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3 但我乐意照顾你!
    此时,他正站在不远处的落地窗前,双手插袋眺望着屋外的风景,清晨的一缕阳光,温柔地打在他身上,为他增添几丝柔和,这一刻,沈轻轻情不自禁想到四个字:侧颜无敌。

    她承认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颜控,哪怕与他相处了这么久,依然无时无刻不被他英俊的外表吸引。

    曾经,她无数次幻想过,以他俩的颜值,他们的小孩该有多么地好看,可惜幻想终归只能是幻想,永远成不了现实,而她,甚至连当母亲的资格都没有

    想到这儿,沈轻轻心蓦然一痛,她狠狠咬着唇,稍早之前氤氲的那抹湿意渐渐化作一颗一颗的泪滴,扑簌扑簌往下掉。

    她无声地流着泪,不敢被男人知道她在哭,于是立马扭过头,悄悄将头埋到被窝里去。

    顾祁森压根没注意到沈轻轻的小动作,他安静地呆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转身往床边走。

    这时,沈轻轻已经偷偷将泪痕擦干,情绪也稳定了许多。

    听到脚步声,她深吸一口气,缓缓将脑袋瓜从被窝里探出来,还没来得及想到要跟他说些什么,就见男人已走到床沿边坐下。

    他深深睨着她,眸光溢满浓浓的关心:“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没有!”

    沈轻轻摇摇头,给予他一个虚弱的浅笑。

    顾祁森见状,不由得抬手摸了摸她光洁的额头,确定她彻底退烧之后,才总算松一口气:“幸好烧退了!”

    昨晚听梁博士提及她发高烧的原因竟是因为淋了雨,若不是她那时候昏迷不醒,他非得揍她一顿小pp不可

    都那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老是让他操心呢?

    顾祁森禁不住捏了捏她的俏鼻,没好气警告道:“死丫头,下次再敢淋雨试试?”

    “嗯放心,没有下次了!”

    沈轻轻喃喃应声。

    她向来不是一个自虐的人,用自己的身体去开玩笑,一次就够了,她,没有资格任性

    “这才乖!”

    顾祁森帮她顺了顺额前凌乱的发丝,接着问:“帮你熬了点粥,起床喝点?”

    “嗯好的,谢谢老公!”

    沈轻轻没有拒绝,掀开被子一骨碌下了床。

    顾祁森也跟着站起身,走到她背后轻轻环住她的腰,沉声问:“怎么了?今天情绪似乎有点低落,谁欺负你了?”

    沈轻轻心头微微一动,好不容易才止住的泪,眼看又要掉下来了,她眨眨眼,极力假装若无其事道:“没有啦,可能是昨晚没有吃东西,现在脑袋有点晕乎乎的”

    讲到这,她发现自己再也演不下去,急忙伸手去扯开他的手,一边大声说,“啊,老公,我好急啊,你先让我去上厕所!”

    “去吧!”

    顾祁森依依不舍松开她,眼角眉梢间潋滟无尽的情意。

    “嗯嗯!”

    一得到自由,沈轻轻头也不回地往洗手间狂奔而去。

    “砰”一声,洗手间的大门关上,她贴着门板,眼泪在下一秒如决堤的潮水,汹涌狂流。

    老公,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将你推开

    ————

    半小时后,沈轻轻磨磨蹭蹭走出洗手间。

    顾祁森早已不在房内。

    换好一套休闲的家居服,她心不在焉离开卧室。

    走到客厅,顾祁森恰好端着一个托盘从饭厅出来,见到她,他唇角飞扬,绽开一抹倾城的笑:“怕你不舒服,我正打算将粥端到房间给你。”

    “不用了,我在沙发吃就好。”

    沈轻轻幽幽盯着他,强迫自己挤出一丝淡笑。

    幸好,顾祁森虽然察觉到她情绪低落,但他以为是她刚刚退烧的缘故,倒没有往别处想。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双人沙发,“那咱们过去坐?”

    “好!”

    沈轻轻颔首,迈着沉重的步子跟他一起走过去。

    坐下后,顾祁森体贴地帮她拿勺子,想喂她喝粥,她却偏过头,拒绝他的喂食。

    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以来,顾祁森没少喂她,如今见她一副不配合的样子,他不禁蹙起眉头,好声好气问:“怎么啦?”

    “没事,我自己来吧。”

    沈轻轻避开他探究的视线,赶忙夺过他手里的勺子,端着陶瓷小碗,一口一口喝起了粥。

    男人愈发觉得她不对劲,索性捧起她的小脸,让她与自己四目相对,猝不及防地,捕捉到她来不及掩饰的忧伤。

    顾祁森心一沉,一脸认真问:“是不是我惹你生气了?”

    沈轻轻笑着敷衍,“没有,你想太多了。我只是觉得自己有手有脚,不需要事事都劳烦你照顾而已。”

    “真的?”

    “当然!”

    “但我乐意照顾你!”

    男人毫不犹豫开口。

    “嘿”

    沈轻轻闻言笑了笑,心底却泪流成河。

    但我乐意照顾你啊

    老公,我又何尝不想当个弱智儿,被你一辈子捧在手心中照顾着?

    但我不能,我没有资格,老公

    爷爷说得对,你肩负着一个家族繁荣兴旺的使命,我实在不该拖你后腿,不该害你成为顾家的千古罪人

    对不起!

    对不起,老公!

    恐怕从今天开始,我要不识好歹拒绝你了

    拒绝你的照顾、拒绝你的关怀、拒绝你的亲吻,最后拒绝你的爱

    老公,对不起!

    能够嫁给你,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尽管与你成为夫妻不到一年时间,可你却给予我世界上最纯粹的爱情,甚至还愿意为我做那么大的牺牲,但,我怎么能那么自私剥夺你成为一名父亲的权利

    终于,沈轻轻万分煎熬地吃完了早餐。

    不知该如何面对顾祁森,她干脆借口身体不舒服,继续回房间睡觉。

    顾祁森临时有很重要的会议要开,因此,帮她掖好被子之后,他便驱车前往公司。

    他一走,沈轻轻旋即从床上爬起来,开始动手收拾自己的个人物品。

    她并不是马上就要离开他,只不过从此刻开始,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为离开他做准备,所以,先逐步清除自己的痕迹吧

    ————

    一个上午浑浑噩噩过去,沈轻轻原本不打算吃午饭,却意外收到明月楼送来的外卖,那是顾祁森特地给她订的。

    沈轻轻捧着包装精美的便当盒,差点泪奔。

    犹豫许久之后,她做了个深呼吸,拿出手机给他打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