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2 让他们离婚的原因
    翌日,沈轻轻一大早就起床,洗漱完毕后,换好一套休闲的运动装,开车前往与顾老爷子约定的地方,云法寺。

    云法寺坐落在s市东郊、有着“龙脉之地”称号的凌云山麓,常年香火鼎盛,而现任住持玄云大师更是德高望重,据说对五行八字什么的,特别有研究

    沈轻轻一边开车,一边胡思乱想。

    其实,当她昨晚看到顾长谦那条让她来云法寺的短信时,心里隐隐已经猜到原因,约莫老爷子是想说她与顾祁森八字不合之类,才让他们分手的吧?

    虽然她也有些迷信,但若是因为这些理由,让她离开顾祁森,该怎么说呢,还是觉得十分可笑以及可悲!

    于是,她那时候就忍不住问了外婆一个问题,问她,当初为什么会与顾爷爷分手?

    结果

    呵呵!

    外婆颇为无奈告诉自己,因为顾爷爷认为他命硬克妻,所以狠心将她推开,后来为了家族所谓的传宗接代,娶了另外一个女人,即顾祁森的奶奶。

    外婆伤心之余,离乡背井去了别的城市,之后认识外公,两人就自然而然在一起了。而顾爷爷呢?

    果真应验了克妻的命运,顾祁森的父亲顾正弘出生一个月就没了娘,从此,顾爷爷没再娶

    听到这样一段往事,她心情十分沉重,也深深意识到,爷爷迷信的观念早就根深蒂固,无论谁都没有办法说服他

    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沈轻轻便来到云法寺的停车场。

    将车子停好,在附近晃悠了大约十分钟,顾长谦的专车就抵达了。

    见到沈轻轻,顾长谦眸光闪了闪,语气变得柔和:“你来了,等久了吧?”

    “还好!”

    沈轻轻淡淡应声,索性别过脸望向气势磅礴的寺院大门,不想去看他。

    “那进去吧。”

    面对着沈轻轻的冷淡疏离,顾长谦亦不再说什么,双手负在背后,迈着矫健的步伐走进去。

    沈轻轻见状,咬了咬唇瓣,心不在焉跟上。

    每天慕名前来找玄云大师解惑的人特别多,一般人等上好几天都不一定能见上大师一面,但顾长谦可不是一般的人,这座寺庙几乎一半以上的经费是他捐献的,而他对佛理又有一定的研究,再加上本身与玄云大师交情不菲,当然随时都能见上一面。

    很快,他就带着沈轻轻出现在玄云大师面前。

    对于他的到来,玄云大师似乎一点也不讶异,虔诚地对他们说了一句:“阿弥陀佛!”

    话落,他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两块圆形垫子,说:“两位施主请坐!”

    “谢谢大师!”

    沈轻轻点点头,乖乖坐上去。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挺奇怪的,明明是本着排斥的心理来这儿,可一见玄云大师本尊,却是打心眼里尊敬他

    或许,是因为这位大师慈眉善目,看起来很像电视剧里那些能力超群的方丈吧?

    她挺直背脊坐好,这时,就听玄云大师主动问顾长谦:“不知施主这次前来,所谓何事?”

    顾长谦一向对玄云大师无比敬重,态度自然是恭敬的:“大师,顾某是来给自家孙儿与孙媳妇批字的,这是他们的生辰八字,还请大师过目。”

    沈轻轻见惯了爷爷在高位上发号施令的模样,这会儿难得见他如此低眉顺眼,心头益发佩服起这位大师。

    只不过,一想到待会儿这位大师会说出一些令她无法负荷的话,她的心情就没那么美丽了。

    “好!施主请稍等!”

    玄云大师接过顾长谦递来的纸条后,拿起挂在脖子上的佛珠,闭上眼睛一颗一颗地默数着,苍老的面容,神色难辨。

    整个房间霎时变得静寂,沈轻轻依稀只能听到自己紧张的心跳声。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足足等了十分钟,他才缓缓睁开眼睛。

    “施主——”

    他看着沈轻轻,突然唤了她一句。

    “嗯?大师您请说!”

    沈轻轻晃过神,急忙应声。

    “这确定是你的八字?”

    玄云大师一边说,一边将顾长谦给自己的纸条递给沈轻轻,眸光中多了些许探究。

    沈轻轻视线往纸条上瞄一眼,接着认真地点点头:“是的,大师!”

    说完,她禁不住问,“大师,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这个”

    玄云大师捏了捏佛珠,又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顾长谦。

    顾长谦立马开口:“大师有话不妨直言。”

    “从施主的面相来看,乃人中龙凤,以后必定大富大贵,旺夫益子。但施主的面相与八字完全不同,这还是老衲第一次见到如此的命格”

    “大师,我的八字不妥吗?”

    沈轻轻听得一头雾水,却还是捕捉到了关键信息。

    玄云大师还未来得及出声,顾长谦便已抢先一步问:“之前,顾某已自行帮他们算了八字,两人结婚是世间最差的组合,他们在一起将永无宁日!不知大师所看到的,是不是也跟顾某一样?”

    “嗯,正是如此!”

    玄云大师微微颔首,见沈轻轻小脸苍白,明显被打击得不轻,他突然有些不忍说出接下来的话。

    可惜,沈轻轻却是打破砂锅问到底,最后,玄云大师只能如实告诉她:“这个八字极差,命中注定两岁夭折,若那年有幸逃过该厄运,此生亦多灾多难,活不过25岁”

    轰——

    沈轻轻身子猛地一震,脑袋被这所谓的八字砸得晕乎晕乎,差一点点就倒在了地上。

    幸好顾长谦及时扶住她。

    将她安顿好之后,顾长谦抿了抿唇,精锐的眸子划过一缕无奈:“玄云大师,顾某此番前来,主要还是求破解之道。如大师所言,轻轻的面相是富贵之相,是否有机会改命?”

    玄云大师朝他们作了个揖,“抱歉,恕老衲无能!”

    “哎!”

    顾长谦叹叹气,良久,才伸手拍了拍沈轻轻的肩膀,“丫头,咱们回家吧!”

    “好!”

    沈轻轻如同行尸走肉般点了点头,接着起身,跟着顾长谦一起出了门。

    走出玄法寺大门,他们并没有直接去停车场,而是走到一个风景优雅的地方停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