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2 想轻轻了
    抱歉宝贝们,因为时间不够了,我不得已,只能放多一章内容上来,要不然我编辑会杀了我,嘤嘤嘤,我现在继续写,等下会有新的替换,亲们要是看了不小心重复了这章,明早来刷新一下就有新的了,不会重复扣费的,放心哈!废话不多说,我去写了。。

    只见她站起身,深深地朝顾长谦鞠了鞠躬,神色无比认真道:“爷爷,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我跟顾祁森好不容易才心心相印在一起,爷爷您就算是想判我们这场婚姻死刑,也得有站得住脚的理由啊!如果您是觉得我配不上顾祁森,当初为何又要撮合我们呢?我和顾祁森是活生生的人啊,我们很相爱,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婚,您不可以这么对我们”

    “对不起,你就当爷爷老糊涂,乱点了鸳鸯谱吧,千错万错,都是爷爷的错”

    顾长谦语气充满自责,却是依然不忍心告诉她真实的原因。

    可沈轻轻怎么可能因他一句话就乖乖跟顾祁森离婚?

    于是,她理直气壮拒绝了:“抱歉,爷爷,请恕我不能答应您这个无理的请求!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先走了!”

    她说完,毅然转身往门口走。

    顾长谦眸光复杂盯着她的背影,直到她将手放在门把处,准备拧开书房的紫檀木门时,他迫不得已,只能脱口而出:“这里有一份关于你的体检报告,你看完就知道原因了。”

    “体检报告?”

    沈轻轻怔怔地站在原地,好半晌都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咬着唇瓣缓缓回头,这时,顾长谦已经走到书桌后边,从抽屉里拿出一份牛皮纸袋,朝她挥了挥,“答案就在这里面,你你自己看吧!”

    话落,顾长谦索性将纸袋搁在桌面上,接着,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回沙发落座。

    沈轻轻几乎是费尽了所有力气才让自己踱步到了书桌前。

    她伸手拿起牛皮纸袋,突然间,竟没有勇气将里边的资料取出来。

    那是她的体检报告,也是爷爷让她与顾祁森离婚的真正原因,难道她她得了不治之症吗?

    这个认知倏地从心口窜过,女孩莹白的小脸霎时间血色尽失,甚至连站都站不稳。

    葱白的十指紧紧拽着那毫无重量的几张纸,然而,心头却像是压着千万斤的大石头,连呼吸都是那么地困难

    沈轻轻纠结的表情全数落在顾长谦眼底,他眯了眯幽深的眸子,心头隐隐掠过一丝后悔与歉疚,但很快,顾家的香火延续这事就占了上风,让他不得不狠下心肠,继续当坏人:“既然你不看报告,那就由我来告诉你吧”

    ——————

    一个小时后,沈轻轻浑浑噩噩从如意院离开。

    天空依然下着雨,雨势比来时还要大,可此时此刻,她却没有撑伞的心情,行尸走肉那般往停车场走去。

    坐进车里时,身上的衣服全被淋湿,雨滴顺着头发迅速往下掉,布满她精致的小脸,一时间,竟分不清那究竟是雨水,还是她的泪

    不想继续在这个地方逗留,沈轻轻猛踩油门,粉色的帕加尼瞬间疾驰狂奔,迅速驶离春意盎然的双月湖。

    一路上,脑海中总是不可遏制浮现稍早之前爷爷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

    “轻轻,阿森之所以会想去结扎,完全是为了你!你有严重的宫寒,再加上小时候中过剧毒,导致这辈子当母亲的几率为零阿森他是怕你有一天知道这个事实会离开他,所以才想一劳永逸让自己也失去当一名父亲的权利”

    “我知道你们小夫妻感情很好,但他身为顾氏未来的家族,肩负着振兴家族的使命,顾家怎能允许他没有自己的亲生血脉呢?”

    “你是个善良的好女孩,爷爷相信你也不忍心剥夺阿森为人父亲的权利,是不是?”

    “如果你当真爱他,还请你为他好好想一想,是要让他跟你在一起,愧对顾家列祖列宗,众叛亲离,还是退开一步,放手让他去拥有正常的人生,过正常的生活”

    “爷爷是真的很喜欢你,但也请你明白身为当家人的无奈。知道你的身体状况,爷爷不是没想过找个女人帮阿森生孩子,然后抱给你养,但阿森是什么脾气,我再清楚不过,如果你一直在他身边,他绝对不可能去碰别的女人,更别提还跟别人生孩子了”

    “轻轻啊,就当爷爷求求你,放手吧!”

    爷爷对她说了好多好多话,每一字每一句,都像刀子那般狠狠戳进她的心窝,鲜血弥漫啊,好疼好疼

    泪,再次不争气落下,沈轻轻干脆踩了刹车,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嚎啕大哭起来。

    “呜呜呜,顾祁森,我该怎么办?”

    “呜呜呜,顾祁森——”

    ——————

    m国,总统府。

    书房内,东方瑾刚通完一个重要的电话,东方珏就敲门进来。

    “叔叔——”

    东方珏大步流星走到书桌前,朝他鞠鞠躬,随后道,“顾祁森不让轻轻祭祖的原因查出来了!”

    “哦?”

    东方瑾蹙着眉,英俊的面容泛上几丝探究。

    “轻轻的身体出了严重状况,导致不孕,顾祁森为维护他们的婚姻,所以才将祭祖这事压下。”

    东方珏将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如实告知,当然,他并不清楚,事情又有进一步的发展。

    “看来,这顾祁森对轻轻倒是真心实意。”

    东方瑾若有所思开口。

    东方珏微微颔首:“嗯,确实!不过,顾家老爷子不是省油的灯,万一被他得知轻轻不孕的消息,恐怕会出手让他们离婚。”

    在豪门当中,子嗣无疑是最重要的,饶是轻轻再怎么讨顾长谦喜欢,终究抵不过“生不出孩子”这宗罪

    他们家的轻轻那么善良,又怎能对抗得了老谋深算的顾长谦?

    东方珏越想越不放心,干脆向东方瑾提议:“要不让轻轻认祖归宗?有了东方家作后盾,谅顾长谦也不敢因这事嫌弃轻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