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7 你有最爱你的爸爸妈妈
    “那不是普通的男人,那是我老公,呜呜!”

    沈轻轻接过纸巾,一边擦泪一边呜咽反驳。

    她哭得稀里哗啦,可怜兮兮的模样儿像极一个迷路的小孩。

    东方珏蹙蹙眉,深邃的长眸倏地泛过一抹幽暗的光芒。

    不忍见她那么伤心,他的语气不自觉柔和下来:“既然那么舍不得,为何要让他误会我跟你的关系?”

    沈轻轻闻言,小身子微微一僵,缓缓抬起了眸,布满泪水的眼里晕染几分讶异:“你你早就醒了?”

    “嗯!”

    他颔首,直接承认。

    “什么时候醒的?”

    沈轻轻问得有些心虚,毕竟她招呼不打一声就利用了他,多多少少都会觉得愧疚。

    “顾祁森进来的时候。”

    东方珏没有选择隐瞒,话音落下,他不给沈轻轻任何说话的机会,立马又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要离开他?”

    “我”

    沈轻轻垂着脑袋,话到嘴边却难以启齿。

    东方珏黑眸微眯深深盯着她看了几眼,心中已是了然,约莫是顾老狐狸因她不会怀孕这事逼她了吧?

    该死!

    他眸光陡然变冷,杀意乍现。

    沈轻轻沉浸在自己悲伤思绪中,当然不可能知道东方珏的心思,但许是压抑得太辛苦了,这一刻,她突然很想找个人倾诉一下,所以,想了想,最终,她还是决定将原因告诉东方珏。

    “事情就是这样了。”

    她一口气把自己不会怀孕,还有与顾祁森八字不合并且很可能活不过25岁这几件事全部说了出来。

    当她讲完时,东方珏那张精致的俊脸已阴沉得宛若翻滚的雷云般恐怖。

    周遭的空气仿佛察觉到他浑身散发着的熊熊怒火,悄悄凝固起来。

    屋内一阵静寂,依稀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沈轻轻咽了咽口水,正想开口拜托他保守秘密,就听他冷着声音问:“所以,你就这么轻易答应了那老头如此无理的要求?”

    沈轻轻心一阵揪痛,沉思片刻后才说:“顾爷爷虽然自私了点,但将心比心,我能体谅他的难处。”

    未料到她在这个节骨眼竟然还帮那老头说话,东方珏恨铁不成钢道,“你是傻缺吗?那只老狐狸若有一点在乎你,怎么可能把你当抹布,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他在不在乎我,我无所谓,毕竟,我跟他没有血缘关系,不是?呵,连我的亲生父母都能够对我弃如敝履,何况是别人呢?”

    讲到这,沈轻轻突然抬头,哭得通红的眼睛潋滟几丝自嘲,“我已经习惯了!”习惯被最在乎的人伤害,习惯没有爱的日子

    她凄婉的表情刺得东方珏的心血淋淋泛着疼,他抿了抿唇,刹那间有一股冲动想告诉她,你不是没人爱的孩子,你有最爱你的爸爸妈妈,有堂哥、表哥,20年来,我们一直都在找你回家,轻轻啊,你是我们心中的小公主,永远永远都是

    然而,这一席话,他此时此刻只能硬生生地压在心底,无法告诉她,因为

    东方珏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前些天自己与叔叔的对话——

    “叔叔,趁着这次帮轻轻解毒的机会,要不干脆让她认祖归宗?”

    “时机未到!”

    “您一直说时机未到,到底什么才是最适合的时机?她已经丢了20年,难道您就忍心眼睁睁看她在外头继续受苦?”

    “珏儿——”

    “还有婶婶,她若知道您阻止她们母女相认,应该会很生气吧?”

    “再等一段时间吧,等铲除那些人,再认回轻轻亦不迟!珏儿,叔叔知道你向来疼轻轻,但你有没想过,一旦她是东方家小女儿的身份暴露,窥视东方宝藏的敌人,必定会对她不利!”

    “叔叔何出此言?”

    “当年族里出了内奸,知道藏宝图在轻轻身上”

    “明白了!”

    许久之后,东方珏终于晃过神。

    见沈轻轻仍是蜷缩在床脚处垂眸擦泪,他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沉声道:“有句话叫,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必然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你这么善良乐观,一定会获得幸福的,相信我!”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安慰人了?”

    沈轻轻双手抱膝,哽咽着声音说。

    她的心情依旧非常低落,但不可否认,东方珏的话对她还是有那么点鼓励的作用。

    人在最低谷之际,有另一个人耐心陪在你身边,给你支持给你鼓励,听你发牢骚,这份情谊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因此,沈轻轻心里对他充满感激。

    “我实话实说而已!”

    东方珏幽幽出声,禁不住暗忖:去它的活不过25岁,去它的无法怀孕,他们家的轻轻八字甭提多好,岂能是别人能比的?

    “哎!”

    沈轻轻重重叹了叹气,紧接着由衷感激开口,“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了!”

    “要想谢我的话,就煮顿早餐给我吃吧。”

    东方珏不禁提议。

    “好!”

    沈轻轻点了点头,随后想到了什么,赶忙道,“希望你不要将今天的事情放在心上,以后也不要告诉顾祁森真相,就当我求你了!”

    “行!”

    东方珏毫不犹豫答应了。

    经顾长谦闹这么一出,他是脑子有坑才去撮合她与顾祁森在一起?

    天下间优秀男人那么多,何必单恋这么一个?

    两人各怀心事,又静默了几十秒钟。

    沈轻轻将脸上的泪痕抹干,这才想起问他:“对了,你怎么会睡在我床上?还有,我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她当然相信这个男人不会对她图谋不轨,但这件事发生得实在太诡异,不搞清楚她铁定是无法安心的。

    东方珏早就预料到她会问这个问题,于是面不改色装傻:“什么衣服?”

    “就是”

    沈轻轻难为情地咬了咬唇,索性反问,“你不知道?”

    “抱歉,我其实有梦游的习惯,我记得昨晚明明是在沙发睡的”

    他一本正经解释。

    昨晚之所以会晕倒,是他太过大意,没有将叔叔的嘱咐记在心中,远远低估了那两瓶精油的催眠作用。

    沈轻轻眯着眼,狐疑地瞅了他一眼,见他神色坦荡,倒不像是撒谎,只好勉强接受这个梦游的理由。

    半个小时后,东方珏的手下左星给他送来一套干净的衣服。

    左星不作逗留,很快就离开,而东方珏却是语气认真问沈轻轻:“想不想出国散散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