预感。

    奇怪,明明爷爷的态度跟以前无任何不同,可为什么她会从中嗅到一丝不平常的气息呢?

    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难道是顾家

    呸呸呸,沈轻轻,你这个乌鸦嘴!

    她猛地摇摇头,立刻将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抹去。

    挂掉电话后,不好意思让老人家等太久,沈轻轻赶忙起身,以最快的速度跑进洗手间洗洗刷刷,然后换好一套清爽大方的休闲装,早餐都顾不上吃就匆匆出了门。

    驱车抵达顾家老宅时,天空恰好下起了毛毛雨。

    春天的细雨,丝丝滋润着大地,景色一片生机盎然,空气又无比清新。

    将车子熄火,沈轻轻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雨伞,迎着淅沥沥的小雨,往如意院走去。

    在门口将雨伞交给佣人,她款款走进里屋,就见老爷子坐在沙发上动作娴熟地泡着茶。

    茶香袅袅,瞬间弥漫在客厅的上空。

    沈轻轻闻着茶香,视线不自觉落在顾长谦脸上,悄悄瞄了他几眼。

    见爷爷神色自若,幽深的眸子复杂难辨,她不禁暗暗揣测他找自己过来的目的,若爷爷再次提及让她尽快生孩子这个话题,她一定会好好说服他等多两三年

    思及此,沈轻轻悄悄做了个深呼吸,捏了捏手心,眉眼弯弯笑着走过去。

    “爷爷——”

    走到沙发旁,她恭敬地朝他欠欠身子。

    顾长谦将茶壶放下,拿起其中一个茶杯递给她,沉声示意:“坐!”

    “谢谢爷爷!”

    沈轻轻忙不迭道谢,接过茶杯款款落座。

    轻啜一小口红茶,她小心翼翼问:“爷爷,您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呢?”

    顾长谦抬眸幽幽睨她一眼,缓缓开口:“去书房说吧!”

    话落,他站起身,迈开步子走向楼梯。

    “嗯,好的。”

    沈轻轻微微颔首,立马跟上去。

    她亦步亦趋走在顾长谦后面,心情却愈发沉重起来。

    看样子,确实是有事情发生呐

    到了二楼书房,管家杨伯很快就端来两杯茶。

    “老爷,少夫人,请慢用。”

    ”谢谢杨伯!“

    ”不客气的少夫人。“

    杨伯将茶杯放下后,便识时务退出去了,顺带帮他们关上了门。

    偌大的书房,仅剩沈轻轻与顾长谦两人。

    沈轻轻心头那抹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娇唇蠕动着正想主动问出口,就听爷爷直截了当道:“轻轻啊,听说阿森打算去结扎?这件事,你是不是该给爷爷一个交代?”

    “啊?”

    沈轻轻霍地瞪大眼,完全没想到老爷子竟会得知此事,而且还特地把她叫来训话。

    哎,糟糕糟糕,爷爷这是想收拾顾祁森吗?

    不,不可以的!

    护夫心切,沈轻轻想都不想直接对顾长谦说:“对不起,爷爷!这是我的错,是我跟顾祁森闹矛盾,他被我气坏了一时冲动才那么做的,现在已经没事儿了,爷爷。”

    “确定没事儿了吗?”

    顾祁森盯着她,神色透出几许怪异。

    沈轻轻“嗯”一声,眸光悄悄闪了闪。

    不能怪她喜欢胡思乱想,今天爷爷的表现确实十分古怪啊,究竟是怎么了?

    心里正犹豫着该不该开门见山将自己的疑虑说出来,耳畔就传来爷爷低沉的嗓音:“轻轻啊,爷爷这次找你过来,是有件事想求你!”

    “求我?”

    沈轻轻心里一阵咯噔,下意识蹙起了眉头。

    “嗯!”

    顾长谦重重点了点头,语带认真说,“爷爷希望你能主动跟阿森离婚!”

    轰——

    他的话如同晴天霹雳,硬生生将沈轻轻劈成了两半。

    她整个人被定格住,许久许久都回不了神。

    顾长谦心里默叹一口气,知道自己这个要求过分了点,但为了顾家香火的延续,他不得不让自己狠下心:“轻轻,是爷爷对不起你!你想要车子、房子,还是顾氏的股份,爷爷都可以答应你,但你跟阿森的婚姻,势必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为什么?”

    沈轻轻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为什么不能再继续?”

    她不敢置信看向顾长谦,眼角眉梢间晕染着一股受伤的情愫。

    这一刻,任她再怎么聪明,都不会料想到,当初一心撮合她与顾祁森在一起的爷爷,居然会提出让他们离婚的要求

    呵呵!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难不成她的婚姻是过家家,想结就结,想离就离吗?

    他究竟把她当什么了?

    她沈轻轻虽然穷,但志气仍在,绝不会轻易受人摆布,哪怕对方是自己敬爱的爷爷,亦是一样

    很想站起身,头也不回直接离开,但她到底没有这么做,而是安静地坐在沙发上,逼自己等待着顾长谦的答案。

    “”

    顾长谦并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毕竟事实的真相太过伤人,他,终究是不忍呐!

    空气中一片寂静,气氛压抑得令人透不过气来。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十多分钟,最后,沈轻轻终于控制不住自己,打破了沉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