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5 顾祁森来了
    兴许是宿醉的缘故,沈轻轻一觉醒来,便感觉自己像是在爬山涉水一样,整个人累得都快垮掉了。

    头疼得厉害,她眨了眨有些酸胀的眸子,艰难地睁开眼。

    迷离的视线中,绽放着一抹漂亮的浅蓝,有些梦幻,又有些熟悉。

    沈轻轻滴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往四周瞄了一圈,终于,确定自己此时此刻躺着的地方,正是她家

    记得她昨晚是在酒吧喝酒的,怎么莫名其妙回这里来了?

    为何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沈轻轻按了按微微发疼的太阳穴。

    身子动了动想爬起来,这时,却后知后觉发现,床上还躺着一个男人,一个穿着白色睡袍、背对着她的男人

    轰——

    沈轻轻狠狠打了个哆嗦,一张小脸吓得煞白。

    该死的,她到底做了什么?

    难不成喝酒了,也学别人那样把男人带回家419?

    不,这不可能!

    她怎么可能会做对不起顾祁森的事情?

    哪怕她想着要离开他,潜意识里对他亦是忠贞无二的

    可,这躺在床上的男人又该怎么解释啊?

    她低头检查自己身上的衣服,裤子还好,稳稳妥妥穿着,只是背部凉飕飕,上衣被撕开了一大半

    天!

    难道她真的

    呜呜

    沈轻轻欲哭无泪,拼命捶着自己的脑袋,试图想回忆起一些什么,然而,无论她怎么想,脑海中始终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

    正当她懊恼万分之际,躺在旁边的男人翻了个身,沈轻轻下意识屏住呼吸,男人那张倾世绝伦的俊脸,就这么猝不及防映入她眼底。

    东东方珏?

    竟然是东方珏?!

    不知为何,沈轻轻原本生无可恋的一颗心,竟在顷刻间活了过来。

    嗯,如果是东方珏的话,那她就不用担心了,毕竟他不可能趁人之危,当然,他也不屑这么做!

    沈轻轻并不清楚她对东方珏这种深深的信任从何而来,但在这一瞬,她直觉便是如此。

    她拽紧身上的衣服,确定不会曝光之后,才从身旁捞起一个枕头,往东方珏肩膀砸去。

    “喂,你给我醒醒!”

    “东方珏——”

    女孩清脆的嗓音在这静谧的空间显得无比嘹亮,只可惜男人似乎睡得很沉,她连续叫了好几遍,他都没任何反应。

    奇怪,他是不是出事了?

    沈轻轻蹙着眉,杏眸陡然划过一缕恐慌。

    她索性将枕头扔到一边,身手矫健爬到他身旁,用力推了推他的肩膀,“东方珏,东方珏,醒醒啊!”

    “”

    东方珏依旧紧闭着双眸,对她的叫喊一无所知。

    担心他出事,沈轻轻紧张得连指尖都在剧烈地颤抖着。

    她将手指伸过到他的鼻子前端探了一下,发现他还有呼吸,这才稍稍松一口气。

    幸好他只是睡着,没有死!

    不过像他这种警觉性这么高的人,如今怎么叫都叫不醒,也太奇怪了点

    他该不会是陷入昏迷状态吧?

    沈轻轻越想越担忧,禁不住再次用手推了推他。

    结果,仍是一样。

    要不送他去医院吧?

    思及此,沈轻轻不敢耽搁,立马爬下床,拿起手机打了120。

    报上自己家的地址之后,她迅速冲进洗手间。

    昨晚喝那么多酒,哪怕过了一夜,全身依然弥漫着浓浓的酒气,沈轻轻努努鼻子,索性将衣服脱掉,决定洗澡。

    站在镜子前,她对着镜子认真查看一遍自己的身体,见全身上下没有半点暧昧的痕迹,而她也没有那方面的不舒服,总算彻底放了心。

    洗完澡之后,整个人感觉神清气爽了许多。

    东方珏还是没有醒。

    都过去那么久了,救护车怎么还不来?

    沈轻轻咬着唇瓣,心里益发着急。

    她拿着手机走到客厅,准备再次拨打120,可还没来得及将电话拨出,却是耳尖听到大门那边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

    这个房子只有两把钥匙,一把在她身上,另一把被顾祁森保管着,所以,这会儿,是顾祁森来了么?

    他是不是通过定位知道自己在这,特地来找她的?

    沈轻轻背脊猛地一僵,几乎是不加思索地,便掉头往房间奔。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只不过,晃过神来时,她已经贴着门板,大口喘着气了。

    因顾祁森的到来,她心里头乱糟糟,七上八下的闪过无数个念头。

    既担心他会误会自己与东方珏的关系,又有不同的声音让她干脆将计就计,借此时机与他分得干干净净

    是啊,原本她就在绞尽脑汁思考着如何才能离开他,而眼前就有一个了,她是不是该决绝点呢?

    可遭遇心爱的人背叛,那种刺骨的疼痛,她怎么舍得让他承受?

    他那么爱自己,一定会发疯的啊呜呜

    想到这儿,沈轻轻的心蓦然一疼,呼吸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紧紧勒住,难受得快要窒息。

    怎么办怎么办?

    菩萨啊,她到底应该怎么办?

    沈轻轻双手合十,眼泪瞬间哗啦啦就流下来

    当断则断,为了他的未来考虑,她不应该心软的,呜呜,长痛不如短痛,不是吗?

    与其让他下半辈子孤身一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倒不如现在就挥剑斩情丝,至少那样,他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去爱上另一个女人,一个足够好、又能与他匹配的女人

    嗯,就这么决定吧,沈轻轻!

    放手了,沈轻轻

    沈轻轻抬手擦了擦眼泪,拔腿往大床的方向奔去。

    终于,在顾祁森推门进来之前,她成功钻进被子里,并且故意营造出与东方珏相拥而眠的假象。

    她闭着眼,心痛万分等待着男人的靠近。

    他每走一步,她的心就如同被刀子狠狠割了一刀,疼,好疼,可她却无比清楚,这种疼,只是未来无边痛苦的开端

    没有他的日子,她注定是活在地狱中,永不见天日!

    如沈轻轻所料的,顾祁森的确是知道她的行踪,特地来这里找她。

    由于有钥匙,所以他没有敲门,直接开锁走进去。

    走到一半,秦瑄突然打来电话,他站在原地接听片刻,这才伸手推开了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