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7 人家喜欢的是阿森,我能怎么表示?
    “这个也不无可能,因为高烧可以烧坏脑子的。”

    尽管有些讶异boss会突然间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但秦瑄还是如实回答了。

    一听到“烧坏脑子”这四个字,顾祁森深邃的眸子倏地泛过一缕冷光,铁青着脸说:“行了,我知道了!”

    话落,他不再搭理秦瑄,头也不回走进办公室。

    秦瑄摸摸鼻子,不由得暗忖:哎呀妈呀,他该不会说错话了吧?

    ————

    顾祁森算是勉强接受沈轻轻所说的“高烧导致性情大变”这个说法,毕竟一夕之间,她对自己的态度转变那么大,若不是性情大变,还真找不到原因。

    只是,这样的理由,或多或少伤了他的心

    不想回家再去与她相看两厌,离开公司之后,他索性驱车前往z会所。

    抵达z会所的专属包间,已是十点半。

    顾祁森意外发现宫天祺不在,偌大的房间里,只有蒋京修和崔拓两个人。

    他们各自窝在沙发的一角,各忙各的,原本应该闹腾的空间,此时却是安静得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两人见他进来,非常有默契出声:“怎么这么晚还来?”

    顾祁森没有搭腔,径自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落座,顺手从茶几上拿起一包烟,抽出一支点燃。

    下一秒,白色的烟雾袅袅,弥漫在房间上空。

    蒋京修与崔拓不禁相视一眼,随后,蒋京修便问他:“发生什么棘手的事了?”

    “没事!”

    顾祁森缓缓吐着烟圈,并不打算将自己的烦心事告知他们。

    若被他这几个兄弟知道,自家老婆一场高烧之后就对他厌弃万分,这得多丢脸

    蒋京修当然不信他的说辞,但见他不愿多言,他亦不再多问,继续埋头看自己手中的案子。

    崔拓比蒋京修更不爱八卦,很快又投入自己的程序中。

    看着眼前这两个只顾着工作完全没爱情滋润的单身狗,不知为何,顾祁森竟觉得他们比自己还可怜。

    他将香烟掐灭扔进烟灰缸,抬起双手垫在脖颈后边,高大的身子往后一倾,眸光茫然地望着天花板发呆。

    三人就这样保持沉默,一直持续了几分钟,直到宫天祺哼着歌儿走进来,才打破一室的静寂。

    “哟吼,大哥二哥三哥,今天刮什么风啊,你们居然全部都在!”

    他亢奋的声音将顾祁森三人的视线吸引。

    顾祁森幽幽瞥了他一眼,旋即起身:“我回去了!”

    宫天祺见状,立马阻止他:“啊,别啊三哥,怎么小爷一来,你就要走了呢?”

    “很晚了!”

    顾祁森抬腕看了看表,淡淡开口道。

    “才11点而已啊”

    宫小爷无语。

    11点之于他,夜生活才开始好不?

    这时,蒋京修也跟着站起身:“明早还要开庭,我也走了。”

    话落,他走到顾祁森旁边,“一起?”

    “好!”

    顾祁森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离开。

    宫天祺一脸挫败对崔拓说:“大哥,他们这是怎么了?无视小爷是不?”

    崔拓抬眸,语气十分平静:“你想太多了!”

    “但我怎么觉得二哥和三哥都有些不对劲呢?”

    宫天祺走到崔拓隔壁的沙发坐下,自言自语道。

    崔拓倒是没反驳他,反而是认同地点了点头:“嗯,他们今晚都很奇怪,不过大家都是成年人,既然他们不说,咱们应该相信他们能够处理得了。”

    “也是!”

    宫天祺若有所思应了声,突然灵光一闪,顿时眉眼弯弯,朝他笑得格外八卦:“不过大哥,听说许妘笙要来s市了,你有啥表示没有?”

    崔拓闻言,放在键盘上的双手微微僵了一下,很快就恢复正常,说:“人家喜欢的是阿森,我能怎么表示?”

    “三哥已经有老婆了,所以现在是你主动出击的好时机啊!以前人家在京城,跟我们相距十万八千里,如今这许家都搬来s市了,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好好加油喔!”

    宫天祺认真鼓励他。

    崔拓优雅地换了个用电脑的姿势,凉凉应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在害怕妘笙会介入阿森与沈轻轻的婚姻,放心,妘笙不是那样的人。”

    宫天祺撇撇嘴,“这都被你看穿/没劲!”

    “呵”

    崔拓轻笑,笑中夹杂着丝丝无奈,还有一缕掩藏至深的苦涩。

    ————

    顾祁森与蒋京修走出z会所,在通往停车场的路上,蒋京修突然提议:“要不要去喝一杯,就当陪我?”

    “心情不好?”

    顾祁森顿住脚步,浓眉微微蹙起,眸光泛上几分关心。

    蒋京修颔首,“嗯,有一点。”

    “那走吧!”

    顾祁森毫不犹豫答应,反正他也心情不好,这下倒是有伴了。

    这一晚,顾祁森彻夜未归,沈轻轻等他等到天际泛白都没有合眼,第二天,顶着两只乌黑的熊猫眼去了公司。

    今天与dg集团有重要的会议要开,是关于“寻找最美笑容”的落地活动,沈轻轻强撑着疲惫参加完这场会议,最后提议由她亲自出差y市,负责监管活动的整个流程。

    作为客户的dg集团当然是欣然同意了,而顾浩云却在得知这件事之后,一通电话把沈轻轻叫到自己办公室。

    一见到她,顾浩云直接表明态度:“轻轻,听说你要去y市?其实这场活动让优优去就行了,不需要你那么辛苦。”

    沈轻轻摇摇头,故作轻松道:“没事啦,我还没去过y市呢,就当让我公费旅游好了。”

    “但这次出差至少得一个星期,你舍得离开顾祁森那么久?”

    顾浩云仍是不赞成,在这个节骨眼,他并不希望沈轻轻离开s市,因为许妘笙要来了。

    顾祁森这几年来虽然疯狂寻找着所谓的林希雅,但在他们那个圈子里却无人不知,在年少的时候,他与许妘笙曾经

    沈轻轻当然不知道顾浩云的顾虑,这次她主动提出去y市,本来就为了躲避顾祁森,因此,不管顾浩云怎么劝,她都非去不可。

    最后,顾浩云只能耸耸肩,祝她一切顺利。

    去y市的航班,沈轻轻特地定在今晚,提前下班回家收拾好行李,她压根没有告诉顾祁森自己出差之事,就匆匆打车去了机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