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0 跟顾爷爷摊牌
    “啊?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轻轻有些懵,眨着眼睛一脸不解盯着她。

    “现在技术这么发达,就算你无法怀孕,不也可以尝试去做试管婴儿吗?现在有不少成功的案例呢。”

    沈拂晓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沈轻轻闻言,眼神倏地一亮,对喔,她怎么没有想到呢?如果可以通过试管婴儿这个高科技手术孕育她与顾祁森的小孩,他们不就不用分开了吗?

    思及此,沈轻轻立马绽开一抹浅笑,由衷对沈拂晓说:“姐,谢谢你!我这就找时间去说服爷爷!”

    “嗯嗯,加油!”

    见她总算眉飞色舞,沈拂晓也不自觉跟着勾唇笑了。

    “对了姐,这件事你就当不知道吧,千万不要跟顾祁森提起,免得影响他与爷爷的感情。”

    沈轻轻神色认真嘱咐道。

    沈拂晓点点头:“放心,你不让我说出来的秘密,我一定不会说的!”

    心情顿觉轻松了许多,沈轻轻也逐渐恢复在沈拂晓面前活泼灵动的样子,当下就搂着沈拂晓的脖子,娇声说,““我的好姐姐,有你可真好啊!”

    “呵”

    沈拂晓被她逗笑,眉眼弯弯的样子格外动人。

    这一刻,沈轻轻突然想起上一次被自己搁置的dna检验报告,心头不禁暗暗挣扎,纠结着是否该告诉堂姐这一件事。

    毕竟堂姐现在生活得好好的,如果知道那个男人的线索,会不会又重新陷入痛苦的境地呢?若真那样,她可就成罪人了

    要不,再等等吧?

    等待最适合的时机,然后才告诉她

    嗯,就这么决定了!

    ————

    知道一个试管婴儿就可以解决横亘在她与顾祁森之间的问题,沈轻轻当天下午就迫不及待开车前往顾家老宅。

    停好车,在杨伯的带领下,沈轻轻来到顾长谦所在的如意院。

    四五点的阳光,温暖而灿烂。

    老爷子神清气爽在院子里挥舞着太极剑,动作翩翩,非常地灵动自如,一点也看不出,这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

    对于顾老爷子,沈轻轻一向是尊敬的,哪怕他逼迫自己离婚,她虽十分难过,却也能理解他的所作所为,因此,倒谈不上有怨。

    只不过,若是让她再像以前对他那般亲昵,宛若亲孙女般朝爷爷撒撒娇之类的,她自问做不到!

    站在一旁静静地等待老爷子舞剑,大约等了十多分钟,老爷子终于停了下来。

    佣人立马递上擦汗的毛巾,顺带取走他手中的剑。

    老爷子一边擦汗一边往休息的椅子走,这才发现了沈轻轻。

    他稍稍有些惊讶,很快就缓过神,沉声问:“你怎么来了?”

    他对沈轻轻的态度,同样不若以往那般慈祥亲昵。

    其实这也正常,因为上次那事,他怎么可能还有脸,在她面前继续扮演一个慈爱的爷爷呢?

    这个女娃儿,他终究是要亏欠的

    想到这,顾长谦暗暗叹一口气。

    他的心思,沈轻轻并不知道,她礼貌地朝他欠欠身,打了个招呼:“爷爷,我是特地来找您的,有点事情想跟您商量一下。”

    老爷子探究般的视线落在她脸上,半晌才颔首,说:“嗯书房说吧!”

    “是!”

    沈轻轻恭敬应一声,跟在他后面进屋。

    顾长谦上楼前,吩咐管家杨伯:“老杨,给少夫人拿些点心到书房。”

    “好的,老爷!”

    杨伯接到指令赶忙退下。

    两人一前一后踏进书房,刚坐下,杨伯就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上面摆着好几样精致的点心。

    沈轻轻余光不小心瞥到一眼,发现那些全是自己喜爱的品种,心微微颤动,一时间百感交集。

    杨伯将托盘放在茶几上后便迅速离场。

    顾长谦指了一下碟子上的糕点,说:“肚子饿的话,可以吃点。”

    “谢谢爷爷,我不饿。”

    沈轻轻想都不想直接拒绝。

    不一会儿,顾长谦泡好了上等红茶,他端一杯放到沈轻轻面前,示意她喝。

    沈轻轻说了句“谢谢”,捧起茶杯啜一小口,刹那间,茶香蔓延整个舌尖,令人回味无穷,只可惜,茶虽好,她却没心情继续品尝,很快就将茶杯放下了。

    见他双手拿着茶杯品着红茶,精锐的眸子微眯,神色复杂难辨,沈轻轻艰难地咽咽口水,硬着头皮问他:“爷爷,请问您让我跟顾祁森离婚的原因,单单只是因为我不会怀孕吗?”

    “”

    顾长谦品茶的动作一僵,抬眸,眸光幽深瞥她一眼,反问,“你想说什么?”

    “我”

    沈轻轻紧张地捏了捏有些冒汗的手心,鼓足勇气道,“如果爷爷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我,能不能求您,不要拆散我和顾祁森呢?我很爱他,我我根本没有办法离开他生孩子的话,是不是可以尝试试管婴儿?顾祁森一定会同意的!”

    讲完这段话,沈轻轻只觉得自己已耗尽了全身的力气,然而,迎接她的,却是一室的静寂。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一分钟过去,顾长谦依旧没有出声,偌大的书房安静得只听见他手腕上戴着的那只手表微弱的嘀嗒声。

    沈轻轻心里七上八下的,顷刻间,难受得无法呼吸。

    她咬了咬唇,禁不住再唤他一声:“爷爷?”

    顾长谦将手中的茶杯放下,抬手摸了摸灰白的胡子,无奈叹气:“轻轻啊,你以为爷爷当真只因为你怀不了孕就拆散你和阿森么?”

    难道不是吗?

    沈轻轻心里一阵咯噔,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听他继续讲,“如同你所提到的试管婴儿,你以为我没有想过吗?让你离开阿森,孩子只是其中一个理由,不是最主要的那个因素”

    轰——

    沈轻轻娇小的身子猛地一颤,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无法怀孕这事在婚姻当中都已经够致命了,居然还有更可怕的理由

    她睁大眼,精致的小脸因惊骇陡然变得苍白,血色尽失。

    许久许久,她才找到自己颤抖到不行的声音:“爷爷爷,您您能不能告诉我最主要那个因素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