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6 情不自禁在一起
    想到可以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了,顾祁森嘴角不自觉轻扬,潋滟一抹浅浅的笑意。

    他单手插袋,步履优雅地朝着那张大床渐渐靠近,然而,当他看到床上相拥而眠的一对男女时,整个人突然间像被一记雷电劈到一样,倏地愣在了原地。

    以为是自己做梦,顾祁森猛地眨了眨深邃的眸子,却发现这不是幻觉,而是活生生的现实沈轻轻、东方珏

    他们他们竟然睡在了一起?

    怎么可能?!

    顾祁森墨黑的瞳仁微微一缩,眸光中尽是不敢置信。

    他一个箭步走上前,大手一伸,用力将被子扯开。

    原本,他还心存一点点侥幸,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这一定是个误会,他们哪怕躺在一起,也不能说明她就背叛了他

    可结果呢?

    他却看到东方珏穿着浴袍,而她,竟然只穿一条质地丝薄的吊带睡裙,若隐若现的美景,让人很难相信,他们之间清清白白

    呵!

    顾祁森无声冷笑,亲眼所见的这一切,是那么清楚地提醒他,眼见为实啊,饶是他再怎么不愿意相信,沈轻轻她她真的背叛了自己!

    怒气,一触即燃,像极了浓浓烈火,瞬间染遍他的眼眸,男人死死攥拳,恶狠狠地瞪着他们,猩红的目光,冷厉得堪比来自地狱的恶魔,分分钟透出令人心惊胆颤的戾气。

    许是感受到他慑人的眸光,沈轻轻终于嘤咛一声,缓缓睁开眼。

    见到他的那一刹那,她迷离的杏眸倏然划过一抹震惊,立马从床上爬起来。

    她强压着心中翻滚的那抹疼痛,假装惊慌失措拽上他的胳膊,一脸祈求出声:“顾顾祁森,你你听我解释!”

    因为昨晚喝太多酒,又哭疯了的缘故,此时此刻,她的声音完全没有以往的清甜,取而代之的,是极容易引起误会的嘶哑。

    处于盛怒当中的顾祁森,很自然而然就脑补了她昨晚在东方珏身、下叫了一、夜的画面,仅存的那一丝丝理智,顷刻间消失殆尽。

    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推开她,阴婺的俊脸泛上腾腾杀意,从牙缝中挤出一句撕心裂肺的话:“滚一边去!”

    “啊”

    沈轻轻没有防备,再加上他力度没有控制好,一不小心就被他推下了床。

    幸好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地毯,倒不至于受伤。

    顾祁森却无心顾及她,此时此刻,他全部注意力都在东方珏身上。

    挽起袖子,双手握拳,作势要去打他。拳头挥到半空中,就见沈轻轻扑过来,直接挡在东方珏前面。

    顾祁森立即收手,被她这一维护奸0夫的举动,刺激得不轻。

    他赤红着双眼,咬牙切齿警告:“滚开!”

    沈轻轻并不配合,拼命摇头流着眼泪阻止:“不顾祁森,你不能打他!”他他不好惹啊

    虽说知道东方珏对她没有恶意,但她却不敢保证,若他被自己连累挨打的话,会甘心咽下这口气而不找顾祁森麻烦,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给顾祁森树敌了

    呜呜!

    这一刻,沈轻轻不禁想起自己悲催的命运,想起他们之间八字不合,脑海中更是不可遏制浮现两人认识至今所经历过的一幕幕,赫然发现,刻骨铭心的,不是甜蜜的爱恋,反而是永不磨灭的生死与共

    她与他,果真是共尽一切患难,可却无法有福同享

    呵呵!

    这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相爱不能相守,我爱你,却唯有让你恨着我

    “再说一次,给我滚开!”

    顾祁森蕴着猛烈怒意的声音响起,将沈轻轻忧伤的思绪拉回。

    她咬着牙,索性豁出去了,昂起小脸歇斯底里道:“要滚的是你!”

    “你你说什么?”

    未料到她竟会赶自己走,顾祁森微微怔了怔,想再次挥出去的拳头硬生生收回来,高大的身子因备受打击而往后退了一步。

    他受伤的表情落在沈轻轻眼底,无一不在戳痛她的心,她下意识掐住了手心,极力隐忍住想不顾一切扑到他怀里的冲动,故作冷漠出声:“顾祁森,我前段时间不是无缘无故对你冷淡的,我只是只是突然发现我喜欢上了东方珏。你们两个都很好,我不知道该怎么选,所以才会那么反复无常——”

    讲到这,沈轻轻故意别过脸,视线在东方珏英俊的眉眼上停留片刻,紧接着,又扭过头,目光蕴满无限的歉意:“昨晚喝多了,我们情不自禁在一起了,有对比才发现,他给我的感觉比你更加深刻,我我不想欺骗你,也不想在背叛这场婚姻之后还能够若无其事跟你生活在一块,我我们离婚吧!”

    顾祁森肩膀狠狠颤了一下,薄唇掀了掀,想说些什么,话到喉咙口,愣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灵魂,瞬时间被抽走,他失神地盯着她,幽亮的黑眸找不到一丝焦距,而周遭的空气,仿佛感受到他心底深处的那抹绝望,悄悄凝固了。

    阳光,透过窗帘漫进来,明明是春光明媚的好天气,屋里却渗出彻骨的冰冷。

    她望着他,蕴着水光的眸里,深情无处可躲,可惜,备受打击的男人,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足足过了十五分钟,他的眼神才总算找回焦距,一言一语咬字无比清晰对她说:“好,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成全你!”

    话落,他霍地转身,再也不看她一眼,大步流星往门口走去。

    女孩痴痴凝望着他有些颓的背影,娇小的身子剧烈颤抖着,心,瞬间碎了一地。

    “砰——”

    大门甩上的声音传来,这时,她再也没有办法继续伪装下去,“哇”的一声痛哭出来。

    完了完了,这下子,是彻底玩完了!

    呜呜呜

    沈轻轻越想越难受,眼泪汩汩如泉往下掉,凄厉的哭声响彻卧室上空,最后把东方珏给“吵醒”了。

    见她背靠着床脚,蜷缩在地毯上哭得十分伤心,东方珏抽出一张纸巾递到她面前,好声好气安慰:“别哭了,一个男人而已,赶明儿,我给你找十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