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9 不要闹了,好不好?
    条件反射般闭上眼,下一秒,他性感的薄唇便吻了下来。

    对于她一声招呼不打就走掉的行为,顾祁森其实早气得牙痒痒,然而,当他的唇碰上她的那一刹那,他却不自觉变得温柔起来,一点都不舍得折磨她

    男人铺天盖地的情意将沈轻轻吻得晕头转向,直到他放开她,她依然久久回不了神。

    他抵着她的额头,英俊的眉眼潋滟极致的柔情:“不要闹了,好不好?”

    沈轻轻缓过神,意识到他说了什么,心头又是一阵扯痛。

    不要闹么?

    如果可以,她又何尝想跟他闹?

    可是可是

    唉!!!

    暗地里重重叹一口气,她娇唇蠕动着正想说些什么,他的吻猝不及防又落了下来。

    沈轻轻原本想挣扎,可心底终究还是不舍,所以,她决定顺从自己的心意,缓缓抬起手攀住他的脖子

    神啊,就让她再贪恋多一次吧,等明天,明天她一定会再残忍地推开他

    ————

    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航班准时抵达y市国际机场。

    两人回到沈轻轻提前预定的酒店,夜已深。

    沈轻轻原先预定的是五星级酒店的普通套房,条件设施虽然不错,但顾祁森明显不愿她在外头受苦,于是直接让酒店经理给她换到总统套房。

    总统套房在酒店最高的37楼,价钱贵得离谱,沈轻轻只是来出个公差,压根不想浪费钱,无奈男人太过强势,最终她只能扁扁嘴接受,却是肉疼得厉害。

    进房后,还来不及好好欣赏这间装修得奢华如梦的套房,顾祁森就直接将她抵在门板上,炙热的吻顺势压下

    这一晚,总统套房里,满满的,全是旖旎浪漫的空气。

    第二天醒过来,想起昨夜与他疯狂的一切,尤其自己还十分主动,沈轻轻咬了咬唇瓣,别提有多懊恼了。

    哎,这下子,前两天所做的那些,都要功亏一篑了

    她心情很差,再加上眼皮又一直打架睁不开,索性赖在被窝里不起床。

    顾祁森以为她是没力气,二话不说就把她抱进浴室洗漱。

    他像照顾乖宝宝一样把她照顾得十分周到,还帮她穿好了衣服。

    男人如此贴心的一面,却让沈轻轻更加有了想哭的冲动,他分明就会是个好爸爸啊,可惜她

    女孩陷在自己悲伤的思绪中不能自拔,这时,听到他说:“下午有股东大会,我等下就回s市了。”

    “”

    沈轻轻眸光闪了闪,禁不住泛过一缕失落。

    其实想想也是,她会在这边至少呆一个星期,他一个日理万机的大总裁,怎么可能放下集团事务陪她在这呢?

    他昨晚能陪着她一起来,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轻轻?”

    见她神色恍惚,迟迟不说话,男人的语气不免泛上几分担忧。

    沈轻轻这才晃过神,“嗯”一声重重地点了点头:“一路平安!”

    “跟我一起回去?”

    他摸摸她的头,突然提议。

    沈轻轻微微一怔,莫名有些动心,但转念一想,还是硬生生将想跟他回去的那股冲动压下。

    “不了,我来这是出差的,哪能那么不负责任呢?”

    虽说这场活动不一定非她不可,但沈轻轻却依然坚持留下来。

    顾祁森没再强求,唇角抿成一条好看的线,大约过了两秒,才接着说:“那你在这边好好照顾自己,回家提前给我打电话,我过来接你。”

    “嗯!”

    沈轻轻颔首,感动得眼泪差点飚出来。

    顾祁森依依不舍在她脸上亲一记,“走吧,下楼吃早餐去。”

    “嗯!”

    她再次点点头,情不自禁挽着他的胳膊。

    顾祁森却是将她的手从他胳膊扯下,大手握住她的小手,紧紧地,与她十指缠绕,像是永远都不想松开。

    吃完早餐,顾祁森便出发前往机场,而沈轻轻则是收拾好资料,打电话给“寻找最美笑容”活动的相关人员,开始投入忙碌的工作中。

    接下来的日子,顾祁森时不时就会给她打电话,两人的感情似乎未受任何影响,依旧甜蜜如昔,当然,这份甜蜜,是建立在沈轻轻受尽百般煎熬的前提下。

    甜蜜一次,煎熬一分,毕竟,面对着那样一个自己深爱又同时深爱着自己的男人,她如何能狠得下心挥剑斩情丝呢?

    哪怕无数次,她逼着自己对他甩冷脸,可最后,还是沉溺在他给予的温情中,暂时忘记要离开他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一眨眼,就过了五天。

    在y市的活动举办得特别顺利,可以比原计划提早好几天回家,不巧的是,顾祁森临时有重要事情出国,因此,两人又未能见上面。

    回s市的第二天,刚好是周日,沈拂晓带着闪闪亮亮来她家窜门。

    小正太们第一次来沈轻轻家,玩得不亦乐乎。

    沈轻轻跟他们玩成一团,情绪也不知不觉受到感染,终于绽开这么久以来,第一抹由衷的笑意。

    午餐过后,沈拂晓哄完两个小子睡觉,这才有时间跟沈轻轻一起坐下聊天。

    “你最近似乎瘦了许多,是工作太累了,还是跟顾祁森之间出了问题?”

    沈拂晓一脸关心问。

    她至今都没能忘记,前阵子这丫头在自己面前哭得肝肠寸断的一幕,现在想起,心,揪着疼。

    “”

    沈轻轻默,一时半会儿,亦不知该如何启齿。

    “怎么了?”

    沈拂晓敏感察觉到她的不对劲,更甚至,这种不对劲比上次她见她时还严重

    不行!

    她必须弄清楚原因,要不然,实在放不下心。

    思及此,未等沈轻轻回答,她就加重语气继续补充:“沈轻轻,咱们姐妹有什么话不能说的?不告诉我,我生气了!”

    沈轻轻咽了咽口水,挣扎许久之后,缓缓抬眸看向她:“姐,爷爷逼我跟顾祁森离婚”

    “什么?”

    沈拂晓倏地瞪大眼,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这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但事实就是如此”

    沈轻轻苦笑,随后,将原因一五一十告诉她。

    沈拂晓听完,足足沉默了五分钟才对她说,“谁说生孩子只有一种途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