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1 跟爷爷去一个地方
    除了难怀孕这个,沈轻轻压根就想不到还会有什么理由能够让爷爷狠得下心拆散他们,毕竟,爷爷给她的感觉,不像是那种看重门当户对的人。

    而且,如果爷爷真在乎门当户对的话,当初就不会逼着顾祁森娶她这么一个被亲生父母抛弃,一点背景都没有的普通女孩了

    所以,此时此刻,她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然而,老爷子却没有马上告诉她,而是转移了话题:“明天你是不是要上班?”

    “嗯,是的。”

    沈轻轻点点头,有些摸不清他问这话的目的。

    但下一秒,就听到老爷子缓缓开口说:“上午请半天假吧,跟爷爷去一个地方,去了,你就知道为什么爷爷会做出这样艰难的决定了”

    讲到这,顾长谦抬眸,幽幽看她一眼,语气中夹杂着几许无奈,“轻轻啊,你是不是在怪爷爷?”

    “”

    沈轻轻默,一时间,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怪他吗?

    说没有,那太矫情,但将心比心,无论是谁,处于他那样的地位,应该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吧?

    人,都是自私的,不是?

    所以说,她不怪他,可却没有办法再继续亲近他

    这些话,沈轻轻自当是不会跟顾长谦明讲的,只不过,她又不想骗他,因此,避而不谈,是最明确的选择。

    见她迟迟未出声,顾长谦心下亦是明白几分。

    他暗暗叹了叹气,紧接着站起身,走到保险柜前,按密码打开,随后,拿出一个牛皮纸袋。

    重新折回沙发所在的区域,他直接打开牛皮纸袋的封口,将里边所有的东西一一拿出,放在了茶几上。

    沈轻轻依旧坐在原位,动也不动,完全处于神游状态,压根没注意到他的动作。

    顾长谦只好轻咳一声,“这些都是给你的!”

    老人略带沙哑的声音,将沈轻轻飘远的思绪拉回,她晃过神,眸光不经意瞥到茶几上边厚厚的一沓产权证,不由得微微怔住。

    他是什么意思

    娇唇蠕动着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顾长谦已率先一步开口:“这些,是我最近几年购置的不动产,其中有一套山顶别墅、一套海边别墅,还有十二间繁华商业路段的旺铺,目前价值几个亿的人民币,我都让人转移到你名下了,你拿着吧。”

    听到他这席话,沈轻轻嘴角轻扬,勾出一抹讽刺的弧度,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莫非爷爷是认为,我嫁给顾祁森,贪恋的是顾家的财富?”

    “当然不是!如果你是这样的人,当初我怎么可能会让你嫁进顾家?”

    顾长谦耐心解释,接着说,“这些是爷爷好早之前就想给你的,跟这事无关。轻轻啊,爷爷”

    “您什么都不必说了,我懂,我知道了!”

    知道自己再也没办法在这边待下去,沈轻轻倏地站起身,面无表情道,“还请爷爷把明天早上要去的地址告诉我,谢谢。”

    见她不接受这些房产,顾长谦只能先把东西收起来放好,一边说:“我等会儿发短信给你!”

    “那我先告辞了,再见!”

    沈轻轻说完,立马拔腿就往外走。

    这个地方,她不想再呆,也不想再来了

    ——————

    离开顾宅后,沈轻轻开着车,漫无目的在马路上乱逛,逛着逛着,竟不知不觉,将车开到了养老院。

    此时,已是华灯初上,不远处的养老院大楼笼罩在夜幕当中,灯光闪闪,却透出几分寂寥。

    想起这里有她最爱的外婆,沈轻轻眼眶一热,一抹委屈迅速爬了上来。

    她咬了咬唇,将头往后仰,极力隐忍住即将掉下来的泪。

    做了个深呼吸之后,确定自己的情绪有所好转,她才拉开车门下车,锁好车子,拎着包包,心不在焉往大楼走去。

    熟门熟路走到外婆房间门口,沈轻轻正打算敲门,却无意间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外婆正拿着一张泛黄的老照片发呆。

    她神色落寞,整个人看起来无精打采的,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知道外婆这是在思念着蓝馨,沈轻轻的心蓦然一痛,生平第一次恨透了那个女人。

    抛弃她这个拖油瓶也就算了,可外婆呢,何错之有?为何也要被抛弃

    那个狼心狗肺的女人啊,怎么会是她的母亲

    思及此,沈轻轻不自觉捏紧了手心,站在原地踌躇一小会儿,才推门走进去。

    “外婆——”

    女孩甜甜软软的声音,打断何思月的思绪。

    生怕被外孙女发现自己的心事,何思月慌乱之下,赶忙把照片藏进被窝里,回头朝她挤出一抹慈爱的笑:“轻轻啊,你怎么这么晚了还过来?”

    “想您了呀,外婆!”

    沈轻轻假装轻松笑了笑,蹦跶着走到她旁边,伸手搂住她的脖子,撒娇问道,“外婆呢?有没有想我?嗯?嗯?嗯?”

    “呵呵,你这鬼丫头”

    饶是何思月再怎么情绪低落,这会儿也被外孙女清甜的话音给逗笑了。

    她拉过沈轻轻的手,让她在床边坐下,语带关心问她,“这个时间点开车过来,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

    沈轻轻随口撒了个谎,担心外婆不相信,她旋即补充,“五点多的时候吃了肯德基,现在还很饱呢。”

    “呵,那就好!”

    何思月深信不疑。

    见孙女似乎瘦了,她伸手摸摸她的脸,眼神蕴满心疼,“你是不是工作很忙?瞧,都瘦得不成样子了。”

    沈轻轻吐吐舌头,笑嘻嘻说:“哪有啦,明明还是那么胖,哪瘦了哇?”

    “脸啊,小一圈。”

    “脸小更美!”

    “胖点也美”

    祖孙俩针对胖瘦这个话题聊起了天,突然,沈轻轻拿在手里的手机震了震,闪进一条短信,那是顾长谦发来的。

    见到上边那个地址,沈轻轻蹙了蹙眉,沉思片刻后试探着问何思月:“外婆,我有点事,想跟您八卦一下,可以吗?”

    “什么事啊?”

    何思月被她挑起了好奇心。

    “就是就是有关顾爷爷的。”

    “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