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8 不要走
    “出国?”

    沈轻轻摇摇头,神色落寞道,“我现在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

    其实别说出国了,就连踏出这个房间一步,她亦是一样,提不起劲。

    东方珏将她的表情看在眼底,眸光悄悄闪了闪,随后继续劝道:“我这几天在s市有件重要的事情做,等过几天,你想通的话可以找我,我带你一起去m国。”

    “嗯,好,我考虑考虑。”

    沈轻轻没有马上拒绝他,当即点了点头。

    东方珏在她家吃完早餐,再待多一小会儿就走了,沈轻轻窝在客厅的沙发上,想起清晨发生的那一幕,心又是不可遏制扯着痛。

    对不起,顾祁森!

    对不起,希望你好好地

    ——————

    接下来的几天里,秦瑄发现,自家boss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不分昼夜疯狂地加班,甚至直接在办公室住下。

    除了工作指令之外,他几乎没有说过其他的话,整个人冷得宛若来自北极的冰川,让人不自觉悄悄打了个寒颤。

    好几次,秦瑄想鼓起勇气关心他,可一触及boss那阴郁的眉眼,他唯有将话硬生生咽下。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好些天,直到周五下午。

    “boss,您的快递!”

    秦瑄敲开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双手恭敬呈上一个文件快递,上边写着寄件人沈轻轻。

    秦瑄对顾祁森与沈轻轻之间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然而,他还是对此感到特别奇怪,毕竟他们夫妻俩住一块,居然用快递的形式寄文件,也太不走寻常路了。

    见顾祁森紧紧拽着那份快递也不拆开,厉眸阴冷如冰,秦瑄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掠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八卦的眼神儿禁不住往boss脸上瞥,许是他表现得太明显,被处于发愣状态的顾祁森察觉,他猛地抬头,一记冷光扫过来,秦瑄立马挺直背脊,“boss,属下告退!”

    话落,他一刻都不敢逗留,迈开长腿迅速离去。

    秦瑄一离开,偌大的办公室,再次陷入沉重的静寂当中。

    顾祁森坐在大班椅上,深邃的眸子死死盯着那个密封的文件袋,突然冷笑了一声。

    其实不用看,他都知道里边装的是什么,无非就是离婚协议书

    顾祁森犹豫片刻,才冷着脸将文件袋拆开。

    果真如他所料,里边的确是两份她已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

    虽说心里早有准备,但当看到她娟秀的笔迹无情地出现在这份协议书上面时,男人好看的墨瞳,仍是无比清晰地掠过一抹痛意

    他死死攥拳,眼角眉梢间的恨意,愈发愈浓。

    呵!

    想离婚?

    想跟东方珏双宿双飞?

    他,偏不如她所愿!

    ————

    顾祁森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沈轻轻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浑浑噩噩地过了一周,整个人迅速消瘦了一圈,脸色差得连公司的员工都开始关心她。

    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十分糟糕,再这么呆在s市,别说活到25岁了,恐怕连今年的生日,都不一定能撑得过。

    于是,在东方珏的第n次劝说之下,沈轻轻总算下定决心,跟他一起去m国呆一段时间。

    跟顾浩云请了半个月的长假,沈轻轻便着手准备出国事宜。

    收拾完行李,却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的护照放在环江公寓里没有拿回来。

    怎么办?

    她应该回去拿吗?

    可万一碰上顾祁森

    想起这个几乎分分秒秒活在她思绪中的男人,沈轻轻眸光陡然变得无比黯淡。

    要不,还是去一趟吧?

    遇到他又如何呢?

    这些天他没有找她,不就代表着他完全相信她与东方珏之间有j情,而对她彻底死心了吗?

    思及此,沈轻轻的心蓦然一痛。

    其实这本来就是她想要的结果,可为何此时,心头却隐隐觉得后悔呢?

    不,沈轻轻,为了他一辈子的幸福着想,你一定不能回头,一定,一定

    ————

    考虑大半天的结果,就是回环江公寓去拿护照。

    为确保不会在家遇到顾祁森,沈轻轻知道每逢周一上午,顾祁森必定在公司参加高管会议,所以她特地选了这个时间段,偷偷摸摸溜回去。

    打开公寓大门的那一刹那,沈轻轻内心异常忐忑。

    她站在玄关处做了个深呼吸,这才一步一个脚印走进去。

    她走得很慢,像是要将这里的每一分每一寸,深深镌刻在脑海里。

    这,是她的家啊,是承载着她与他大部分甜蜜回忆的地方,她怎么舍得将它忘记呢?

    她情不自禁拿起手机,将屋里的摆设一一拍照,存进了一个叫做“我的幸福天堂”的文件夹。

    缓缓绕着屋里走一圈,大约20分钟后,她终于来到卧室门口。

    整间屋子,最甜蜜的地方,当然是睡房了,只可惜,是她主动放弃了当他枕边人的权利

    顾祁森,以后又会是谁睡在你身旁,听着你倾诉那些至死不渝的情话呢?

    我真的好羡慕、好羡慕那个女孩

    心,又狠狠抽痛了一把。

    沈轻轻捂住发疼的心口,在原地艰难地喘了喘气,之后,才将房门推开。

    刚往卧室里踏进一步,浓浓的酒气便扑鼻而来。

    沈轻轻蹙了蹙眉,下意识往前边望去。

    一排排东倒西歪的空酒瓶,满满地占据着她的视线,她心一揪,下一秒,就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横躺在kingsize的大床上,看样子是睡着了。

    任沈轻轻怎么猜想,都不可能猜到,自己回到家竟遇见他如此醉生梦死的一幕。心,骤然间像是被无数只蚂蚁吞噬,弥漫着刻骨的疼。

    顾祁森

    她张开嘴想叫他,可到底,理智还是占了上风,最后一刻硬生生忍住了。

    泪,肆意掉落,她伸手去擦,然而,却越擦越多。

    不敢继续逗留在这儿,她快步走到床头柜前,慌乱地拉开抽屉,将自己的护照找出来。

    把护照装进包包里,沈轻轻压根鼓不起勇气去看他一眼,低着头就往门口冲,眼前很快就要离开卧室了,却听到他嘶哑的嗓音充满祈求从背后传来:“不要走——”

    沈轻轻背脊一僵,蓦地顿在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