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5 义无反顾地选择伤害他
    “轻轻?”

    “沈轻轻——”

    家里几个房间都找遍了,依然不见女孩的踪影,顷刻间,顾祁森心头陡然划过一抹慌乱。

    他霍地瞪大眼,立马检查她的个人物品。

    幸好,她日常所穿的那些衣服都在,梳妆台上的护肤品,亦是整齐有序地摆放着

    呵!

    顾祁森突然苦笑一声,为自己刚刚的杞人忧天感到无语。

    毕竟他们之间的感情蜜里调油,一点矛盾都不曾发生,她又怎么可能一声不吭离自己而去呢?

    哎,可这丫头,现在到底在哪里?

    他拿起手机给她打电话,谁知,连续拨打几次,迎接他的,都是转接到语音信箱的提示音。

    男人好看的浓眉微微蹙起,干脆伸手戳了戳手机屏幕,点开一个app。

    她脚上戴着那条他特地让人打造的脚链,所以,只要她不主动摘下,他还是能随时掌握她的行踪

    不一会儿,定位程序就打开了,一个红点跃入顾祁森的视线中,那是沈轻轻所在的位置标记。

    原来她去了附近超市!

    这个认知,让顾祁森总算稍稍放下心。

    尽管沈轻轻不在家,但既然他答应她回来做饭给她吃,说到必须说到,因此,顾祁森毫不犹豫将外套脱掉,一边挽起衬衣的袖子,一边往厨房走。

    她高烧刚退,应该吃一些清淡的东西,要不煮粥吧?

    顾祁森打开冰箱,快速做了决定。

    在厨房忙碌了三十多分钟,顾祁森总算煮好一锅粥。

    色泽鲜艳的西红柿排骨粥,既含有丰富的维生素c,又令人食指大开,哪怕对比起沈轻轻精湛的厨艺,他所煮的东西,顶多只能用“还好”两个字形容,但贵在情深意重,因此,他深信,自家的宝贝一定会看在他如此有心的份上,将粥全部喝完的。

    顾祁森微微勾唇,情不自禁绽开一抹浅笑。

    见沈轻轻迟迟未归,他不放心,不由得再次打开定位的app。

    见那个红点此时已经渐渐往他们家靠近,预估过几分钟她就回来了,顾祁森旋即放下手机,走回房间洗澡。

    沈轻轻的确是去了超市,因为知道顾祁森会回来,而她又怕自己在他面前暴露心事,于是干脆出去走走。

    在超市逛了大半个钟,刚好超市隔壁有家肯德基,她一口气点了个全家桶,自虐般疯狂地大吃大喝,直到肚子再也撑不下,她低落的情绪才渐渐好转。

    心不在焉踱步回到家,走进饭厅,看到餐桌上摆着一锅香喷喷的热粥的那一刹那,不知为何,好不容易才丢掉的负面情绪,又再一次席卷而来。

    她不想折磨顾祁森,更不想伤害他,可接下来,她所做的任何事,却只会对他造成伤害

    进房间查探了一下男人的踪影,听到浴室传出潺潺的流水声,沈轻轻眨了眨卷翘的羽睫,转身回到饭厅。

    拿起一只勺子舀了一小口粥放到嘴里尝了尝,西红柿粥酸酸甜甜的味道,轻而易举就让她的眼眶泛了红。

    鼻头有些发酸,她艰难地做了一个深呼吸,泛红的眼眶却有一抹湿意慢慢氤氲。

    忍不住,又再次尝了一口。

    好喝很好喝

    她老公煮的粥,天下第一好喝,呜呜,可是她以后却再也没有机会喝他煮的粥了

    沈轻轻越想越难受,豆大的泪滴在这一刻不争气掉落下来。

    不敢哭出声,也生怕会被他当场抓个正着,沈轻轻立马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强忍着心中那股剧痛,快速将那锅只吃了一两口的砂锅粥端起,全部倒进垃圾桶。

    看着男人精心熬制的午餐就这么被自己的无情葬送,沈轻轻不由得狠狠咬住唇瓣,拼命在心底呐喊:老公,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

    ————

    顾祁森冲完凉,神清气爽从房间出来,就见到沈轻轻窝在沙发里玩手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他一边擦头发一边走过去,眉眼间溢满浓浓的温柔,问她:“回来了?有看到我煮的粥吗?”

    “”

    沈轻轻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径自玩手机里的游戏。

    顾祁森见状,颇有耐心继续道:“都一点多了,你还没吃东西,不饿吗?”

    “吃过了!”

    沈轻轻淡淡开口,语气冷漠疏离。

    顾祁森以为她已经喝了自己煮的粥,不禁一脸期待问:“哦,好吃吗?”

    “嗯!”

    沈轻轻敷衍地点点头,心里却暗暗把自己恶狠狠地痛骂一顿。

    这世界上,也就她如此不识好歹了,呵!

    顾祁森眸光沉沉落在她紧绷的小脸上,好半晌才缓缓应了声:“那就好!”

    话落,他突然想起自己还买了提拉米苏,不禁提议,“冰箱里有你最爱的提拉米苏,要不要吃一点?”

    沈轻轻闻言,眸光悄悄闪了闪。

    原本她还在思考如何才能让他发现自己倒掉了一整锅粥,如今他主动提及了冰箱,她又怎么可能不顺水推舟呢?

    思及此,她咽了咽口水,故作冷淡出声:“你去帮我拿!”

    “好!”

    顾祁森不加思索答应,转身走向厨房。

    经过饭厅时,见餐桌上摆着的那锅粥已不见踪影,他微微一笑,心里顿觉安慰。

    然而,当他走进厨房,余光触及不远处的垃圾桶时,嘴角漾起的那抹笑意却是骤然间僵住,深邃的凤眸眯起,掠过几丝诧异。

    他大阔步走到垃圾桶旁,目测整锅粥的份量全在里边,乌黑的瞳仁倏地一缩,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她倒掉了

    她明明知道自己今天有多么忙,忙到这一刻连一口饭都没时间吃,却只因她一句话就毫不犹豫匆匆赶来了,而她,竟然倒掉了他精心为她熬制的粥

    她明明知道她这么做,他一定会伤心,可她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伤害他

    沈、轻、轻!

    顾祁森死死攥紧拳头,眼角眉梢间隐隐泛起一缕怒意。

    理智告诉他,在这个节骨眼,他不应该去跟她计较,他应该理解她无理取闹的苦衷,可他的心也是肉做的啊,一次又一次被她这般践踏,怎么可能一点脾气都没有?

    不行,他必须问清楚!

    想到这儿,顾祁森索性转身,大步流星走回客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