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6 怎么才一天时间,你就变得我都快不认识了?
    自顾祁森进厨房之后,沈轻轻便偷偷抬起眼皮,默默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情绪被他牵引,心,隐隐泛疼。

    余光瞥到男人高大的身影已大阔步向她这边走来,沈轻轻立马垂眸,假装若无其事看手机。

    大约过了两三秒,眼前突然一阵压迫感来袭,她心里一阵咯噔,猛地抬头,男人那双如墨的黑眸就这么猝不及防撞进她的视线中。

    原以为他会咬牙切齿质问自己,更甚至,她已经做好了摊牌的准备,谁知下一秒却听他用十分宠溺的口吻说:“不喜欢喝粥,那你想吃什么,我再给你做!”

    “”

    沈轻轻微微怔住,完全未料到他竟会对她如此容忍,他不应该是气呼呼地指责她吗?

    其实,顾祁森一开始的确是想找她算账的,然而,刚走出饭厅,在抵达她面前的这短短数几秒的时间里,他心头不自觉涌起万千种情愫,每一种都在告诉他不可以

    是的,不可以对她发脾气,不可以因一时的气愤而做出伤害她的事情,他是个大男人,岂能因这么一点小事就跟一个弱女子计较?更何况,这个弱女子,是他最心爱的女人,是他苦苦找寻了四年的女人

    见她不说话,顾祁森索性在她身旁坐下。

    伸手想去揽她的肩膀,却被她用力挥开,“不要碰我!”

    女孩尖锐的声音在这静谧的空间无比刺耳,顾祁森俊脸倏地一沉,整个客厅的空气因他身上释出的冷意瞬间凝固,压抑得令人无法呼吸。

    沈轻轻悄悄攥紧冒汗的手心,硬着头皮迎上他冰冷的眼眸,逼自己说出违心的话:“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烦?”

    烦?

    她嫌他烦?

    怎么可能

    顾祁森瞳仁陡然一缩,尽是不敢置信。

    他抿了抿唇,眸光深深凝视着她,试图从她脸上探出一丝端倪,可惜也不知是不是他的女孩掩饰得太好,此时此刻,她的表情除了不耐烦,便无其他情绪

    最后,顾祁森只能无奈叹气:“怎么才一天时间,你就变得我都快不认识了?”

    “”

    沈轻轻闻言,一声也不吭。

    呵,何止他不认识她,连她自己,也快不认识自己了

    毕竟这么无理取闹的女孩,谁惹上谁倒霉

    想到这儿,沈轻轻心又被狠狠扎了一下,突然间有一股冲动迅速燃起,想干脆不管不顾奔到他怀里痛痛快快哭一场,可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爷爷那番诛心的话又不可遏制在耳畔响起——

    “如果你当真爱他,还请你为他好好想一想,是要让他跟你在一起,愧对顾家列祖列宗、众叛亲离,还是你退开一步,放手让他去拥有正常的人生,过正常的生活”

    “轻轻啊,就当爷爷求求你,放手吧”

    放手吧,让他过正常人的生活,放手吧沈轻轻,你没有资格站在他身边

    她咬着唇瓣,极力隐忍着即将飞泄直落的泪,哽咽着声音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发高烧醒来之后,一见到你就烦、就想冲你发脾气,这种心情我自己都难以控制,所以顾祁森,要不咱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也许过些天,等我焦躁的情绪好转了,就不会这样了”

    虽然知道她这么解释自己的性情大变有点行不通,但除此之外,她没有更好的办法。

    她也可以继续保持沉默,作死地折磨自己折磨他,可实际上,才坚持一天而已,她就已经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而像她这样随时穿帮的状态,又怎么可能将这场戏顺利演到剧终?

    于是,她只能半途改变策略,暂时逃开他

    顾祁森幽幽盯着她,大约过了好几秒,才沉声开口:“一段时间是多久?一个小时,一天,还是两天?”

    “”

    “我先回公司,晚上再说!”

    他说完,未等她回答就毅然转身,一刻都不停留出了门。

    “砰”一声,大门关上,将她与他隔开两个世界。

    只剩她一个人,这一刻,沈轻轻再也抑制不住那抹想哭的委屈,双手抱膝,埋头低泣起来。

    对不起,顾祁森!

    ————

    离开环江公寓,顾祁森开着车漫无目的在街上转,并没有回公司。

    顾氏集团那帮高管在会议室苦等几个小时,都不见boss大人踪影,不得已,秦瑄只好顶着巨大的精神压力,拿出手机给顾祁森发短信。

    “boss,您什么时候回来?大家已经共识出一个方案了,就等您定夺!”

    顾祁森收到短信,总算想起他将一大帮人留在公司这事,立马调转车头,银色帕加尼往顾氏集团的方向驰骋而去。

    “秦特助,boss回复了吗?”

    “秦特助,boss是不是快回来了?”

    “秦特助——”

    “抱歉各位,boss没回复,大家再等等吧!”

    秦瑄给大家伙一个安抚的浅笑。

    众人交头接耳,对顾祁森今天的所做所为颇有微词。

    秦瑄见状,眸底掠过一抹忧虑。

    在场的这些高管虽不是股东,却也是公司最核心的管理层,其中有不少更是老爷子的心腹,不能轻易得罪啊

    幸运的是,十五分钟后,顾祁森翩然出现了。

    “继续!”

    他大步流星走回自己的专属座位,冷冷抛下这句话。

    与离开时相比,他身上的煞气明显有增无减,让那些原本对他中途离席而心存不满的高管,这会儿亦不敢吭声,乖乖挺直背脊,继续汇报工作。

    这场会议,足足持续了十二个小时,一直到晚上九点才结束。

    回办公室的路上,顾祁森抬手捏了捏疲惫的眉心,突然问走在他旁边的秦瑄:“一个人性情大变,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这个”

    秦瑄怔了一下,认真想了想,接着说,“心理学上的东西比较复杂,但我认为,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性情大变,肯定是受了极大的打击或者挫败,比如失恋、痛失亲人等等。”

    “这样”

    顾祁森拧拧眉,沉吟片刻,又问,“一场高烧导致的性情大变,你怎么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